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消除记者监管真空 勿让记协独断专行

本港过去四个多月的违法暴力运动中,肩负报道真相责任的记者亦备受关注。在暴力冲击与警方执法最前线,既有尽力全面客观报道事态的记者,也有一些人以记者身份阻碍警员执行职务,甚至被怀疑协助暴徒,令暴乱现场乱上加乱。作为一个备受尊重的职业,记者头顶的“无冕之王”光环,必须有与之相称的专业素养、专业操守和专业规范,才能名副其实、不负众望,而香港几乎“无王管”的传媒业界生态,与记者职业的神圣性背道而驰。香港社会充斥是非不分、黑白颠倒的劣质传播,与记者队伍良莠不齐、监管真空有极大的关系,特区政府必须负起责任,认真检讨现行制度漏洞,不能任由记协之类组织独断专行。

日前的一个警方记者会上,一名自称记者的女性突然发难,打断警方发言,并拿出手电筒照射讲台上的警方代表。据悉,这名女性人士用以登记进场的所谓“记者证”,只是记协编号F200的会员证,根本不是传媒机构的工作证和记者证。事实真相是,任何人不需要有任何传媒机构的固定工作,只要自称freelance(业余兼职),都可以以记者名义去暴力冲突现场近距离阻挡警员执法,甚至高调地去警察总部声大夹恶搅局。

香港一直以来没有受监管的记者证签发制度,各传媒机构可以自行签发记者证,基本靠传媒自律。但良好的秩序一定要靠法治来监管,不存在没有管理的天生的秩序。随着反中乱港势力和境外反华势力勾结,在本港策动有“颜色革命”性质的暴力冲击活动,记者“无王管”的问题就凸显出来,集中爆发。

有人提出互联网时代有所谓“公民记者”的概念,但这是指在网上发发贴文、照片,谈谈观点评论,只要不抵触法律,属于个人言论自由。但这些所谓“公民记者”,与传统意义上服务于传媒机构,代公众行使知情权,被称为“无冕之王”的传统记者,是有本质区别的。如果人人自称“公民记者”,就个个都可以以“记者”名义去暴力冲击现场干扰执法,就个个都可以去警方或政府记者招待会搅局,这正正阻碍了正规传媒机构记者执行职务,而且玷污了“记者”的名声。

真正的记者,必须符合相当的职业要求、具备相关的专业操守,这就要求政府应该有一套严格的资格认证制度。在标榜民主自由的美国,各政府部门或国会的一些重要活动,主办方都会发放他们的“记者证”,只会允许持证者进入指定采访场地。纽约、洛杉矶等城市的警察部门,都有向全职或兼职记者发放记者证,只有拥有警方记者证的记者才可进入警方封锁线范围采访。

记者是行使公众知情权的主角,但不应成为阻碍警方和政府部门执行职务的角色,更不能站在公众利益的对立面。因此,社会大众有权要求对记者的资格认定指定规范。以时常被诟病的记协为例,如果记协会员证可作为身份证明的话,记协本身就必须要有严格的认证规范,并且要得到社会的认可,否则那只是其组织内部的一张会员证明,不应等同记者证。

连月的暴力示威冲击,凸显了本港的一些制度缺陷,需要尽快修补。面对当前止暴制乱的急务,特区政府应该认真思考特事特办,对示威冲突现场的采访报道制订规范,只允许经过事先登记的真实传媒机构的记者,才可在事发现场采访。对于鱼目混珠的人应追究其阻差办公或其他相关责任。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