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煽暴派,还好意思吃人血馒头?

■「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前日在太古城發生衝突時,被一男子突然咬斷左耳。 法新社

■“民主动力”召集人赵家贤前日在太古城发生冲突时,被一男子突然咬断左耳。 法新社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煽暴派对黑衣魔屡次针对建制派候选人、对市民动私刑视而不见,惟前晚太古城一名据传有精神病记录男子持刀向街坊施袭,并咬掉上前发生冲突的“民主动力”召集人赵家贤耳朵后,煽暴派立法会议员昨日随即发表联合声明“谴责暴行”,并声称事件“令人担忧有人针对‘民主派’候选人”云云。多名政界人士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强调,对任何暴力事件均零容忍,认为今次事件实属不幸,但煽暴派一再纵容暴力,今次因赵家贤受袭就扯到区议会选举,令人感到煽暴派狂食“人血馒头”,只关心自己议席,视社会安宁于不顾,手法凉薄。

据事件中受袭市民描述,该名施袭的持刀男子,原本在与市民口角,其后高呼“光复台湾”,继而动武。施袭者的目标本来不是赵家贤,惟赵家贤上前发生冲突而被咬耳朵,惨剧因此发生。

不过,煽暴派立法会议员的声明则不理前因后果,直接称有关“现象”令人“担忧有针对‘民主派’候选人,消灭异见之嫌,更令人忧虑选举的公正性受选”。虽然如此,他们又“警告”特区政府“切勿自制混乱”、不能以此为“借口”去“拖延”或取消区选云云。多次对建制派候选人受滋扰、受恐吓视而不见,并无视市民被暴徒动私刑的煽暴派议员,今次亦因为赵家贤受袭而“谴责暴行”。

卢瑞安:争政治本钱本末倒置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卢瑞安指出,对任何暴力均零容忍,而从愈来愈多已披露的资料显示,今次事件实属不幸,与区议会选举拉不上任何关系,但煽暴派却不分青红皂白,甚至是以一种恶人先告状姿态去“警告”特区政府,令人感到莫名其妙之外,更凸显煽暴派正利用今次事件,大食“人血馒头”,只记挂争取政治本钱,做法完全本末倒置。他还批煽暴派平日为何不批评黑衣魔纵火、滥用私刑,“又唔出声谴责?”

葛珮帆:事件因子月持续暴力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表示,对于今次暴力事件深表遗憾,并祝愿所有伤者早日康复。她强调,建制派一直以来明确反对任何暴力行为,亦反对以暴制暴,因为暴力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但面对市民因暴力事件而受伤,煽暴派却只识急急发表所谓联合声明,批评政治对手,藉机形容是“针对他们的候选人”。

她说,其实今次的事件实属不幸,更是过去数月累积下来的暴力,演变成民间的暴力冲突,煽暴派就拿作政治抹黑,这种利用不幸者做幌子屈对手、“食人血馒头”以换取选票的行为,实在非常卑鄙。

郭伟强:暴力全因黑衣魔挑起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郭伟强表示,众所周知,近数月的暴力事件,全为黑衣魔一手挑起,各界已无数次呼吁各方冷静,但煽暴派为求一己的政治利益,不断煽动市民情绪,已到了一个相当危险边缘,担心未来还会出现难以想象的局面。郭伟强批评,事件还未有一个清晰情况前,煽暴派却以选举角度,大肆评论,食尽“人血馒头”,企图达到抹黑中央及特区政府的目的,藉激起市民不满政府的情绪,捞取政治本钱,只关心选举及如何霸位等。

另外,民建联昨日在facebook发表帖文指,煽暴派议员过往用不同标准对待暴力行为,甚至包庇暴徒滥用私刑,最终换来今天变本加厉的情况。民建联认为,任何暴力私刑行为都不可接受,恶行令人发指,对此予以强烈谴责。

赵家贤已报名参选港岛东区太古城西选区,同区候选人还有经民联丁煌。

赵家贤阻警“入城” 警撤离难速擒凶

■趙家賢(右)過往曾多次阻撓警方行動。 視頻截圖

■赵家贤(右)过往曾多次阻挠警方行动。 视频截图

太古城前晚发生持刀伤人案,太古城西区议员、“民主动力”召集人赵家贤混乱期间被人咬甩耳仔,据了解事发前曾有防暴警进入屋苑平乱,完成任务后便撤出,故血案发生时屋苑内已没有防暴警驻守。有网上影片显示,防暴警之所以没有久留,原因是赵家贤等地区人士过去曾多次阻挠警员驻守。若非赵家贤等人经常赶走防暴警,或许持刀疑凶早已被制服,这场惨剧也可避免。

屈警擅入屋苑阻前行

从网上影片可见,早前警方接报知道太古城有人搞事后,派出防暴警进入屋苑内平乱,但赵家贤获悉后便拉大队阻截防暴警进入屋苑,赵家贤不断表示:“这是私人范围,这里没有罪案发生......”他质疑警方“擅自”进入屋苑的私人范围,又要求与指挥官“理论”一度阻挡警员前行。

当时,警员已解释警方有权进入屋苑处理罪案,重申:“有冇事发生不是你说了就算,你不要阻我们做嘢,我们处理完如果无事,正常情况下就会走。”防暴警还苦口婆心说:“我们是为了你屋苑的安宁才入来,无事发生就会走。”

从影片可见,赵家贤等人的态度令防暴警在完成任务后,便马上撤离,没有在屋苑久留。讵料,前晚屋苑在无警员驻守下爆出血案,伤者当中还包括早前将防暴警的一片好心当狗肺的赵家贤。

传有精神病史 咬耳男曾捅妻

太古城中心外前晚(3日)发生伤人及打斗事件,共5人受伤 ,民主党区议员赵家贤被咬甩左耳。昨日赵家贤已经做手术驳回耳仔,原本危殆的两名伤者转为严重,包括一名对赵家贤施袭的男子。据媒体报道,该名男子有精神病和家暴记录,曾经持刀伤害太太,需定期到东区医院覆诊。

媒体指疑犯要定期覆诊

昨日网上有人爆料称,施袭男子姓陈,祖籍浙江,1970年出生,家住太古城银柏阁某单位,与伴侣育有二女,女儿均为美国籍。他患有酒精依赖症,有家暴史,曾用刀捅伤其妻。他于今年9月底开始失业,至今仍是无业状态。

另有媒体报道,施袭男子需定期到东区医院覆诊,最近一次覆诊为9月底,当时医生判断他没有太大问题。社会福利署回应香港文汇报查询时指出,事件中涉嫌持刀伤人的男子并非社署社工跟进的个案。

太古城打斗伤人事件中,初期有两名男子情况危殆,一男一女情况严重,另一名男子稳定。直到昨日,原本危殆的两名伤者已转为严重,包括上述咬耳事件的施袭者。警方将该事件暂列为伤人案,交由东区重案组警员调查。

持续暴力或令患者恶化

根据政府于2015年公布的全港精神健康普查数据,本港一般精神疾病的患病率为13.3%,推算约100万人患有焦虑、抑郁等精神问题;思觉失调、躁郁症等严重精神病患者占比2.5%,即近20万人。

持续的社会暴力,可能令普通市民患情绪病,而原本已罹患精神病的人在暴力浪潮下病情或会进一步恶化。

精神科专科医生叶沛霖表示,暴力冲击蔓延各区令大量市民深受其害,有人因政见问题而被袭击,从而患上“压力创伤后遗症”(PTSD),出现抑郁及焦虑等情绪问题,原本已经受精神问题困扰的病人在示威浪潮下可能病情恶化。他指出,暴力冲击为港人埋下“都市炸弹”,部分人或难耐精神冲击而做出不理智行为,其实这些人也是事件的受害人。

为减低是次风波对情绪的影响,叶沛霖建议市民减少观看有暴力画面的新闻,可尽量选择文字版,少看图片和影片,切勿将冲击直播当成电视剧追看。

他并建议市民在上床前两小时尽量停止观看相关信息,以免影响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