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暴徒阴招 假血屈警

图:男戏子毫发无损,戴帽“化妆师”手拿假血浆包(红圈示),为其涂抹假血,男戏子即现“血下巴”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搞事暴徒又出阴招,血浆扮伤“老屈”警暴!昨日沙田暴乱中,有直播画面戳破搞事分子以假血浆涂抹在“戏子”面部,试图夸大伤势抹黑“警员乱打人”,继而为“警员打死人”的谣言添上“新佐证”。暴徒过往已多次造谣造假,引发一场又一场暴乱,由尖沙咀“爆眼女”到太子站“死人”,从新屋岭“强奸”到彦霖“被杀”,借助谣言煽暴的卑劣行为十分可耻。

暴徒昨日煽动“七区行街”搞事,沙田新城市广场昨午有逾百人聚集。下午4时许,一批黑衣暴徒破坏港铁沙田站设施,用铁锤打烂入闸机,在本来已损毁的闸机显示屏上倒水,其后向新城市广场逃去。防暴警约20分钟后赶至,进入商场制服多人,有暴徒于高处向警方投掷杂物,警方一度举枪示警。警察约于10分钟后撤退,暴徒仍然未有停手,不停投掷杂物,又以粗口指骂警方。警方撤退后,仍有近百人于新城市广场聚集及叫嚣。

暴徒大话冚大话图“消毒”

警方进入新城市广场搜捕期间,多人报称受伤,坐在地上等待治理。一名戴白色帽、白色口罩、身穿黑白间条裙的女人于伤者中穿梭,电视直播画面所见,她假装为伤者疗伤,实际上是手持假血浆,在“戏子”面上涂抹,企图夸大他们的伤势。只见原本额头未有任何伤痕血污的“戏子”,经她一秒涂抹即变“重伤”,“血流披面”。

暴徒并非首次利用假血浆抹黑警方,《大公报》早于9月已经揭发,有暴徒购买血浆包,图制造被警方打伤的假象。万圣节刚过,大公报记者发现,网上近期热卖用来扮鬼扮马的假血浆包,三元起就有交易。网上亦有贴士教人如何自制假血浆包。

在假血浆事件“穿煲”后,有暴徒即时在社交网站“消毒”,称涂抹的不是血浆,而是深紫红色的“紫云膏”,但直播画面所见,身穿黑白间条衫、戴帽女子手中拿的明明是血浆包,非膏状物体。

所谓“紫云膏”,被指疑似暴徒幕后“黄医”组织“国难忠医”派发。

造假煽暴 “工多艺熟”

爆眼女密冚伤势

一名女子于8月11日尖沙咀暴动中右眼受伤,暴徒声称警方用布袋弹射伤该女子眼部,狂言要警方“还眼”,引发一次又一次暴乱。虽然警方多次公开呼吁该女子提供更多资料,但该女子却发律师信反对警方索取其医疗报告,密冚受伤真正原因。

太子站藉“死人”过桥

暴徒声称警方8月31日于太子站“打死人”,纵使警方及消防多次澄清根本无死人,惟暴徒故意发酵谣言,藉此冲击毗邻太子站的旺角警署,又在太子站出口烧香、插花做“大龙凤”,声称拜祭太子站“亡魂”。

新屋岭“强奸”子虚乌有

部分8月至9月初暴乱被捕者一度被扣留于新屋岭扣留中心,有人声称警方于新屋岭滥暴,更诬指警员强奸被扣留人士,警方断然否认指控。投诉警察课至今没有接获相关投诉,明显是有人造谣抹黑警队。

消费彦霖之死搞破坏

职业训练局青年学院15岁女学生陈彦霖,于9月被发现浮尸油塘对开海面,陈母接受访问已表明女儿受思觉失调困扰,是自杀身亡,惟暴徒仍然不断消费死者,造谣指彦霖被警方杀害弃尸,更多次破坏彦霖生前上课的调景岭知专设计学院。

轻判欠阻吓 辱国旗再现

图:昨日沙田新城市广场内再有暴徒侮辱国旗

昨日中午,暴徒在沙田新城市广场搞事期间再度有人侮辱国旗,之后有人发现国旗被弃置于商场外的花槽中。

暴徒上月于沙田新城市广场搞事期间,有暴徒践踏国旗之后,将国旗扔进喷水池,该名21岁冷气技工学徒早前承认侮辱国旗罪。审理案件的裁判官李志豪称,案件不涉及较严重及危险的行为,如焚烧国旗,加上被告没案底,以及承认控罪,判被告200小时社会服务令。各界纷纷表示,刑罚不够阻吓力,促请律政司提出上诉,并对法院量刑作出较为清晰的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