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煽动暴徒“送头” 拉仇恨图谋区选

香港刚过去的周六、日再次烽烟四起,先有纵暴派公然为暴徒搞局,在维园举办所谓的选举聚会,协助暴徒集结,之后再去港岛到处破坏,但多名纵暴派区议会候选人也自作自受,因为阻碍警察执法等原因被捕,政治油水没有抽多少,却被警方拘捕,可说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至于暴徒虽然在港九到处纵火、打砸,暴力袭击不同政见者,但在警方的主动出击之下,亦成功将大批暴徒拘捕。

暴徒“战斗力”急剧衰弱

至于周日的多区破坏,不过是暴徒眼见周六被重创而心生不忿,于是又在网上动员“炮灰”在不同商场、不同屋苑搞事,以为可以多点“开花”,但实际却是将已经不多的人手再次分散,变相警方更容易清场及拘捕,两日下来,暴徒可说被警方打得没有了脾气。

近期暴乱又再出现新形态,一个主要特点是暴徒依然乐此不疲、每日都去搞事,但其“战斗力”却大幅下降。这里说的“战斗力”,不是说他们的破坏力下跌,而是暴徒被大量拘捕的情况不断出现,这在前一段时间是鲜少见到,当时往往暴乱由朝打到夜,前线警员冒着极大风险,甚至造成不少受伤才可以拘捕几十人,断不会如现在般动辄拘捕百人以上,警员拘捕变得更加轻松。这一方面固然与警队的部署得当,由以往的驱散变为围捕,前线警员士气高昂有关,但另一方面也反映暴徒的“战斗力”、部署、战略正在大幅衰退。

据一些知情者透露,经过5个月的暴乱,最核心的“勇武暴徒”不少已被捕,一些僱佣兵亦已逃离香港,连幕后组织者亦没有再在现场安排策略。现在已经鲜见暴徒敢于在大街上长时间与警方对峙甚至对攻,相反暴徒现在采取的是“流寇式”破坏,一见到警员就逃走,通过变装,通过假记者黑记者、假社工黑社工等掩护,到处破坏,一打即走,主要逃进广场及屋苑祸水东引,成为这段时间的主要策略。而这种策略恰恰反映暴徒的战斗力正在急剧衰弱,加上其支持民意大幅下滑,才需要采取这些毫无意义和作用的破坏。

为什么说这些破坏是没有意义?暴乱目的就是向政府施压,迫使其接纳要求,但暴徒的所谓“诉求”都是不切实际,不具有可行性,根本不可能被接纳,就算他们日日破坏也不会改变政府立场。而且,他们破坏的社会秩序,损害的是经济民生,其所谓“揽炒”思维等如同“食砒霜毒老虎”,以为要挟他人,实际是毒死自己,不会得到市民支持。

至于暴力路线,暴徒要打又打不过警队,暴力升不了降不了,处于进退维谷境地,这样的破坏对香港固然造成损害,但他们也不会得到什么,得到的是只会是愈来愈多暴徒被捕;愈来愈多政府内鬼被暴露出来,除非被捕就是暴徒所希望争取的目标,否则他们现在无谓的暴力行为、无聊的周末破坏完全是毫无意义,但问题是这些无意义无作用的暴乱又是谁煽动?目的为何?

为赢区选送“勇武派”去死

其实,近期的暴乱都是由一班幕后黑手,通过Telegram、连登讨论区等发帖举办各种挂羊头卖狗肉的行动,主要是挑动一群最激进的暴徒,煽动他们参与并在活动期间发难。而这些激进暴徒基本已经失去了基本的智力、分析力,一见到发帖、一见到有活动就会如中邪般出发,幕后的发帖者根本不需要现身,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就可以挑动一班暴徒今日到九龙搞事,明日到港岛,如扯线公仔般被这些幕后黑手操纵。

幕后黑手目的很简单,他们并非期望通过这些行动可以打败警队、迫政府就范,而是有两个目的:一是将暴乱引入民居,引入他们选区,并“迫使”防暴警察入内与居民发生冲突。二是借这些无意义的冲击,将大批暴徒“送头”,让他们被拘捕。从而在社会上制造大量冲突,在社会上“拉仇恨”,挑动警民对立、挑动建制与反对派的对立,为的就是区选。

纵暴派要赢得区选,就需要制造一个高度对立的环境,以为制造一个充满恨意的氛围,才可以激发更多支持者出来投票,所以幕后黑手不断煽动暴徒“送头”,愈多人“送头”,愈多人被捕,包括青年、社工、记者、消防员,客观效果就可以不断在社会上“拉仇恨”,而通过仇恨拉票本来就是反对派一贯的选举伎俩。

现在幕后黑手也是一样,他们根本不在乎暴徒的安危,他们只需要不断发起各种破坏行动,让一班匹夫之勇的暴徒不断被捕,不断爆发冲突,并将这股怨气延伸到区议会选举,届时纵暴派参选人将可大食“人血馒头”,至于这些被捕暴徒的前途及未来,却非这些黑手所考虑。所以,可以预期到投票日前夕,各种暴乱破坏仍将无日无之,因为黑手看穿政府不敢取消选举,自然就有恃无恐。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