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轻判辱国旗想传递什么信息?

香港暴乱至今发生数十起侮辱国旗罪行,仅警方拘捕的个案就最少有九宗,这足以说明辱国旗罪行在香港的严重程度。但令人极度失望的是,暴乱以来的首宗辱国旗案,裁判官竟然只判处被告200小时的社会服务令。如此“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到底会向社会传递什么信息?对于仍然处于暴乱时期的香港,暴徒又会从判决中得到什么样的启示?如果法庭纵容这种挑战国家主权原则的行为,不仅是大错特错,更是在摧毁香港法院的公信力。

据报道,裁判官李志豪在判决中,一方面指案件性质严重,但另一方面又称由于没有量刑指引,因此考虑到被告初犯坦白认罪,案情不涉及更严重的焚烧国旗,因此判200小时社会服务令。公众质疑的在于两点:

第一,既然案件性质严重,却何以用最轻的罚责来判罚?案情指,21岁被告罗敏聪于今年9月22日到沙田新城市广场集会。事发日下午三时,罗与他人一面高叫口号,一面将国旗抛高任由它跌在地上后践踏,部分人更喷黑国旗及泼洒不明液体,再将国旗从广场三楼扔落地下。其后罗等人把国旗丢入垃圾桶手推车,然后连同国旗推落沙田公园水池,再有蒙面人从水池拾起国旗弃到城门河。

不判监哪有阻吓作用

抛弃、践踏、泼洒液体、丢入垃圾桶、抛入河……这些行为,尽管不是焚烧国旗,但其侮辱的成分,远较于烧国旗更甚、更恶劣。众所周知,国旗是国家的主权象征,侮辱国旗是严重罪行。如果裁判官认同案件性质严重,那么又有什么比判处监禁更能起阻吓作用?更何况,在上次庭审时,同一位裁判官还在称“会考虑监禁刑罚”,何以突然又改变了当初的看法,公众要问的是,难道有人施加了什么影响?

第二,辱国旗真的“没有量刑指引”吗?香港的本地法例已经对刑罚有很清楚的规定,根据《国旗及国徽条例》第七条“保护国旗、国徽”订明,任何人公开及故意以焚烧、毁损、涂划、玷污、践踏等方式侮辱国旗或国徽,即属犯罪,一经循公诉程序定罪,最高可处以监禁3年及罚款5万元。

更何况,回归至今已有多宗判例。例如古思尧于2012年6月及2013年1月于游行示威时,分别焚烧国旗及涂黑国旗与区旗,经审讯后被裁定3项侮辱国旗及1项侮辱区旗罪成,共判监9个月。正如前文所述,被告虽然没有焚烧国旗,但所作所为较焚烧行为更有侮辱性,即便不判最高的3年监禁,也不至于会因为“没有判刑指引”而不作负责任的判决。如果这名裁判官逻辑成立的话,那么过去那么多宗判例,又是如何作出的呢?

这是暴乱以来的首宗辱国旗判决,具有标志性意义,最终却有如此判罚,是向社会发出错误的信息。特区政府必须提出上诉,以正视听。

作者:李进秀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