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沙田辱国旗 冷气工轻判社服令

图:被告于事发当天与大批滋事者把一幅从沙田大会堂旗杆拆下的国旗,带入新城市广场三楼中庭侮辱\资料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大批暴徒上月在沙田公然损毁、践踏国旗,最终更把国旗丢弃城门河,警方当晚拘捕一名涉案21岁青年,控以一项侮辱国旗罪,他早前在沙田法院认罪,是近四个多月骚乱多宗侮辱国旗案中首宗定罪案件。裁判官李志豪虽称本案有一定严重性,但最终未有判监,昨日只轻判被告接受200小时社会服务令。本港社会对今次裁决一片哗然,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认为,裁决“必定引起全国公愤”,律政司必须上诉。有政界及法律界人士指出,若与早前有人涂污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外墙被判囚四周相比,令人质疑这是司法界的双重标准,反映本港司法人员对国家观念极其薄弱,对维护国家尊严漠不关心。

21岁被告罗敏聪报称任职冷气技工,于9月22日事发当天,与大批滋事者把一幅从沙田大会堂旗杆拆下的国旗,带入新城市广场三楼中庭侮辱。罗又曾把国旗抛高,任由它跌在地上后践踏。其后罗等人把已被喷黑的国旗丢进垃圾桶,推落沙田公园水池。罗当晚被捕后,称因“贪玩”才侮辱国旗。

梁振英:必引起全国公愤

上次聆讯曾表示有机会判监的裁判官李志豪,昨日称本案虽控罪严重,但不涉及焚毁国旗此等危险情节,加上考虑被告认罪、年轻,故此认为可轻判服务令而不需判监。李官又表示,感化官建议法庭判160小时服务令,但李官为了“反映控罪的严重性”,故把时数提高至200小时,其间被告须接受感化官监察。

裁决一出,立即引得舆论哗然。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在社交网站上表示,有关裁决必定引起全国公愤,“既然裁判官表示没有量刑指引,律政司必须上诉”。他亦提到,早前有人涂污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外墙,被判刑四星期。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中旅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副主席卢瑞安直言,判决“太离谱”,强调有人仅涂污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外墙就已被判囚四周,今次侮辱国旗的严重性更是远超前者,质疑本港司法人员就判决存在双重标准。

毫无阻吓作用等同纵容

卢瑞安说:“乱世要用重典,对于侮辱国旗的情况不断发生,服务令毫无阻吓作用,等同于纵容,这是司法的沦陷!”他认为,律政司必须就此案提出上诉,否则侮辱国旗的行为将会像传染病一般不断蔓延。

本身是律师的全国政协委员简松年指出,外国涉及侮辱国旗的案件,被告一般被判起码一、两个月监禁,否则不会有阻吓力。而判刑反映控罪是否严重,裁判官如此宽待暴徒,反映本港司法人员并不觉得侮辱象征国家主权的国旗是一件重要的事,“反映他们对国家观念极其薄弱,对维护国家尊严漠不关心”。他认为,相较于有关涂污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的判决,裁判官今次判决,等同于自我矮化。

井水集\轻判辱国旗 政府须上诉\关 昭

沙田裁判法院昨日就一宗侮辱国旗案作出裁决,二十一岁被告冷气技工罗敏聪,公开及故意以毁损、涂划、玷污、践踏的方式侮辱国旗罪名成立,裁判官李志豪处以二百小时社会服务令的刑罚。

本港素称法治城市,市民一贯尊重司法,特区政府亦经常提醒市民不应随便批评法庭的裁决;然而,相关案件仅判二百小时社会服务令,却令人不能不有所质疑和气愤。

同类性质案件,一名内地来港游客月前在花园道美国领事馆门前涂字,被判即时入狱四星期。类似的行为,何以厚彼而薄此?在裁判官大人眼中,是否美国领事馆不可侮,中国国旗就可以任人涂污和侮辱而不必受到应得的惩罚?

案情透露,被告罗敏聪上月二十二日响应网上号召到沙田参加集会,该集会未获“不反对通知书”,当日下午,一班蒙面黑衣人将沙田大会堂门外旗杆上的国旗拆下带入新城市广场中庭,被告连同其他人将国旗抛掷、喷墨、践踏、浸水,其后被告将国旗拾起放入手推垃圾车内,推至城门河边将国旗投入河中,再将垃圾车焚毁。

从事件过程可见,被告是公开、故意及恶意的作出侮辱国旗的行为,并非如其自辩所声称的只是一时“贪玩”;而侮辱国旗就是侮辱国旗,所谓“贪玩”绝不是一个可以接纳的“理由”。然而,裁判官李志豪却以被告初犯及“幸好不涉焚烧国旗”等为由而仅判二百小时社会服务令。

根据特区现行《国旗及国徽条例》,任何人公开及故意以焚烧、毁损、涂划、玷污、践踏等方式侮辱国旗或国徽,即属犯罪,一经定罪,最高可判罚款五万元及监禁三年,刑罚明显是具阻吓性的。二百小时社会服务令的裁决,对今后同类罪行不仅不会起到任何阻吓作用,相反,只要“不焚烧”,任意侮辱国旗都可以获轻判,这会向社会传递怎样的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