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再泄四警私隐 起底平台违禁令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高等法院前日虽颁布保护警务人员免被“起底”的临时禁制令,但连月已恶意把大量警员及其家属个人资料“起底”的Telegram“老豆揾仔”群组,公然涉嫌藐视法庭,依旧更新,昨日再公开至少四名怀疑警员及其家属资料,当中有怀疑警员遭披露婚礼日期、母亲工作地点。有大律师认为,警方网上发现违禁令情况必加以调查,即使起底平台负责人身在外地难以缉捕,亦难躲一世。

高院已于昨日下午四时许颁临时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地及故意地,在没有相关人士的同意下使用、发布、传达或披露警员及家人的个人资料,并于午夜把禁令内容上载到政府网站,供公众了解禁令内容。虽然临时禁制令已经生效,但经常发布警员资料的TG频道“老豆揾仔”,仍继续发布新资料。

管理人若返港将被捕

单是昨日,“老豆揾仔”至少再公开四名怀疑警员及其家属资料,包括其姓名、怀疑警员编号等,各人涉及被披露四至八项私人资料。有人的手机号码遭公开,连所读中学也列明;另一名受害人的一家老少家庭照遭发布,又把其子女的全名写出来;当中一位受害人被公开十多项私隐资料,其中至少八项涉违禁令列明的个人资料,包括其完整住址、母亲工作地点、社交媒体帐号等,平台更披露他的结婚日期,呼吁搞事者报料其婚礼地点。

大律师陆伟雄认为,临时禁制令已经生效,若起底平台确实公开有关警员个人资料,即属违反临时禁制令,警方从举报或其他渠道得悉、或者网上巡查确认事件后,可展开调查;而负责执行法庭命令的执达主任,若有需要亦可要求警方协助执行命令,要求法庭开庭审理藐视法庭案件。另外,有传言指起底平台毋惧禁令,是因为有平台管理员身在外地留学,加上凭熟练的网络技术,令警方难以追缉。陆伟雄认为,由于违反禁令之行为在本港发生,警方便有权调查搜证,即使管理员人在境外,亦“总有一日会返香港”,将被捕带上法庭,再面对藐视法庭的罪行。

市民可截图通知警方

另有大律师建议,市民若发现再有平台针对警员恶意起底,应立即网上截图及通知警方展开调查,以市民的力量作网上监督。虽然市民也可通知执达主任执行法庭命令,但执达主任无权入屋拘捕,他们仍需向警方寻求协助。

另外,警方昨日网上发布临时禁制令的盖印副本,显示高院法官将被告人身份的定义,由入禀状建议的“非法披露及使用警员个人资料的人”,修订为“任何非法地及故意地作出被禁止行为的人”。对此,大律师陆伟雄认为经修订后,针对目标将更明确,不只是没有得到别人同意,更是怀有非法地、恶意的意图。若不小心误堕法网,便不属于临时禁制令的对象。

律政司发言人回覆《大公报》查询时称,有关于禁制令的执行,需要考虑到实际情况,就假设的行为有没有违反禁制令不能一概而论。禁制令并非针对日常传媒报道工作,传媒工作者可一如以往按照相关现有法例作出报道。

大律师:已曝光资料需删除

在针对恶意向警员起底的临时禁制令颁布后,由于禁令未有言明需不需要将起底资料删除,究竟在颁令前已出现的资料是否必须删除?对此法律界人士意见纷纭,其中大律师陆伟雄认为,据禁制令内容列明禁止“披露”,显示已包含应删除原先已曝光的有问题资料,建议立即删除以免犯禁。

转载更新均涉违禁

另一名执业大律师则认为,有关禁令理应没有追溯力,禁令生效应由颁令一刻开始计算,之前上载的敏感资料难以追究,不过“再郁就有问题”,例如若有人转载昔日的起底资料,该些资料便被“更新”,即有违禁之嫌。

有大律师则表示,facebook或Telegram等传播资讯媒介的管理员,若然发现有警员资料外泄而不立刻删除,亦可被视为“没有协助执行法庭命令”,也可被视为违反禁制令及藐视法庭,可被起诉。

政法界撑护警禁制令冀更精准有效止暴

香港高等法院近日接连颁布多项加强保护警务人员及其家属的临时禁制令。对此,香港社会各界纷纷表示欢迎,认为有助缓解前线警员的执勤压力,期望特区政府继续采取各种手段止暴制乱。

肯定仇警行为极为不妥

25日,香港高等法院颁布临时禁制令,禁制任何人披露警员及其家属的个人资料。同日,法院亦延长另一项临时禁制令,禁制任何人滋扰纪律部队宿舍及已婚警察宿舍。对此,警务处前处长邓竟成相信,前线警员现在可以放心地面对当前穷凶极恶的社会环境,执勤时减少后顾之忧。同时,禁制令也肯定了激进示威者针对警员及其家属的行为极为不妥。

邓竟成建言,特区政府接下来面对暴力活动的最新形势,应更积极迅速作出反应,让止暴制乱工作更为精准有效。止暴制乱不只是警察的事情,政府、立法及司法部门也要积极多方配合,全港市民更要团结起来支持警队,向暴力说“不”。

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表示,有警员和家属被“起底”,担心生命受威胁,程度比一般人严重,相信临时禁制令可以阻吓部分人的滋扰行为。至于会否影响市民监察警权和窒碍新闻自由,梁美芬指出,如果可以提出合理辩解,相信法庭会公道处理。

助阻吓暴徒减少起底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执委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表示,这些临时禁制令有助于阻吓暴徒,减少“起底”及滋扰行为。在禁制令生效下,法庭为维护法治尊严,并保障禁制令能够得到社会人士充分尊重,一般会更愿意惩罚违反禁制令的暴徒。

马恩国认为,这场风波已持续四个多月,暴力活动至今仍未平息,要加大止暴制乱的力度。政府应考虑更有效地使用《紧急法》止暴制乱,例如切断暴徒资金链、尽早抓捕企图上街参与暴乱的人士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