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对暴徒谦卑 就是对市民狂傲

今日香港遭劫,暴徒横行,前特首梁振英先生给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的一封公开信,有如骤雨中的阳光,令香港老百姓找到了一些安慰。

香港4个多月来遭到一场大劫,在外国反华势力的策动下,少部分人借自由民主之名,行扰乱社会之恶,他们虚张声势,口口声声200万人上街,其实是扯香港人的大旗,去遮掩自己的丑恶,因为香港绝大部分市民,对他们的行为深恶痛绝,谁愿意毁坏自己的家园?谁愿意砸破自己的饭碗?谁愿意当西方国家的家奴?那些挥舞着美国旗,高喊“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人,可说是数典忘祖,丧心病狂。

然而,有一些人怯于暴徒的声势,明哲自保,中大校长段崇智是其中之一 。

段崇智的公开信说:“对于部分同学就其被捕后的经历,向我表达的强烈诉求,大学必须负起寻求真相及公道的责任,让公义得以彰显......各方都期望大学凭借其公信力、影响力,让有关事件及受影响同学得到最公平的处理。”

段崇智作为校长,关心学生理所当然。不过,我们必须区分暴徒和学生的分别。段崇智提到的被捕同学,他们并不是在上课时被捕,不是在发表个人言论时被捕,不是在玩耍嬉戏时被捕,可以肯定地说,这些人被捕时,都是在犯罪现场,这些人的行为已超越了学生的本分,成为被港人恨之入骨的暴徒。段校长乃知识分子,难道连暴徒和学生也区分不了吗?再说,任何人在香港被捕,后续的检控和审判都有独立的机制和程序,段校长的意思是不是要用大学的“公信力、影响力”当“黄马褂”,让暴徒免受刑责呢?

段崇智的公开信又说:“我们自上周五起,立即逐一再联络被捕的逾30位同学,详细了解他们在被捕后遇到的种种情况。大部分同学表示......以上都是同学亲自提出的指控......对于已经发生的事件,在查明细节后,警方必须有清晰的交代和恰当的处理。”

其实不用警方交代,广大市民已经通过传媒对事件的真相一清二楚。暴徒目无法纪,狂妄跋扈,肆意胡为,已到了无法无天、人神共愤的程度。警察为维持秩序,迫不得已才出手制止他们的罪行。市民绝不会为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暴徒吃了些苦而同情他们,反而会拍手叫好。警察替我们教训这些暴徒,为我等小民出一口气,市民实在感恩不尽。

中大学生会回应段的公开信的时候,要求他“采取更多措施保护所有中大学子,并继续以谦卑及真诚的态度与同学交流”。以今日学生会的嚣张,又何须要人保护?香港是法治社会,学生只要认真读书,奉公守法,我们爱护他们还来不及,又何来有人打压他们呢?

真正需要谦卑及真诚地与人交流的,不是香港政府,不是香港警察,也不是学校的教师、校长,而是吃了西方民主“迷幻药”的学生。谦卑和真诚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良好的教养,不过,我们只能以君子对君子,小人对小人。对暴徒谦卑,就是对守法公民的狂傲,绝对要不得。

五千年来,中国人都尊奉儒家文化,要维持香港的繁荣兴盛,政府需要建立管治威信,执法者要严守法治底线,学生教师要有读书人的风骨,广大群众要有诚实谦卑的教养,如此我们的社会才会有前途。

有感香港现状,仿效崔颢黄鹤楼诗以纾怀:“英伦已离香港去,此地空余望西楼,洋人一去不复回,维港千载空悠悠,百年国耻一刀断,香江喜庆归神州,中华复兴指日是,‘港独’无门独自愁。”

作者:梁立人 资深评论人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