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暴徒起底“武器化” 网上难寻凶

■近期網絡起底成風,情況愈趨嚴重,有多名警員及其家人被「起底」。設計圖片

■近期网络起底成风,情况愈趋严重,有多名警员及其家人被“起底”。设计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高院日前颁布临时禁制令禁止所有针对警员及其家属被起底及滋扰的行为,公众披露警员及其家人个人资料即属违反禁令。个人资料私隐专员黄继儿昨日指出,近期网络起底成风,情况愈趋严重,形容起底已被“武器化”,对事主的伤害不下于暴力,政府有必要用所有合法合理的途径遏止恶行,而公署自6月中至今,共收到2,370多宗有关起底的投诉,大约三成是涉及警员。法院的临时禁制令涵盖范围较《私隐条例》更阔,虽然有助公署处理及调查“起底”求助,但在网络上找“真凶”存有难度。

黄继儿昨日出席电视新闻节目时指出,公署自6月中至今收到2,370多宗和起底有关的投诉个案,当中694宗的事主是警员及其家属,占总个案约三成,而其余七成与官员、传媒或其他市民有关。他强调,公署处理任何个案都会一视同仁及不偏不倚。

临禁令有助调查起底

黄继儿指, 近期网络起底成风,情况愈趋严重,形容已经“武器化”,“现时『个人资料』被『武器化』,是用来攻击人。”对于高院颁布针对警员及其家属被起底及滋扰的临时禁制令,他认为,临时禁制令涵盖范围较《私隐条例》更多更广,能帮助公署处理及调查起底的工作。

《私隐条例》不属监管性质

他指出,公署运用的《私隐条例》只针对个人资料,亦要符合其他元素,公署只能保障个人资料不受披露,而禁制令则属监管行为性质,不单只禁止披露警员及其家属资料,亦列明不得作出恐吓及骚扰,“(有关临时禁制令)是有些少技术上的帮助。我们首先要处理的是去搵有关(涉及起底)的平台,公署可以(加以提醒)说,就有关警务人员临时禁制令或日后的禁制令推出,你(起底者)有可能触犯协助或教唆的情况。 ”

但黄继儿承认,无论是临时禁制令抑或引用《私隐条例》,要找出起底的人有难度,“现时制度中没有实名登记,他可以用一个普通或假名登记,就算找到他所谓IP地址,计算机上的登记地址,也可能对不上真实的起底人士,甚至找不到他的身份。”

黄继儿指,公署至今已与13个网上平台接触,并已去信要求提供他们的资料,不过其中11个是海外网站,不在香港的司法管辖范围,他认为,当局应加强与外国合作打击起底行为。

侵私隐变本加厉 目标扩至飞服队

高等法院虽然就针对警察的起底行为颁发临时禁制令,但煽暴派不单未有收敛,停止侵犯私隐的违法行为,更进一步扩大起底规模,Telegram“老豆搵仔”群组的管理员昨日在群组内表示,会将起底对象扩展至政府飞行服务队人员,而一些支持警方就违法行为严正执法的市民亦成为被起底的目标。

“老豆搵仔”的起底恶行在禁令生效后变本加厉,连续两天大肆上载警员及其家属的个人资料,昨日更连发五六个新帖文,披露警员姓名、地址、电话、警员编号及生活照等。同时还扩大被起底范围,针对前晚有暴徒在元朗进行非法集会,警方到场驱散,其间一名身穿红色球衣的男子曾经协助警员追捕,令警方成功拘捕一名暴徒,有网民昨日在“连登”讨论区上载该名男子为警员指示方向的截图,清楚见到男子的容貌,网民并留言问:“有无人知呢条狗咩来头?”

该帖并获多名网民回覆,纷纷一同问其他网民会否知道红衣男的资料,甚至提出要对他进行起底。有关帖文也转载在“老豆搵仔”群组内,扩大“寻人”的网络。

咒人全家空难亡 太恶毒

“老豆搵仔”管理员还表示,除警员及支持警方止暴制乱的市民会被恶意起底外,政府飞行服务队人员亦有可能成为群组新一轮起底目标。

政府飞行服务队直升机近月不时在举行非法集会游行的上空盘旋,有暴徒怀疑政府飞行服务队有份协助警方监察,甚至辨识参与者。

“老豆搵仔”群组的管理员昨日发文表示,即日起接受任何与政府飞行服务队有关人等的资料投稿,“欢迎认识飞行服务队人员的网民提供资料”,管理员并恶毒地“祝”所有政府飞行服务队人员全家死于空难,毒舌得令人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