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部门不配合警队 止暴制乱永无期

最近政府一再强调要落实止暴制乱,并且会对因为暴力事件受到冲击的中小企业和零售业给予纾困的帮助。但是因为手续麻烦、金额太少,中小企业都说根本就不能为中小企业减轻困难,这些措施实在太“离地”。大多数建制派提议税务局免收预缴税一年,反而更有利于帮助中小企解决周转不灵的问题,但政府却没有接受。

个别部门的荒谬举动

中资银行及商户在暴乱中遭到黑衣暴徒打砸烧,行凶的暴徒却没有尽快依法惩办,投资者安全的营商环境没法得到保障,官员仅仅是谴责暴徒的所作所为,未有提出政策和措施帮助被打砸烧的中资银行和商店。在这样的环境下,多家中资银行及商户连番遭到暴徒破坏,只能在店外设围板自救。但纵暴派立即向政府投诉,指中资银行和商户加装围板是僭建、阻塞行人通道、违反《消防条例》云云,结果地政总署向部分发出警告信。

纵暴派的动机是相当清晰的,中资银行和商户加设围板,暴徒不能轻易闯入打砸烧了。于是,纵暴派利用潜伏在政府部门内的“黄丝”向中资银行和商户开刀,透过地政总署发信要求银行和商户一个月内拆除围板。有关做法引来抨击后,地政总署立即表示因应银行和商户的保安需要,决定暂缓执法,但要求商户尽可能将临时围板后移,减少阻碍行人通道。

事实上,除中资银行外,多家银行也因为保安的需要在分行外加设围板,但没有收到地政总署的警告信;而不少地铺进行装修工程时,也在店外加设围板,但商户不需要向地政总署申请,工程尽管长达两三个月也不会收到警告信。为什么地政总署会对中资银行和商户特别严苛?地政总署未知如何配合特区政府的止暴制乱任务?还是屈服于纵暴派的压力?

许多爱国同胞都很清楚知道,回归二十二年,大量“黄丝”渗透到不同的政府部门,甚至有纪律部队内的“黄丝”在网上散播了警队机密资料,参与了起底的活动。教育部门更加纵容“黄师”在学校里面利用通识教育和考试题目,散播反对“一国两制”、反政府的思想,让青年学生走上了激进的道路。某些法官对煽动、参与暴乱的人网开一面,准以保释候审或轻判。香港电台更加肆无忌惮,天天播放支持暴徒的电台和电视节目。食物环境卫生署有法不依,不去清理所谓的“连侬墙”,更没有向贴街招的人发出定额罚款通知书。

中资银行和商户得不到特区政府有效保护,香港法例形同虚设,但地政总署却非常勤力,接到纵暴派政客投诉便立即执法,难怪有建制派苦笑说,我们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结果却被个别部门用法律的武器来对付我们?这是不是最大的讽刺?

“黄丝”渗透关键岗位

绥靖主义并不是空洞的。持续五个月的香港暴乱说明,英国人撤退之前发出了居英权,在政府的关键部门部署了“战略盟友”,这五个月来潜伏在不同部门的“黄丝”都出动了,甚至西方国家游行示威不会冲击机场,也因为港英残余势力控制着机场的运作,也知道政府采取什么措施,结果他们成功地利用内部的运作知识,一度瘫痪了香港机场,让四十多个国家对香港发出了旅游警告,香港的航空业和酒店业一落千丈。对于香港集体运输系统的破怀和打砸烧,暴徒们也通过内线,掌握了运作的关键技术,可以熟练地进行快闪袭击,又准又狠。

暴徒们的“屠龙队”更加非常熟悉防暴队装备和运作以及队形的弱点,能够掌握袭击落单的警察的窍门,令其受到重挫,全身护甲最薄弱的地方是颈部和眼部,暴徒们就专向警察的颈部和眼部袭击,知道警察制服不能防御腐蚀液体,而且很难除下,他们就用腐蚀弹进攻。多部门多层次是这次绥靖主义发挥作用的特点。这是非常周密的、互相衔接、通盘部署、一环紧接一环的“黑色革命”,从动员宣传到最后利用法律武器放人,统统都使用出来了。

政府部门各自为政,仅仅是表面的现象,实际里里外外都很有默契。政府各部门止暴制乱时没有队形、混乱不堪,甚至精神分裂,或者拒绝建制派议员提出的纾解民困和有效止暴制乱的建言,但各部门内的“黄丝”却有一个共同的思维逻辑,就是要降低和瘫痪特区政府的运作能力,以“两制”否定“一国”,反对国家的主权和安全,间接配合美英的部署,让动乱拖延五个月仍不停止。香港的形势是严峻的,市民所忧虑的,正是政府内部的阴阳怪气表现。

作者:陈光南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