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公大生图逼校长跪低 黄玉山:须尊重法治反一切暴力

图:多名公大学生蒙面下跪,威胁校长声援被捕学生,副校唐创时(左二)则一度半蹲与学生对话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由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向暴徒学生屈服而引发的“段爸效应”,已经散播到各大学,校长变成“人质”。公开大学昨晨举行校长学生闭门对话会时,多名黑衣人与学生蒙面“踩场”,先在场外静坐迫使校长改作公开对话,得逞后再一起下跪,威胁校长黄玉山要效法段崇智发表公开信,声援被捕学生和谴责警方滥暴。黄玉山未有退让,坚持学生需要尊重法治,反对一切暴力行为。

对话会约于昨晨十时半举行,学生起初不满对话会闭门进行及实名登记,宣读声明后在场外抗议,拿着喇叭逼迫校长出门公开对话,最终校长黄玉山和副校长等人跟学生公开对话,其间一众学生又玩下跪,要求校方发公开信声援被捕学生和谴责警方滥暴。

20191031074102381

图:黄玉山强调学生需要尊重法治,反对一切暴力行为\电视截图

“指令”校长不遂 玩“跪求”

面对学生咄咄逼人,校长黄玉山无奈表示,从10月4日开始,学校的学生事务处已经每日更新,告诉学生校方做了什么。校方也已经增加了安保。他强调已经按照学生要求,执法人员入校园必须有法令,或者通知学校。

但学生仍步步进逼,有学生竟“指令”黄玉山利用他在“社会上的身份”,发公开信谴责警方。黄玉山明确表示:“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我们要坚持法治社会的做法。”有学生不满校方回答,随即跪在黄校长面前,逼迫校长答应所谓的要求。黄玉山重申校方已尽力支援学生,最终双方不欢而散。

黄玉山晚上再发出公开信,向学生分享他对近期事件的看法,重申学生在发表意见或采取任何行动时,都必须遵守法律,尊重法治精神。他不赞成任何人以暴力解决问题,亦反对一切暴力行为。他还表示,大学的支援和种种举措是出于对同学的关顾,并不考虑同学的政治取态,也不代表大学支持任何持份者的个人政治立场。公开信末段,黄玉山表示会继续与同学保持沟通,亦欢迎同学提出意见及建议。

港大面罩学生围府邸 再逼张翔回应“诉求”

图:港大校长张翔被迫在后楼梯与学生对话,尝试逐一回应学生提问,惟现场学生仍不满意\网上截图

自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早前向暴徒学生“跪低”,按他们要求发公开信“撑学生”,各大学校园纷纷出现逼校长“跪低”劣行。香港大学校长张翔昨午在邵逸夫楼302室与精算系学生进行学术会议期间,便有数十名戴面罩口罩的学生在门外向他“逼宫”,要求张翔效法段崇智回应他们所谓的“诉求”。

张翔在学术会议后被迫在后楼梯与学生对话,他表示已经与10个学院的师生会面,并透过不同渠道与学生沟通。对于学生要求他再次举行公开论坛,张翔解释现时需要出席论坛、到海外大学考察、处理校务等,日程紧凑,但会考虑学生要求。他又表示,已透过电话与被捕港大学生家属联络,会因应家属要求提供支援。

虽然张翔尝试逐一回应学生提问,惟现场学生仍不满意,有数十名学生在与张翔谈话结束后,再追至其府邸外,继续逼校长即时回应“诉求”。而昨晚一班称为“港大联署小组”的蒙面人更召开记者会,发表谴责警察声明,又要求校长张翔对话,扬言校方要在今晚7时前回应,否则将会明日中午到校长办公室要求对话。

另外,张翔昨早出席中学校长会教育论坛时表示,身处资讯爆炸的时代,未来教育方向应重视培育学生的创新想法及沟通能力,令他们有信心应对不熟悉的事情,同时建议教师多启发学生,一起学习创新概念。他又特意播出一段影片,片中两只小鸟为了一块肉争持不下,即使有人再放几块肉在小鸟身上,它们也不愿意停止争夺,借以提醒学生要有更高的目标、想得更阔,而不是只着重眼前而忽略了四周境况。

马道立冀学生领悟包容妥协

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昨日出席香港中学校长会举办的“教育论坛 2019:课程的未来.未来的课程”,以“今日学生,明日领袖”为题致辞表示,法治是社会的基石,认为法治与社群归属感有直接关系,并寄语学生若要成为未来领袖,就须学习法治最底层的包容、尊重及妥协等“社群意识”。

马道立表示,培养年轻人的社群归属感尤其重要,认为社群意识将成为生活及工作的关键,而教育是培育年轻人对社群意识的途径,他以作为法官向大众解释法治的情况为比喻,指出其中一个方法是让学生明白现实与理论相符。

马道立认为,本港司法独立的关键体现在于有能秉持操守、正直处理案件的独立法官,而法治精神强调追求基础的自由及权利同时,亦要尊重他人的权利。他指出,从本港人权和各项基本自由,如投票或参选权利、言论、宗教和新闻自由,以及进行游行示威的权利等,都能体现法治真正存在;当有人行使权利和自由、与持有不同意见人士的合法和合理权利起冲突时,法院就应致力寻求平衡,但强调平衡不会只尊重个人权利。

透视镜:院校变暴徒学生庇护所

一群黑衣知专学生,声称不满院校高层临时取消对话会,在校园内大肆破坏,砸烂学生电脑室设施,捣毁院长室大门后,在院长室内掷汽油弹纵火,办公室座位分隔板被烧焦。

校内警钟大鸣,大批防暴警员抵达学校对开的翠岭路,有学生校内设路障,又在楼梯开水喉放水。

知专的暴徒学生,终于将街头暴力行为,带入校园。前日,知专管理层窝囊地向暴徒学生跪低,矢言不让警方进入校园。话音刚落,暴徒学生便在校内纵火破坏,学校管理层对引火烧身有何感悟?继续坚持学生在校园犯法,不容警察入内执法吗?

大专院校从来不是法外之地,亦非罪犯庇护所。校园成为罪犯保护所,是践踏香港的民主与法治。

知专学生昨日的校园犯罪行为,校方如何处理?是继续窝囊下去,养虎遗患吗?值得留意的是,昨日知专的校园暴力事件,极可能在各间专上院校产生涟漪效应。院校管理层不能再偏袒暴徒学生,该严正法纪了。(蔡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