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止暴制乱 | 暴徒私刑 “遮”掩恶行者亦犯法

图:九龙暴乱中多人涉嫌刑事毁坏、袭警、伤人及蒙面非法集结等被捕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暴徒前日以“守护清真寺、守护民众记者”为借口,在没有不反对通知书下,在九龙区多处肆意破坏,围殴市民,无法无天。警方昨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公布这些暴徒的罪行,批评有人往往用雨伞遮挡犯法行为,反映心虚,强调即使替暴徒“开遮”的人,亦构成协助或教唆他人犯罪。另外,过去一周包括前日九龙区多处遭捣乱,警方一共拘捕206人,其中年纪最小的只有12岁,七名警员受伤。

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媒体联络及传讯)江永祥指出,过去一星期,警方一共拘捕206人,包括148男及58女,年龄介乎12至63岁,他们涉嫌触犯非法集结、藏有攻击性武器、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刑事毁坏、袭警、伤人及身处非法集结时使用蒙面物品等罪名,暂时没有法庭检控个案。

警方主动介入制止事件恶化

前日(10月27日)警方施放88枚催泪弹、27发橡胶子弹、20发布袋弹及6发海绵弹。另外,七名警员在过去一周执勤时受伤,其中较严重个案,是一名警长前日在旺角驱散暴徒时,被暴徒用砖头击中左边胸口致肋骨骨折。

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谴责暴徒前日在九龙区多处的暴力及破坏行为。

谢振中说,暴徒在尖沙咀聚集,堵路、袭警,之后窜到油尖旺破坏,既毁坏银行设施,又焚烧商店,更向深水埗警署投掷汽油弹,其中一枚几乎掷中过路市民。暴徒又毁坏黄埔区一间咖啡店、长沙湾政府合署等,另外,三宗无辜市民遭暴徒围殴,他们均非警员。亦有警员被掟汽油弹袭击。

凌晨四时左右,有清洁工人在旺角弥敦道及亚皆老街发现写有“危险未爆”白色发泡胶箱。

谢振中强调,警方前日策略是主动介入制止事件恶化,并积极截查及拘捕违法分子,再配以情报主导突击快速拘捕,证明成效显著,包括有人破坏银行围板时,警员立即制服一名男子。

谢振中批评,暴徒往往用“落雨开遮”来遮挡包括围殴市民及破坏等犯法过程,他认为这反映暴徒心虚,怕被见到,而替暴徒“开遮”的人,亦可能构成协助或教唆他人犯罪罪名。“唔好以为边个恶边个正确,隐藏身份就乜都做得。”他重申,暴徒与支持者都要负上刑责。

处理暴乱 警编配“行动代号”

对于公众对识别警察的关注,谢振中指出,过去一星期部分前线警员制服有一张警方官方派发白色硬卡,标示警员工作岗位,如PTU A1 1/1,是行动呼号,代表所属部队、小队及岗位,呼号是独有的,以平衡市民识别警员身份及保障警员及其家属私隐做法。有关措施会逐步推展至所有处理示威冲突的警察。

对于有记者周日采访警方清场时,被警员除下防毒面罩。警方强调,《禁止蒙面规例》下记者没有特权,法例赋予警方有权截查记者。

警方澄清坊间谣言

谣言一:声称10月1日屯门近大会堂有人中胡椒喷剂后脚部灼伤,质疑警方在胡椒喷剂内加入腐液。

警方澄清:从没加腐蚀性液体,反而当日有暴徒使用腐蚀液袭击警员,伤势与该人及记者所中相似。

谣言二:团体声称化验水炮车射出的颜色水,推测含有害催泪溶液。

警方澄清:强调颜色水没有害,可加入水中或水炮车的催泪水剂中,催泪水剂只会令人短暂不适,用大量清水冲洗便无事。

谣言三:颜色水射中清真寺后,警方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出信毛汉,要求停止抹黑警队。

警方澄清:林志伟没有发出信件,并已报警,质疑有人挑拨离间,企图破坏警方与非华裔社群的良好关系。

谣言四:10月21日警犬元朗裸装执勤疑吸催泪弹不适。

警方澄清:警犬在元朗鸡地执勤时,有两枚汽油弹在警犬30米距离爆开,警犬受压,不愿前行,经安抚后半分钟后回复正常。当晚警方施放40枚催泪弹,警犬没异样,其后兽医检查,证实正常。

禁令让警员及家属免受恶意滋扰

图:香港高等法院早前颁布临时禁制令,禁止发布或披露警员及其家属的个人资料

香港高等法院早前颁布临时禁制令,禁止任何人未经同意下使用、发布或披露警员及其家属的个人资料;并禁止恐吓、骚扰、威胁警员和其家属等。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昨在警方记者会上强调,临时禁制令目的是让警员及家属免受恶意滋扰。

谢振中表示,针对警方及其家属的“起底”行为愈来愈严重,自6月至今有超过2600名警员及其家属被“起底”。有人利用互联网漏洞,“起底”警员及家属,恶意进行人身攻击,且在现实生活中亦受滋扰。他称持续长期的精神折磨甚至比实际身体伤害更严重,因此警方必须寻求法庭协助,以合理合法合适的方式阻止恶意“起底”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