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屠海鸣:藏污纳垢纵暴徒,“黑记”乱港几时休?

警方定期举行记者会,目的是透过新闻媒体,落实市民的知情权。但前天发生了“黑记”大闹记者会一幕,一名叫叶家文的“记者”,声称到场就是为“抗议”、而非采访。此人以“记者”的名义,公然阻止公众知情权的落实,令人错愕!

据悉,叶家文虽有记协发出的证件,但不属于任何媒体。也就是说,除了叶本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之外,记协也应该承担责任。但记协随后的声明中竟称:“尊重”这次行动,谴责警方“轻慢”记者。这更令人匪夷所思!记协认为叶家文逼停记者会是对的,意味着记者和记协可以剥夺市民对重大公共事件的知情权。试问:谁给了他们这种权力?记者和记协难道可以无法无天吗?

再看看香港四个多月来的乱局,“黑记”横行街头,假新闻满天飞,歪曲报道层出不穷,记协总是毫无底线地袒护“黑记”,如此下去,“黑记”乱港几时休?

“黑记纵暴”成公害

笔者毕业于名牌大学新闻专业,深刻知道记者的职责是让公众了解事情真相的道理。然而,四个多月来,在“新闻自由”理念的掩盖下,“黑记纵暴”已成公害,表现形式有三:

其一,假记者为暴徒充当“保护伞”。在暴乱现场,假记者站在警察和暴徒之间,暴徒投掷汽油弹后“快闪”,警察拘捕暴徒时,往往被“假记者”故意阻挡。有些时候,暴徒直接装扮成记者,掩护同伙施暴后撤退。一些“港独”分子和暴徒就是假扮记者混到现场,歪曲报道,抹黑警方。

其二,假新闻成为乱源之一。“黑记”居心不良,肆意虚构新闻,栽赃陷害警方。比如,“太子站警察打死人事件”“爆眼女事件”,警方至今没有接到当事人及家属的报案,都是“黑记”凭空杜撰的新闻。依据这些“新闻”,反中乱港势力蛊惑公众,暴徒肆意攻击警察,扩散仇警情绪,制造更多暴力事件,令香港局势乱上加乱。

其三,歪曲报道丑化警方执法。“黑记”毫无职业底线,不讲新闻道德,只报警察抓人,不报暴徒施暴;只报催泪弹烟雾弥漫,不报砖块、铁枝、汽油弹横飞;只报暴徒受伤,不报无辜市民和警察血流披面,有些照片和视频甚至移花接木,这些带有明显政治倾向的报道,罔顾事实,错乱因果,颠倒黑白,欺骗公众。

记协护短无底线

这些在现场采访的“黑记”,或持有香港记者协会发放的记者证,却滥用新闻采访权;或伪造记者证,专事假新闻制作。维护记者正当采访权是记协的天职。那么,什么是“正当采访权”?理应包括:严禁记者“公器私用”,滥用采访权;严厉谴责假记者,配合警方打击假记者,维护记者的声誉不受损。然而,香港记协为“黑记”护短的做法,实在令人看不下去。

今年九月初,警方打击假记者时,记协声明称:“不宜动辄捉拿假记者,或要求记者在采访时必须配备认可的记者证”、“在香港,当记者没有统一的要求”、“在真正享有新闻自由的地方,任何人都可以当记者”、“法律上,亦没有真、假记者之分”。如此大言不惭地保护假记者,意味着允许假记者损害真记者的声誉,既然如此,香港记协不妨更名为:“香港假记者协会”。从事任何职业,都应有专业要求和职业道德,记协的声明显示,记者这个职业连基本要求和标准都没有,如此丧失底线,令人震惊!

在那次的声明中,记协还称:“在香港采访新闻,记者证不是必须的”,也并不存在“合法/非法采访”的区别,并称这是“香港和内地的重大区别”。而此前的8月13日,《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在香港机场被暴徒非法囚禁和殴打后,“香港记者协会”声明称:“记者事发(被打)时,均没有佩戴记者证”“记协呼吁内地新闻工作者,在香港采访大型示威活动时,应该清楚展示其记者证件”。如此不讲逻辑,自打嘴巴,也是世所罕见!

记协主动为“黑记”背书,暴露出记协丢弃了新闻精神、法治理念、职业操守,模糊了是非标准,已经沦为反中乱港势力的工具。

“第四权力”须制约

许多人感叹:香港病了!不仅教育病了!司法病了!香港新闻传媒业也病得不轻!病因是新闻这个“第四权力”失去了应有的监督。

任何权力一旦失去监督,必然产生滥用权力的结果,受害的是整个社会。我们必须捍卫新闻自由,必须维护“第四权力”,但新闻自由并非没有边界,“第四权力”并非超级权力。当“黑记”违背新闻职业道德,制造假新闻;违背客观公正原则,歪曲事实,煽动仇恨;将政治凌驾于新闻之上,以个人的价值判断代替新闻事实。甚至,公然逾越法律底线,披上“记者”的外衣行凶施暴。难道我们可以容忍吗?

香港是一个法治、文明、现代社会,不是野蛮社会。必须形成权力相互制衡的格局,才能形成多元、包容、和谐的氛围,人们才能安居乐业。这道理,相信绝大多数市民都懂。但是,在连续四个多月的暴乱中,世人都已看到权力相互制衡的格局被残酷打破,只要拥有“年轻人+争取民主自由”这两个要素,就可以肆意逾越法治底线。反映在新闻传媒领域,只要具备这两个要素,就可以罔顾事实胡说八道。

如果香港社会容忍权力不受制约,必然陷于无穷无尽的苦难深渊!从这个角度看,藏污纳垢纵暴徒,“黑记”乱港几时休?答案只有一个:“第四权力”受到制约的那一天。

作者:屠海鸣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