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香港太乱 港生家长送子女北上读书避祸

图:港生北上求学的选择愈来愈多,既体现了国家对港生的关爱,也是一个双赢的选择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对于深圳市罗湖港人子弟学校校长陈海源来说,这个学期显得更加忙碌。近几个月,不断有港生家长辗转到该校,希望孩子能从香港北上插班就读。“这些家长认为香港太乱,担心孩子受到影响,而内地安宁,选择来到港人子弟学校,也是一种和平诉求。”陈校长说。据悉,由于需求太大,校方应香港有关方面邀请,近期将来港举办简介会,让更多港生家长了解学校及港生到深圳就读的具体问题。

据大公报记者了解,自香港暴乱以来,深圳很多中小学校尤其是与港生接轨的学校,纷纷接到港生家长的查询,问转到深圳就学可不可行。与此同时,过往辅导“双非童”赴港就读的中介生意冷落,反而有家长希望中介倒转帮他们安排孩子到深圳读书,更有一些港生家长为了方便港生到深圳读书,萌生到深圳买楼的念头。

大湾区机遇多 全世界看好

这边厢,内地学生“赴港热”在降温;那边厢,港生北上渐成新风。记者细问多位港生家长,箇中原因除了香港目前的气氛环境令人不放心外,内地迅速发展、就业机会大增、创业空间宽松,尤其是粤港澳大湾区和深圳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提出,都是吸引港生北上求学的重点。

“内地现在发展快,机遇多。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的出台,深圳社会主义现行示范区的提出,全世界都看好这里,港人近水楼台,更应该主动融入。”家住沙田的王先生表示,随着“双区”概念的提出,大湾区城市、尤其是深圳再次引起港人关注,王先生的女儿在深圳福田一所小学就读,“在内地读书可以认识到真实的内地,增强孩子的国家认同感,孩子不再对身份认同感到迷惘。”

“过往对内地学校存在误解,以为内地教育相对落后,校舍残旧。但事实却是,内地学位竞争激烈,教师水平和学生素质也高。”王先生告诉记者,内地升学选择极多,很多在内地有业务的香港机构,对同时熟悉内地与香港的人才非常渴求,若拥有内地就学经验,可以建立人脉,有助将来事业发展。

两地同宗同源 家长双赢之选

深港截然不同的教育体系是否北上读书的绊脚石,可能是不少港生家长的忧虑。王先生说,两地文化同宗同源,多接触其他地方的学生,只会对适应和拓展眼界大有帮助,加上孩子北上求学的选择会愈来愈多,既体现了国家对港生的关爱,其实也是双赢的选择。

虽然深圳学位紧张,但目前港籍学生在深圳仍有多条途径可以入学。深圳现时有240多间民办中小学校可招收港籍学生,港籍学生还可以就读与香港教育接轨的两间港人子弟学校和九间开设“港籍学生班”的民办学校。

教联会:查询湾区升学明显上升

“香港的风波相信不会短时间解决,警员在这场抗争中无疑是压力最大的群体之一,而他们的子女也无可避免或在校园受到欺凌。”深圳罗湖港人子弟学校港方校长廖翔显表示,近期接到香港家长为子女谘询到大湾区升学的个案明显上升,有些家庭两夫妇都是警察,没有时间照顾孩子,刚好港人子弟学校就提供住宿,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这也可帮港人渡过这个难关。

廖校长续说,深圳市政府的优惠政策还包括北上工作的港人如有大陆居住证,入读符合《深圳市民办学校义务教育阶段学位补贴办法》规定条件的深圳市民办学校学生,将会获得7000元的入学补贴,相信可以抵扣掉大部分学费。

2001年,罗湖区港人子弟学校成为国内首批获得香港官方派位的学校,实现了与香港教育的无缝接轨,今年入读学生有200多人,全校目前有1300余名学生,其中超过40%为香港人,学生可以选择参加香港的中学派位。

近期社会纷争不断,教联会亦收到不少警员查询,想为子女谋划到大湾区升学。教联会会长黄均瑜表示,港人谘询到大湾区升学的事宜有很多因素,或与近期社会事件有关,他认为内地开办的港人子弟学校,是给港人多了一个途径和选择。

子弟校未办中学 港人吁连贯式教育

家住上水的刘女士有两个孩子,大的正读中学,小的则读小学。眼见今日香港的环境,她想让孩子北上深圳就学,但查询后发现,入读小学虽然操作繁琐,但还是有机会;然而中学则因内地学籍问题,港生只能入读学费昂贵的国际学校。

据了解,由政府承办的内地港人子弟学校,目前只有小学,未有中学。像刘女士这样的个案并非少数,不少港人反映,期望相关部门未来进一步完善政策措施,为香港学生提供更好的升学安排,“希望政府能够将小学、初中、高中完善,形成连贯式的教育。”

港生踏进校园 体验内地实况

不少北上求学的港生告诉记者,香港一些媒体不停对内地作负面报道,影响之下,一度产生不佳的印象,但北上踏进校园,接触社会,才发现实况并非如此,认识的同学都非常优秀。

他们也会向内地同学介绍香港的发展,互相交心,才能用多角度思考去认知香港、认知内地。

除了中小学,亦有很多港生家长表示,希望孩子能到内地读大学,毕业后在大湾区就业发展。

家长冀推“返回”机制 助双非童回流

图:“双非童”若选择跨境就读,每天就要踏上披星戴月的求学路

深圳人李女士的女儿是俗称的“双非童”,小女孩从幼儿园开始,上学下课每天花五小时。女儿读小学时,她曾经一度犹豫应否转回深圳就读。若选择跨境就读,女儿从六、七岁起就要踏上披星戴月求学路;不跨境的话,私立学校的学费并非他们家境承受得起。

赶跨境校车难参加课后活动

眼见三年跨境读幼儿园都能坚持,李女士最后让女儿继续留在香港上小学。未够七岁,女儿已习惯了天天清早五点多起床,八点前赶到学校上课。李女士说,“去香港生孩子,说老实话,我现在很后悔,让孩子在那边读书更后悔。”

家住南山的肖女士有一女一子,大女儿在深圳出生,在深圳读书,小儿子在香港出生,只好留在香港就读。别的家庭,大的孩子可以辅导小的做功课,但弟弟因为用繁体中文和英文读书,姐姐帮不到忙。“香港小学一般下午四点放学后,都会有各种兴趣班,但儿子要赶跨境校车,未能参加,也难以完全融入香港的教育。”肖女士曾经不止一次想将儿子转回内地就学。

不少“双非家长”想放弃香港身份,让孩子重返内地读书,但目前还没有相关的返回机制出台,他们希望能有相关机构推动成事。

另一方面,当初为了让“双非孩子”成功入读香港学校,不少“双非家长”在深圳报读英语、粤语等港校适应班。罗湖一家专门辅导“双非童”的中介机构,其负责人表示,今年开始业务不断萎缩,因为不少“双非童”回流内地就学,负责人对记者说,“由于是跨学期,深圳本地的学位也紧张,关键是学籍不好办理,回流的趋势是有,但成功的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