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退休裁判官黄汝荣轰司法欠监管

图:黄汝荣向记者列举多宗惹巿民质疑的判案,当中更涉及司法人员行为不当问题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咬断警指案被告获准保释;黄之锋、周庭涉嫌号召包围警总,获准保释离境外游;涉袭警被告两度违反宵禁令,获缩减宵禁时间;多宗涉及暴动罪被告获法庭宽松保释……舆论质疑“警察捉人、法官放人”。近日一宗侮辱国旗案,被告罪成获轻判200小时社会服务令,与早前另一宗美领馆涂污案被告即囚四周相比,法官的判案标准亦惹人质疑。香港引以为傲的司法公正,会否受政治偏见以及小圈子文化影响?退休裁判官黄汝荣直言“而家司法制度无王管”,可能会侵蚀“一国两制”的成功实践。

香港司法人员的聘任及升职,按现行香港法例第92章《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条例》,是由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建议予行政长官任命,换言之,由裁判法院到高等法院上诉庭,主宰各级法官步步高陞及延聘的大权,落在以九名成员组成的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手上。曾任18年裁判官的黄汝荣退休裁判官(黄官)以自己为例,直斥“根本上系有法不依,而家司法制度系无王管!”

批评裙带关系官官相卫

黄官指出,按机制司法人员职位的聘任是公开招聘,但实则内部已物色人选。黄官忆述1998年他获聘任为暂委裁判官,到了2001年有裁判官职位空缺,该职位虽已例行刊登公开招聘,他获内部通知叫他申请,“程序是否真的按推荐委员会条例?不是。”而面试决议其聘任时,只有五名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成员列席,并非法例列出的主席连同不少于六名委员:“完全无follow the rules(依规例),到而家都无改善到,我同司法部无仇无怨,我想外界知,纯想社会好,而家司法部真系荒谬(ridiculous)。”黄官表示,获得总裁判官(Chief Magistrate)推荐,其他法官不会反对。

黄汝荣又批评司法机构裙带关系密切,有官官相卫现象,在推荐委员会内律师公会、大律师公会有影响力,现届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的大律师公会代表,正是被大律师公会会员批评政治骑劫公会的大律师公会主席戴启思,而另一名被视为马道立热门接班人的张举能法官,与戴启思同期于今年七月一日起获委任入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张举能法官与公民党一班核心成员熟稔,他曾跟余若薇学师,又是梁家杰的“学弟”,张举能2016年获升任法院首席法官时,吴霭仪赞扬张官虽年纪较轻,但不担心其经验不足。去年10月,张举能再获晋升为终审法院常任法官,公民党郭荣铿赞道:“是普通法一等一司法人才”。有司法界人士形容,张举能的政治立场深藏不露。

政治笼罩各级法庭

另一名不愿具名的前裁判官透露,政治无可避免已笼罩法庭,各级法庭不乏政治立场鲜明的法官,当中包括参与港大校友关注组联署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高等法院原讼庭一位法官。原讼庭法官的职权包括审理不服裁判官判决的上诉案件。而黄汝荣亦直指,现时暴动案多名被告获法庭准以低保释金额保释,保释制度宽松,也与裁判官个人盘算有关。黄汝荣称:“而家啲裁判官最怕畀上面原讼庭啲官闹,个个放最好,又唔需要写咁多理由,尤其系刑事案,你钉一个被告要写长篇大论判词,每个疑点你都要解释,个个(裁判官)咪开始放囉。”

黄之锋、周庭涉嫌号召包围警总,被控“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主任裁判官钱礼准二人保释离港。现年62岁的钱礼早已年过退休之龄,刚于今年年中获延聘,据悉钱官已多于一次获延聘。《大公报》向司法机构查询,发言人回覆指裁判官的法定退休年龄为60岁,根据法例行政长官按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推荐批准该退休人员继续服务,以总计五年为限,钱礼2017年9月已届法定退休年龄,其延长任期安排均按既定机制处理。

时任主任裁判官练锦鸿审理沙田新城市广场涉嫌咬断警指案,被告为港大毕业生杜启华,练官曾质问控方“案情点严重”,但最终仍批准杜保释。当了18年主任裁判官,今年已届60岁退休之龄的练锦鸿获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推荐,成功获升职为区域法院法官,可延续法官仕途至65岁。

而家法治破坏,令人痛心!

曾审理多宗贪污及与知名人士有关案件的黄汝荣,退休前曾报案质疑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妨碍司法公正,震惊司法界。时任常任裁判官黄汝荣2014年因拒绝一宗毒品案被告保释,而被高等法院暂委法官司徒冕点名批评他滥权,黄官遂透过内部机制投诉司徒冕法官,不过黄汝荣感到司法部审议这宗内部投诉时过程不公义,他向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总裁判官李庆年及主任裁判官吴蕙芳提出刑事投诉。

不过,律政司谘询御用大律师意见后不接纳黄汝荣的刑事投诉。黄官指司法界对他的案件噤声,只有一名外籍法官曾写信给马道立批评司徒冕法官处理失当。黄官指公义未得到彰显,每况愈下,“而家法治破坏,令人痛心!”所以他今次再站出来发声,希望唤起公众监察法庭。

“法官不是神,并非不能批评”

获续聘的东区裁判法院主任裁判官钱礼,审判涉及政治暴动的案件,屡被质疑判案不公。2015年她审判四名被告在2014年违法“占中”期间以铁马及砖块冲击立法会,令立会大楼玻璃门及多处损毁,被控刑事毁坏罪及非法集结罪,钱官判四名认罪被告一百五十小时社会服务令及缴付五百元堂费,律政司上诉后,法庭才改判三人入狱三个半月。

今年7月14日涉嫌在沙田新城市广场袭击两名便衣警的被告梁柏添,涉两度违反宵禁令,却获钱礼批准缩减宵禁时间以方便被告读书及工作。保释松手的钱官,8月30日批准涉嫌号召包围警总的黄之锋、周庭即日以一万元保释及短暂离港。港独分子“香港人优先”招显聪,2014年应讯闯军营案时,招在法院外高叫“独立建国,香港万岁”等乱港口号时被路人陈岳贤掌掴,钱官的判词指出案情严重,涉及干预言论自由。她的判词认为招显聪高叫“独立建国”是言论自由,陈岳贤则是干预招的言论自由。

“蔑视法庭”变“尚方宝剑”

退休裁判官黄汝荣批评司法部以“司法独立”、“蔑视法庭”作为尚方宝剑,令外界不敢批评法官。他说:“司法独立四个字好笼统,法官裁决过程我哋唔干预,唔代表法官作出一个裁决后的行为不能干预。”黄官直言有需要监察法官,他说即使在英国,民众批评法官的裁决不会构成蔑视法庭“法官不是神,并非不能批评”。黄汝荣已整理共十八宗判决不公义的案件,包括涉及司法人员(裁判官)行为不当的未曝光案件,希望能在立法会公开传召有关人士,让公众知情。

港司法史书 耗百万迟迟未面世

有报道指历史学家克里斯托弗穆恩(Christopher Munn),于2013年受香港司法机构委讬,撰写回归前香港司法历史,耗费一百万元公帑,书本迟迟未面世。据说是因为有司法界权威担心回归前法官的不光彩事情曝光,对司法机构构成负面影响。

克里斯托弗穆恩受讬撰写香港司法机构由1841年至1997历史,他于2016年年底完成,并提交了手稿,但至今逾两年多,这本书仍未面世。

报道指原来克里斯托弗穆恩如实纪录了两名香港高等法院法官的丑闻,包括1988年高等法院法官Patrick O'Dea,在法院审理案件时被发现偷看欧美色情禁书《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另一名高等法院法官Miles Jackson Lipkin被揭虚报年龄及当军纪录,以及与妻子涉及福利欺骗罪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