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梁振英直斥香港记协双重标准存在严重矛盾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日前手持香港记者协会记者证的女子叶家文大闹警方例行记者会,她事后被揭并未获任何传媒机构委派,亦不受聘于任何传媒机构,引起了一场“什么人是记者”的论战。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昨在社交网站指出,只是自称“freelance”(自由身记者)的人也是记者,也可大模大样到警察总部干扰记者会的进行,“那在示威暴动现场的品流复杂就可见一斑了”。但记协为了护短,竟称判断一个人是否记者,不单靠其证件、衣着或装备,而是视乎其采访是否专业,但又指自由身记者进入该会需提供工作证件及新闻作品等。梁振英直斥记协双重标准显然存在严重矛盾,反问暴动现场访摄的学生是否也属记者?

“电视上经常见到大批自称记者的人一字排开站在警察和暴徒之间,香港有这么多突发记者吗?为什么我们在伦敦和巴塞隆拿的示威和暴动场面中看不到这么多记者?”梁振英在网上贴文表示,叶家文事件为此提供了答案。

质疑申请“会员证”宽松

梁振英指出,原来没有传媒机构的固定工作,只是自称freelance,前一日才向记协续期会员证的人也是记者,也可以带备道具,大模大样到警察总部干扰记者会的进行,那在示威暴动现场的品流复杂就可见一斑了。

梁振英揶揄说,他曾编过学生报,长时期投稿中外报刊,做过传媒机构董事,亦做过电台电视台时事节目主持人,接受过几千场的媒体采访,熟悉媒体采访手法,虽然未读过传理学,但知道不少记者也没有读过传理学,“我很想申请一张贵会的会员证,以便在记者会上既向官员心平气和地提问,也客气地质问行家,以带出事件真相,要拿一张会员证,难吗?”他强调:“我们很想尊重记者,也很想记者尊重自己”。

记协回应称,“要判断一个人是否记者,视乎的是其在现场是否专业合宜采访,而不单因乎其持有的证件、衣着或装备”,但随即又说“本会对自由身记者入会亦有明确而严格的审查和规定,包括要提供工作证件、近日刊登的新闻作品”云云。

暴动现场访摄学生是否记者?

梁振英在社交网站继续隔空还击,直斥记协上述两个标准显然存在严重矛盾,“用前面的标准,每一个人都可以是记者,都可以要求进入任何记者会进行采访。”

他继续质疑:“什么人是记者?过去几个月,在街头示威和暴动人群中往往发现有自称在所读大专院校学生报负责到场采访拍摄的学生,他们也是记者吗?”

此外,记协邀请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周六出席交流会,谢振中昨日回信给记协主席杨健兴表示,周六有游行及集会活动进行,所以未能出席。

谢振中表示,由今年六月至今,警察公共关系科已多次与不同传媒组织见面,了解前线记者工作的困难以及传媒管理层的考虑,同时亦表达警方在前线工作所遇到的挑战。

黑记与黄媒合作无间?

图:叶家文日前挂着记协的记者证,大模大样到警察总部“踩场”造骚

记协在回应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的文章时称,“要判断一个人是否记者,视乎的是其在现场是否专业合宜采访”,记协接受大公报查询时,承认叶家文所持证件为该会的有效记者证,该证仍在有效期内。但叶在对大闹记者会事件的描述却前后不一。

叶家文前日在社交网站及接受大公报查询时,都言之凿凿地称自己在离场后被PPRB(警察公共关系科)拍摄记者证,而其记者证相片在建制群组内出现,认为是PPRB所为。不过,她昨日出席电台访问时就改口说,“当时有一名OL打扮的人士,将我的证件拍了照”,但不清楚对方是否PPRB的人员。

另外,大公报日前踢爆,叶家文近年注册一间名为“廿影像”的公司,为外媒制作影片。根据税务局商业登记署资料证实,“廿影像”的拥有人确为“叶家文”,该公司位于荃湾富康花园一单位,于2018年12月20日开业。有市民怀疑叶可能就是通过这间公司与“黄媒”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