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港独”入侵区选带来三恶果

在暴乱未停歇下举行区议会选举,极可能导致选举不能做到公平公正,更可能出现不测事件,这是广大选民所担心的。政制及内地事务局24日向立法会政制事务委员会提交文件,交代今年区议会选举应变计划,当局已成立“2019年区议会一般选举危机管理委员会”(危管会),如选举当日发生骚乱、暴力等,将会向行政长官建议,押后整场选举的投票或点票。当天区议会选举候选人简介会上激进参选人和试图参选者大闹会场的事件表明,成立危管会很有必要,也必须有押后选举的准备。

区选变成宣扬暴力的舞台

区选如何进行令人忧虑。而更令人不安的是,一批宣扬“港独”,主张“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的激进分子获准“入闸”参选。这样的人一旦进入地区工作,将对香港造成长远的伤害,对“一国两制”实践是一个灭顶之灾。

“入闸”的激进分子中,有的一直以来就公然鼓吹“港独”,只是为了参选而暂时掩盖着自己的尾巴;有的公然在参选政纲上打出“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的口号,将区选作为政治角逐的战场和宣扬暴力革命的舞台。为此选民不能不十二分地打醒精力,辨别清楚谁是乱港分子,谁是真心服务社区,服务市民的人。

区议会作为地区事务组织,职能是就市民日常生活事务向政府提供意见,并为居民解决区内各种与民生息息相关的问题。区议会的本质决定了区选必须重民生,非政治化。

事实上,过去多年来,大部分选民着眼于务实、民生的需要,淡化意识形态。即便是2014年非法“占中”后的2015年区选,当时那些贩卖政治口号、出位行为的激进反对派亦全军覆没,总共得票甚至不足1%。这表明多数选民对于地区工作者的要求是民生而不是政治。

但不可否认,随着区议会职能及角色的一步步转变,特别是5个“超级区议会”议席出现,令区议会成为跻身立法会的垫脚石,其政治意味大增,政治角力也日渐激烈,从来不屑于做地区工作的一些街头政客,也挤破头试图分一杯羹。特别是今年区选,泛暴派公开把政治诉求带入地区,“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这个香港动乱的根子竟成为他们宣传口号,而且绝大部分泛暴派参选人更获准“入闸”,不能不令人担心、警惕。

“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究竟是什么意思?虽然暴徒、泛暴派及其支持者各有解读,但大多或明或暗地表达了“港独”主张,诸如这就是要“争取我们的主权”,回到“属于香港人的香港”等等。即便我们并不认为所有喊“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口号的人都是“港独”分子,但“港独”分子借助于这句口号作为大旗,在香港大肆煽动“港独”理念,是毫无疑义、不可辩驳的。同时,我们也可以从更客观的角度来观察,近五个月的动乱中,“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代表着什么?在这一段时间内,市民不难发现这一口号不时伴随着投掷燃烧弹、袭警、包围警署、打砸烧港铁站及店铺、“私了”不同意见者等暴力行为。如此这个口号的内涵和目的非常清楚,它的“实施”至少表明这是暴力、是破坏、是血腥。那么,当这个与暴力如影随形的口号成为某些参选人的政纲时,未来区议会将变成什么模样?

须阻止祸港分子进入区会

一是暗渡陈仓,把地区工作当作播“独”的舞台。去年参选乡郊代表被DQ的朱凯廸,今年两次接获选举主任提问,要求回答是否放弃去年参选时涉“香港自决”的立场,他两次表态放弃。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却宣称自己是“无办法下”作出有关改变。对于此一毫无诚信的表态,能够相信他会放弃“港独”“自决”立场,在地区践行“一国两制”吗?

二是把暴戾之气传导到社区工作。某些以“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为口号的参选人,本身就是纵暴分子(不排除有参与暴力分子),崇尚暴力合法化,只要能找到“抗争”的“理由”,只要不满足自身诉求,无论合理与否,“一言不合就开打”。如此“拳头下出真理”的暴力理念,地区工作如何开展,街坊和谐如何做?

三是区议员“政治挂帅”,不理民生。当“革命”成为常态,政治凌驾于民生之上,街坊有事想解决,无论是家长里短、地区卫生,还是争取福利、修天桥加电梯,这些民生“小事”被“革命”压倒,到哪里找议员帮助呢?这些人一旦做上区议员,恐怕只能是街坊的噩梦。

无论是延期选举,还是如期举行,市民都必须看清楚,想明白,地区工作、民生之事,关切你我切身利益。你我手中的一票,将决定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环境和生活质素。此时此刻,我们将不再是“无力的沉默者”。阻止暴力祸港分子进入区议会,每一位选民都有这个责任。

来源:大公网 作者:叶建明 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岛各界联合会常务副理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