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放生"辱国旗暴徒 是否要庇护暴力?

一名21岁技工早前承认一项侮辱国旗罪,在沙田裁判法院被判200小时社会服务令。而另一宗在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涂污外墙案却判了入狱4周,两案轻重判刑对比强烈,引发社会高度关注。侮辱国旗案的主审法官更曾处理过同类案件,包括去年判侮辱国旗的古思尧监禁,如今却"放生"侮辱国旗的暴徒,广大市民不禁要问,法官懂不懂判断案情影响的轻重,究竟是要依法止暴制乱,还是庇护暴力?

沙田侮辱国旗罪中,裁判官指案件性质严重,但由于没有量刑指引,考虑到被告初犯,坦白认罪,亦有家人支持,报告正面良好,亦幸好案情不涉及更严重的焚烧国旗。感化官建议160小时社服令,法官认为须提高时数以反映罪行严重性,判处200小时社服令。

侮辱国旗罪的最高刑罚是"最高判监3年及罚款5万元", 法官既然认为"案件性质严重",理应判以较重的刑罚,以起阻吓之效,为何"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仅以判社服令了事呢?这么自相矛盾的处理,是否流露出法官对侮辱国旗的真实态度?

至于法官说,本案"没有量刑指引"。有媒体翻查资料发现,本案的主审法官去年处理古思尧侮辱国旗案,当时他批评,古思尧是公开、故意地以玷污方式侮辱国旗区旗,考虑到他早已有6个同类前科,判监是唯一选择。而古思尧曾因侮辱国旗被判监9个月,经上诉后减刑至4个半月。"没有量刑指引"是事实,但法官自己判过同类的案,为何不作为参考呢?

古思尧烧国旗只是搞搞政治骚,而此次反修例暴乱期间,黑衣暴徒践踏、焚烧国旗的行为司空见惯,因为侮辱国旗是一种极端、激进的政治挑衅行为,目的在于渲染反中乱港、谋求"港独"的政治意识,对"一国两制"、基本法形成重大挑战,在香港、内地及海外造成极恶劣的影响,情况比古思尧更恶劣、更居心不良。

虽然"没有量刑指引"是事实,但法官自己判过同类的案,为何不作为参考、不判反修例暴乱侮辱国旗行为实时监禁?法治不彰,"港独"言行势必有恃无恐。有法律界人士指出,外国涉及侮辱国旗的案件,被告一般起码被判一两个月监禁,否则不会有阻吓力,裁判官如此宽待暴徒,反映本港司法人员并不觉得侮辱象征国家主权的国旗是一件重要的事,"反映他们的国家观念极其薄弱,对维护国家尊严漠不关心"。

与本案判决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名涂抹美国驻港总领馆大闸的内地人士被判实时监禁4周。两案判罚对比,厚此薄彼相当明显,更令人不可接受。《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指出,为什么涂损领馆的下场是"判处监禁4周",而侮辱国旗的结果只是以小时计的"社会服务"?赤裸裸的双重标准、裁判量刑的巨大差异,让"法律到底是止暴制乱的工具,还是庇护暴力的道具"成了所有爱国爱港人士心中大大的问号。  

基本法第一条就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在香港这个中国的领土上,公然侮辱中国国旗,无论从法理、情理、社会观感来看,都比涂抹美领馆外墙严重得多。

国家主权神圣不可侵犯,在维护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的问题上,从来没有什么可以商量的余地。愈演愈烈的暴力面前,法律武器必须发挥遏制犯罪、震慑暴徒的作用,这才是法治社会应有之义。希望香港的法官能够明白。

来源:文汇报 作者:李律声 香港群策汇思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