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拖乱延暴”的核心思想是绥靖主义

香港的暴乱已经延续了四个多月,严重打击香港百业,也使得香港的国际商业声誉急剧下降。香港正面对着一场声誉和经济崩溃的灾难。具体的标志是法律基本没有办法执行,打砸中资银行、破坏港铁站、捣乱和抢掠商店、对不同意见的市民进行私刑、警察和家属被起底……法律未能有效执行,改为申请法院的禁制令,“禁蒙面法”效果不彰,《紧急状况规例条例》没有好好采用。这种种现象,都不是一个有管治意志的政府应有的表现。有人说,对于暴徒的姑息,其实是对守法和拥护政府的市民的残忍,也是对敢于负责忠于法律的警队的残忍。

政府岂能放任颠覆行动?

从来没有一个政府愿意让警队流血流汗又流泪,让执行法律的公务员担心受到报复而无力作出保护,更加没有一个政府面对颠覆政府的口号而采取开绿灯的立场。这些颠倒了政治伦理的现象的出现,其背后是绥靖主义横行无忌,也是英国撤退前埋下的定时炸弹爆发的结果。人们可以看到,尽管香港有《公安条例》处理暴乱问题,但是法庭的判决却是采取了纵容的政策,“占中”发起人可以判处缓刑,可以判处社会服务令,不用坐监;大学校长不顾学生参与暴动的事实,反而谴责警察过度使用武力。更可恶的是,高声呼叫“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的人,可以大摇大摆参加区议会选举。但这些人无法否认区议会是香港建制的一部分,由基本法授予权力和运作去显示其存在,推行这种政策的人,其内心深处是基本法在某种条件下可以完全不执行。现在的区议会选举已经在黑色恐怖之下,建制力量受到了暴力的威胁,议员办事处被破坏、参选人的宣传旗帜被抢走、义工队受到了人身威胁,更有电台主持人在社交媒体煽动没收长者身份证,不让其参加投票。所有这些威胁公平选举的犯罪行为,法例都没有得到执行,有关部门好像装聋扮哑。

最令人愤怒的是:美英议会可以颠倒黑白,把暴力攻进立法会、燃烧弹攻击政府总部和警署,打砸银行和商号,瘫痪机场和交通等违法行为,说成了“基本法保证的人权和自由”、说成了“和平示威”。英国上议院通过无约束力动议,呼吁给予“争取自由和民主的香港人”居留权,要求英联邦国家给予港人“第二公民”身份;美国副总统彭斯更加说“要与香港的和平示威者站在同一战线”云云。

在外国势力干预下,特区政府却表示暂不考虑再次引用“紧急法”制订其他止暴制乱措施。正因如此,香港出现了绥靖主义政策削弱管治的现象,部分部门未有全力支持警方的止暴行动,香港电台充斥反政府的节目、政府新闻处未有推行统一发放记者证制度,防止假记者阻挠警员执法、食环署未有依法清理各区的所谓“连侬墙”。

回归已22年,乱港势力不断渗透到建制内部,利用政府公帑,进行宣传和洗脑活动,鼓吹“独立”,“两制”对抗“一国”,控制了许多部门的权力,教育部门更是重灾区,国民教育一片空白,通识教育出轨,祸害了整整一代人,为绥靖主义大行其道准备了土壤和气候。

今天英国与八十年前十分相似。英国经济下行,贫富悬殊,竞争力下降,财政赤字巨大,福利主义和民粹主义横行,政客不敢承担责任,不断更换政府,政党勾心斗角,在“脱欧”问题上不断折腾,于是使用绥靖主义转移视线,矛头指向中国。

对暴徒绝不可能“和解”

上世纪的三十年代,英国陷入了经济衰退之中,苏联的经济冒起了,纳粹德国希特勒宣布了反共的政策,英国的保守党的首相张伯伦提出了绥靖主义外交路线,大力支持德国的反共政策,牺牲捷克和波兰的利益,极力纵容德国在欧洲扩张;对于东方的日本侵略中国、侵略亚洲,英国采取了从远东撤退的政策,助长了日本的野心。绥靖主义有一个特点和目标,就是用狡猾而隐蔽的手段,实践反共的目标。

今天的香港有部分人,包括某些财团,对于内地经济不断发展,对于中国走到世界政治的舞台中央,感到了不安。所以,有意无意之间要创造一个与暴乱分子和解的格局,要对暴乱分子网开一面,实际上要让“拖乱延暴”的局面出现,让爱国者阵营在未来的选举中受到消耗和打击。任由建制派议员办事处被破坏,选民安全受到威胁,正是绥靖主义的衍生物。

作者:陈光南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