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黄之锋靠参选上位的美梦幻灭

选举主任昨日宣布黄之锋不获有效提名,意味着他将不可能参加下月的区议会选举。面对这一结果,黄之锋在记者会上不断用所谓的“思想警察”、“读心术”、“政治审查”等词语攻击选举主任,看上去似乎言词犀利,但实际上是其一贯以来的“语言伪术”的包装,意图继续转移视线以图掩盖自己的问题。

然而,所谓“成也伪术、败也伪术”,黄之锋靠各种谎言而上位出名,但他由始至终都不敢放弃自己的“港独”立场,再多的言语伪术最终还是出卖了他自己,被选举主任DQ也完全是咎由自取,而他想靠参选而上位、发达的美梦,又一次幻灭。

玩弄“语言伪术”不弃“独”

《基本法》保障了香港居民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但与此同时,香港有完备的选举法律制度,对于什么人参加什么选举,并非毫无合理限制,尤其是在宪制原则的大是大非问题。

根据《区议会条例》规定,任何参选人都要签署一份“声明”,以表明自己拥护《基本法》及保证效忠特区政府。这一“声明”是实质要求,并非可有可无甚至可以“说一套、做一套”。这是选举制度安排的前提,任何人如果参加选举,就不可能不知道这一原则。更何况,早在2016年,选管会确立“确认书”制度,而全国人大常委会亦对相关要求作出了明确的说明,这些说明也已经在香港法院得到了贯彻。

但对于黄之锋而言,《基本法》规定的宪制原则,他根本不放在眼里;对于特区本地的种种选举法例,他更是视若无睹。他以为,凭藉自己与美国政客的亲密关系,以为靠自己“诺贝尔和平奖”的过气“提名”,以为自己将所有选举主任的个人资料交给美国政府制裁,就可以达到恐吓特区政府公务员、就可以废掉《基本法》规定,就可以让自己“港独”的立场名正言顺地进入到特区建制之内,日后可以飞黄腾达,进而晋升到立法会,月袋十数万,指点江山。

如果他别那么狂妄,谦虚点或者学一学“前辈”朱凯廸等人的做法,或许可以蒙混过关,尝一尝当候选人的滋味。可惜的是,他在三次回覆选举主任的信中,一次比一次狂妄,从头到尾没有放弃自己的“港独”立场。例如,在第三次回覆中声称,“‘香港众志’同意公投应包括独立和地方自治等选项”的陈述,“不过是反映当时香港市民可能支持的各种政治主张,而这并不代表‘香港众志’提倡自决前途需要具备必然选项”。但凡稍有认知能力的人都可以判断出,这根本是自欺欺人的“语言伪术”,不过是意图以一种字面上的解释去淡化其“港独自决”立场。正如选举主任在决定书中所指出的“这说法明显是为了误导读者,以为‘香港众志’并不认同独立可以是自决前途的选项。”

实际上,直到第三次回覆中,黄之锋仍然狂妄地声言“我的立场不曾改变”。那么他“不曾改变”的“立场”又是什么呢?这就是“香港众志”的“最高纲领”,也即“主张透过具宪制效力的前途公投,由香港人共同认受香港主权和宪制”。如此赤裸裸的分裂国家主张,黄之锋又三度表明“立场不曾改变”,那么,黄之锋又如何令人信服其真的会“放弃‘港独’主张”?

靠“美国爸爸”扶植梦碎

实际上,选举主任的DQ的决定并不出人意料,因为三年前黄之锋的党友周庭,就已经由于同一理由被取消资格。而高院法官在九月份的司法覆核案中,更是进一步确认了“自决”违反《基本法》。“凡任何人主张‘香港独立’,或主张香港人自决前途(按该词的普通意义论),而不论该主张是关2047年6月30日之前或之后,该人并不是真心地及真诚地意图拥护《基本法》,以及效忠香港特区。”

根据主权、领土完整以及国家统一的宪法原则,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2047年6月30日之后仍将会如是。因此,任何可损害上述原则的过程、纲领或运动,即使是拟于2047年6月30日后方具有效力,都是与《基本法》以及与香港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特别行政区的地位有所违背的。

黄之锋不论如何狡诈地辩解,但只要他不真心放弃“港独自决”立场,他就没有任何权力藉区议会或立法会选举的机会进入到特区建制架构之内。这也意味着,他想靠“美国爸爸”扶植、想成为月收入十数万、想成为真正的乱港派领袖,美梦又一次破灭。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是他“语言伪术”出卖了他自己,与人无尤。

当然,对于黄之锋来说,想成为“议员”,还有最后一招,就是加入美国籍,参加美国的地区议会选举,成为名正言顺的“美国子民”。但别忘了,选举之前以及当选之后,他还是要宣誓效忠美国宪法!

作者:李继亭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