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黑衣暴徒代表不了香港年轻人

中大校长段崇智在暴力下低头,丧失学者的应有风骨,也由学生口中的“段狗”变为“段爸”。一时间,“段爸”黑旋风席卷其他大专院校,街头暴力正向校园蔓延,批斗、羞辱师长成为时尚。“不到香港,不知文革还在搞”,此言非虚。

激进大学生美其名曰与校长“对话”,但有目共睹的是,学生仗着人多势众,以下犯上,以粗口、包围、恐吓、下跪等方式强人所难,迫使师长讲违心话,做违心事。学生对校长的诉求主要有两个,一曰谴责“警方暴力”,二曰拒绝警方进入校园执法。前者是剥夺校长的自由意志,后者则是将校园变成暴徒庇护所、现代梁山泊。如果校长的表态未能令学生满意,暴力将升级,直至校长跪低。显而易见,这不是对话,而是刑讯逼供,屈打成招;校长不再是校长,而沦为被拘禁的囚徒。

“升级暴力”并非学生口头威胁而已,而是说得出做得到。知专院长在“对话”中不适要送院,但学生围困救护车拒绝放行,其后更冲入院长室及教职员室大肆破坏及纵火,校方竟然不敢报警处理。偌大校园,岂止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而已,简直就是化外之地;师长们莫说言论自由,连人身安全都失去保障。

再看看那些包围侮辱师长的年轻人,大都黑衣蒙面,与其说是朝气蓬勃的学生,不如说是杀气腾腾的恐怖分子。在他们的身上,看不到“谦虚、好学、包容、尊重、妥协”等应有气质,有的是暴力、狂躁、偏执、愚昧,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如果这些“今日学生”成为“明日领袖”,香港的未来会如何,令人不寒而栗。

什么花儿结什么果,什么种子发什么芽。“占中”打开潘多拉盒子,为暴力辩解的各种歪理邪说甚嚣尘上,比如“违法达义论”、“违法适度论”、“施暴合理论”等,核心就是目的证明行动正确,“追求民主自由”可以凌驾法律之上,将暴力英雄化、美化及浪漫化。有人宣称,大学生施暴虽然情节严重,但念其年轻,情有可原,社会应该网开一面,多些给予同情、理解、包容。这是公然践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那些为暴乱煽风点火的成年人,以爱之名,行害之实,他们毁灭年轻人,也毁掉香港的未来。

更有一些貌似公允的人,要求政府多倾听年轻人的声音。其实,过去的四个多月,暴力青年一直在使用足以致命的砖头、铁通、燃烧弹、电枪、弓箭等暴力工具来表达“意见”,而当他们行使“自由”时,其他人则失去免于恐惧的自由,甚至在“私了”的血雨腥风下被迫集体噤声。

必须指出的是,黑衣暴徒声大夹恶,但只是七百万人中的极少数,代表不了香港人,更代表不了香港青年。事实上,纵然外部环境恶劣,大部分年轻人仍在认真地学习、默默地工作,各守本分,他们在为自己的前途打拚,也为香港的明天存续希望。

来源:大公报社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