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法官一再“放生”暴徒 暴乱如何能平息?

日前,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出席一个教育论坛致辞时,强调法治精神是追求基本的自由及权利,同时亦要尊重别人及社会。学生若要成为未来领袖,最重要是学习社群归属感,亦要学习法治最底层的包容、尊重及妥协精神。

马道立此番说话,正是点出了反对派及其支持者,在今次的暴乱中的最大谬误。事实上,香港正如马道立所言,已在《基本法》的规定下,保障了港人的各项人权及基本自由,当中包括:投票或参选权利、言论、宗教和新闻自由,以及游行示威的权利等,都能够体现法治真正存在。

可是,自反对派策动的暴乱爆发以来,他们一直对外宣称,自己在为港人争取自由和权利,但是他们实际上的行动,却是不断损害别人的行动及人身自由,侵犯公众的公共设施使用权,以及私有财产权。某程度而言,反对派纵容甚至鼓吹其支持者,只谈个人权利,不懂尊重他人,不肯包容异见,正是当今乱局难以平息的根源。

当然,香港暴乱至今未能平息,原因还有很多。暴徒被裁定有罪后,法官有否施以具阻吓性的刑罚,也是一个问题。事实上,近日已有好几宗案件,均显示暴徒被捕之后,很轻易便取得保释,亦有人被裁定有罪之后,最终获得轻判,这些案例使人不禁怀疑,香港法官是否真的像马道立所言,能够“秉持操守、正直处理案件”。

举例来说,“禁蒙面法”在十月初实施后,两人涉嫌非法集结及违反该规例被捕,裁判官把案件押后至11月中再审,并准许两名被告分别以现金300元及1000元保释,惹来公众非议。诚然,法官或裁判官有权批准被告保释,但也可以其案件性质或其他因素,不准被告保释。此外,保释金的设立原意,是阻止被告不要在保释期间犯事,否则保释金便会被没收。假若保释金额过低,像上述案件只要缴交300元保释金,又能产生什么阻吓力?

另一个新鲜滚热辣的例子,便是一名男子九月在沙田公开及故意以毁损、践踏等方式侮辱国旗,最终被轻判200小时社会服务令。裁判官在判刑时表示,这类案件控罪严重,但没有相关量刑指引;考虑到被告认罪及没有案底,加上感化报告内容正面,案情不涉及更严重的焚毁国旗,遂判处社会服务令。

其实,根据过往案例,社运分子古思尧便曾因焚毁国旗,最终被判监九个月,裁判官再多减刑理由也好,也不应由入狱九个月减至社会服务令吧?凭着一堆牵强无比的理由,把一件最高可处罚款五万元及监禁三年的案件,硬是减至社会服务令,这样的判决结果,岂不是等于告知暴徒,即使犯法也没什么犯罪成本乎?若法官的判决无视阻吓性之时,当今的乱局又怎能平息呢?

来源:大公网 作者:温滔淼 时事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