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记协滥发证 “独媒”拒为报道真伪负责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自称以自由工作者(Freelance)形式从事新闻工作的“记者”叶嘉雯,日前骑劫警方记者会,令记者会一度中断。据悉,叶嘉雯除了为外媒制作影片,还在“独立媒体”(简称“独媒”)等网媒投稿。“独媒”的新闻来源来自“公民记者”,且不设审稿制度。有传理系学者指出,所谓的“公民记者”实际上是普通市民,在日常生活中找新闻题材投稿。这种“人人都是记者”的现象有泛滥之势,最少四五间网媒聘用“公民记者”。“公民记者”投稿一经采纳至一定数量,再付150元便能向记协申请记者证。别有用心的“黑记”就能循这渠道“攞牌”狙击记者会。学者还质疑部分“公民记者”未必有专业训练,求证技巧粗疏,增加假新闻风险,建议由政府统一发放记者证以正视听。

■葉嘉雯在周一的警方記者會上,突然宣讀聲明,令記者會一度中斷。 資料圖片

■叶嘉雯在周一的警方记者会上,突然宣读声明,令记者会一度中断。 资料图片

据悉,叶嘉雯之前曾在正规的传媒机构工作,近年她转任自由工作者(Freelancer)。根据“独媒”的作者名单上显示,她已注册9年。除了下岗的记者以自由身在网媒从事新闻工作,近年部分未经专业训练的“公民记者”亦破坏香港传媒的生态。除了“独媒”,众新闻、社会记录频道(SocREC)等也极积推动“公民记者”发展。社会记录频道的创办人梁日明便是一名“公民记者”,他之前曾声称所聘用的“记者”均是义工,没有记者证。

交已刊作品+150元

由于网媒与这些“公民记者”没有固定的关系,故网媒绝少向他们发放记者证。惟香港记者协会宽松的发证制度,帮了以“公民记者”作包装的“黑记”一把。

香港《文汇报》记者早前讹称是自由撰稿员到记协办事处“放蛇”,得悉自由人只要提供过去曾刊登的作品(不论印刷品、打印本、或网上连结),并证实以新闻工作作为主要收入来源,以及获记协会员作介绍人,一经记协执行委员会“开绿灯”,即获发正式会员证及记者证。

入会费及记者证费用共150元,即能攞牌大闹记者会,或利用记者“光环”在暴力示威现场横行无阻,挑衅警员,甚至参与“抢犯”。

社会事件被扭曲放大

香港树仁大学新传系系主任梁天伟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一语道破:“‘公民记者’其实只是普通市民,社会不能期望他们受过足够的训练,有能力做好‘守门人’的角色。”

他表示,“公民记者”最近充斥在暴力冲击现场,“因为冲突现场太混乱,没有任何一个传媒机构有能力全面报道所有事情,传媒不时要引用‘公民记者’所拍摄的片段。”但这做法是双面刃,“部分事件可能会被别有用心的人放大,甚至扭曲。”

他指出,“公民记者”阻碍正规记者工作,也使警察混淆,不知怎样分辨真假记者,令专业记者更难采访。“有些人现时在示威现场穿起黄色背心就话自己是记者,警方执法的确存在困难。”

记协昨日回应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有关记者证的言论时,提及“公民记者”、“独立记者”等问题,称这两类记者亦是“推动信息自由流通和新闻自由的重要元素”,而要判断一个人是否记者,视乎的是其在现场是否专业合宜地采访,而非其持有的证件、衣着或装备,“相信专业执法的警方有充分的知识和训练分辨记者和示威者。”

记协续称,叶嘉雯有“各大国际传媒”的工作证明,从而取得该会会员证及记者证,而根据警察通例第三十九章,持有该会会员证者即警方认可的传媒代表。

“公民记者”认证流程

1、以“公民记者”身份向网媒投稿

2、稿件迎合网媒立场或以哗众取宠手法编写,增加采纳机会

3、经网媒采纳后,找一名记者协会会员为介绍人

4、出示已刊登的作品及介绍人,向记协申请证件

5、记协执委会开会,一经批准即能攞正牌出席记者会及“采访”

“独媒”拒为报道真伪负责

■「獨立媒體」稱一般情況下不會修改內容提供者的稿件。

■“独立媒体”称一般情况下不会修改内容提供者的稿件。

“公民记者”、“独立记者”与“黑记”只有一线之差,由于他们部分人未经专业训练,求证技巧未必纯熟,甚至只为一抒己见而未顾及客观、中肯、持平,随时闹出假新闻。以叶嘉雯曾投稿的“独立媒体”为例,根据该网的介绍,一般情况下该网站不会修改内容提供者的稿件,换言之该网的编辑无责任核对稿件内容的真伪,能否成功把关存疑。该网过往亦曾多次刊登真确性受质疑的报道,一些报道的立场更被质疑未能保持中立。

“独立媒体”成立于2004年,初期大部分提供报道的讯息提供者同时是社会事件的行动者,至2010年后才开始成立特约记者团队及公民记者。该网运作仍然有别于主流媒体,报道刊登前不设任何确保报道内容无误的“把关”程序,网站的“免责声明”页面表明,“网站内容和信息真确性由讯息提供者承担”,该网虽然有权,但无义务改善或更正网站内容内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

2010年,该网站曾刊登一篇题为《公共运输的地产霸权:隧道篇》的报道,指同时拥有隧道专营权及专营巴士公司的大财团不断增加隧道收费,自我制造巴士服务“成本上涨”的现象,以增加车费,并形容巴士公司“特别热衷开一些使用他们自己隧道的路线”。

不过,网民之后反驳报道指,部分巴士公司未有使用其他公司的隧道是因为没有相关专营权,质疑报道错用数据及误导,并无视实际地理和交通情况,网站的创办人事后曾承认不是所有在网站上发布的报道都经过审视。

“公民记者”的报道质素虽然成疑,但愈来愈多市民会以“公民记者”身份记录社会事件却是不争事实,在2010年成立的“社会记录频道(SocREC)”同样是“公民记者”发表报道的平台,该频道的创办人本身只是货车司机,会不时与其他“公民记者”一同在示威现场拍摄,并在网上直播有关情况。

另外,由多名资深传媒人创办的“众新闻”亦同样有为“公民记者”提供采访资助计划,称要鼓励优质独立新闻制作,补充主流传媒忽略的议题或角度云云。

老行家:“公民记者”质素参差

持续数月的暴力冲击现场涌现大批所谓“民间记者”或“公民记者”,虽令网络信息更加丰富,但同时也令人质疑这些信息的质素及真伪。有资深传媒工作者指出,“公民记者”未必接受过新闻专业培训,其报道也难辨真伪,容易误导公众;若社会充斥大量“公民记者”,只会令整个传媒行业质素下降。在目前环境下,他认为是时候讨论应否由官方统一审批及发放记者证,“传媒在社会上有很大权力,但同时亦有判定新闻真伪的责任。”

不少网媒的报道来自“公民记者”,部分更不设审稿制度,以致许多网上新闻只是滥竽充数,甚至是有人故意造假。有资深传媒工作者向香港文汇报表示,类似“公民记者”多年前已在香港出现,但主要属娱乐版的“特约记者”,“他们采访某些娱乐新闻后,一稿多发,赚取多家传媒机构的酬劳,港闻则很少这样做。”

他直言,“公民记者”未必接受过新闻培训,其报道质素参差,最大问题是内容未必真确,误导公众,如新闻机构不设审稿便予以采用,更是不负责任的做法,“传媒有‘第四权’之称,但同时亦有判定新闻真伪的责任。如(假记者)情况持续,或许应由官方统一审批及发放记者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