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禁制“起底”弥补法律空白 关键要加强执法

高等法院日前颁布临时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公开或使用警员及家人的个人资料。本港现时大部分法例未能涵盖网络犯罪,对网上“起底”、欺凌行为的法律约束力明显严重不足,禁制令是短时间内弥补相关法律空白的适当行动。当前的关键是要执法部门加强执法力度、加快执法速度,尤其是特区政府要增加资源,各相关的政府部门都应主动参与制止这一股歪风,才能让禁制令发挥止暴制乱的效用。

在过去几个月的违法暴力运动中,大批警员及其家属被人在网上“起底”、恐吓、骚扰和威胁。私隐专员公署指,目前收到2370多宗有关“起底”的投诉,当中694宗是涉及警员的投诉。警员及其家人的个人资料遭到不法分子恶意披露,不法行为严重影响警员及家人的正常生活,亦对公众构成滋扰,对警方执法构成压力。即使禁制令生效后,Telegram上的“老豆搵仔”群组,仍然铺天盖地上载多名警员的相片及个人资料,其管理员甚至口出狂言地称:“禁制令真系惊条铁”,公然藐视法庭。

一直以来,本港对网络犯罪的法律规管极其微弱,大部分实施多年的法律,都未有考虑互联网发展所带来的变化,作出针对性规管。当局过去多以“不诚实取用电脑”罪惩处网络犯罪,但终审法院今年4月在协和小学教师泄露试题案中,裁定“不诚实取用电脑”罪名不涵盖犯案者使用自己计算机和智能手机作案的情况,令执法当局惩处网络犯罪难度更大。同时,虽然社会上一直有呼声要求订立辱警罪去规管相关行为,但现实情况不容许等待冗长的立法进程。今次高院禁制令不只禁止披露警员及其家属资料,亦列明不得作出恐吓及骚扰,从事相关行为或协助、教唆进行受禁止的行为,都可能触犯藐视法庭罪,相当于以禁制令的方式短时间内弥补相关的法律空白,无疑是为遏制针对警员及其家属的不法行为提供了一个有力的武器,做法合情合理。

今次申请禁制令是基于守护公众利益,原告是律政司司长及警务处处长,前者守护公众利益,而后者代表警队,因此禁制令绝不是针对普罗市民。至于有声音认为,禁制令涵盖范围过大,令社会弥漫“白色恐怖”。相关说法完全无视近月黑色暴力猖獗,甚至是颠倒黑白、混淆视听。事实上禁制令对市民合法正常使用网络没有任何影响,律政司亦强调禁制令并非针对传媒工作,传媒工作者可一如以往报道。

高院颁布禁制令后,关键在于迅速严谨执法。私隐专员黄继儿指出,现时“起底”趋势越趋严重,已经“武器化”,确实有必要用尽所有合法合理的途径去遏止“起底”风气,才能帮助私隐专员公署的工作。但要看到,单靠私隐专员公署毕竟资源能力有限,要处理数以千计的投诉恐旷日持久。面对黑衣暴徒猖獗的网络犯罪行为,特区政府必须投入更多资源处理,各有关的政府部门都应一起协作,例如通讯事务局等部门,应积极行动起来排查涉嫌违法的行为,绝不能以很多网络服务器不在香港为由而放软手脚拖延执法。即使服务器不在港难以作出拘捕行动,但政府部门起码可以严正要求网络服务供应商禁止相关信息继续传播,有效保护警员和市民的私隐和人身安全。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