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外国学者:黄之锋失参选资格乃咎由自取

Daniel de Blocq van Scheltinga

黄之锋被褫夺参选资格是意料中事,对黄及其支持者而言可谓求仁得仁。

区议会的参选资格包括承诺拥护基本法,并宣誓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但黄之锋在过去几个月的种种行径都足以证明他不符合上述两个参选条件。

香港选举条例要求参选人填写效忠声明并接受选举主任的相关查询,这点与世界各地的选举要求并无二致:从欧洲的西班牙到北美的美国,当选官员都必须宣誓拥护国家宪法。而且,在有些地方宣誓所涵盖的范围更加广泛。例如在美国佐治亚州要求所有当选官员必须宣誓拥护美国和佐治亚州之宪法,并要发誓非为共产党员。

一再回避明确答覆选举主任

黄之锋的反政府言行多得不胜枚举,几乎每个人(包括他自己在内)都预计其参选资格会受到严格审核。首先,他与"香港众志"关系密切。"众志"以"香港自决"为核心目标,而黄之锋不但是创党成员,而且还从2016年起就担任秘书长。其次,他一直支持反修例运动,对于黑衣暴徒街头施暴、肆意破坏、出言恐吓、做出种种流氓行径,他一直拒绝作出谴责。他在多次访问中被问到会否谴责此等反社会行为时总是言词闪烁,其纵暴之举明显违反基本法。

再者,黄之锋最近游走华盛顿,戮力游说美国政府直接介入香港事务、制裁某些特区政府官员和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要知道,世上几乎没有政府会容忍当选建制人士去游说外国政府介入当地事务。

像世界上许多地方一样,在香港宣扬"独立"和"自决"都是违宪违法行为。主权国对当地的分离主义运动绝不妥协,西班牙的巴斯克自治区、法国的科西嘉岛以及加拿大的魁北克都曾搞独立,但无一例外地受到镇压。

黄之锋到底是否仍然支持"港独"因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及香港基本法,这是决定他是否有资格参加区议会选举的关键。对此,他和他的后台老板都很清楚。可是,他并没有明确声明自己不会以任何方式支持"港独",反而刻意东拉西扯,一再回避向选举主任作出明确的答覆。

按剧本行事制造事端抹黑政府

选举主任多次重复询问同一问题,给予黄之锋足够的机会澄清其立场,但是他却总是言词闪烁,企图蒙混过关了事。因此,选举主任可以毫不含糊地断定:"他没有展示出其立场已经明显转变",并且"拒绝清楚地表示他个人的理念与『众志』有何分别"。

黄之锋虽然及时回应选举主任的要求提供补充资料,但他所提供的资料并不能消除选举主任的疑虑,他仍然玩弄"『港独』可作为自决的一个选项"的哑谜,这显然不利于他过关。

另一位候选人朱凯廸也曾面临同样的资格审查。当被问到是否已经放弃"香港前途自决"的主张时,朱凯廸清楚明确地回答:"是。"因此,他的参选申请得以通过。

黄之锋本可以像朱凯廸那样明确表示不支持"港独"而获准过关。可是,他故意玩哑谜,甘愿丧失参选资格。他这样做,其实是按剧本行事,目的是制造事端抹黑政府,污蔑港府"压制民主"。事实上, 黄之锋在提名遭否决后,随即举行预先准备好的新闻发布会,并声称自己无法过关证明北京左右区议会选举,指控选举主任在执行"北京的政治指令"、沦为"思想警察"。支持他的媒体立即炒作这场政治秀, 但荒谬的是,大多数外国媒体刻意隐没了极重要的背景及前因后果,隐瞒了黄之锋的虚伪。

事实胜于雄辩。本次区议会选举,虽然有候选人抱持反政府政见,但都成功过关。原因就是他们符合最基本参选条件--拥护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这一点至关重要,特区政府褫夺黄之锋的参选资格,展示了它严格把关的决心。黄之锋及其同伙必然大肆宣传,声称自己是受害方,对此特区政府必须主动出击,向公众明确解释原因、说明其所依凭的法律依据。很明显,黄之锋只须真诚放弃"港独"主张,发誓拥护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即可入闸参选。但他却冥顽不化,对于世界各地政治选举中必备的基本条件,他都坚拒接受,其参选资格被否决,乃咎由自取。

( 注:作者是国际法专家、中国事务专家,居港18年。本文的英文版原文刊登于《中国日报香港版》评论版面,小题为编者所加。)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