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反对派从不与暴力割席 谈何谴责暴力?

太古城中心周日晚发生严重流血冲突,造成多人受伤,其中反对派当区议员、“民主动力”召集人赵家贤的耳朵更被人咬下,场面触目惊心。反对派立法会议员随即发表联合声明,对事件表示愤慨,强烈谴责凶徒暴行,声明并指,近期“民主派”区议员候选人屡遭袭击,暴力程度日益恶化,令人担忧有针对“民主派”候选人,消灭异见之嫌,令人忧虑选举的公正性受损云云。反对派对待暴力持双重标准,对于暴力的不割席,对于暴徒的包庇煽动,正是导致今日黑色恐怖笼罩香港的主要原因。反对派从来不肯与暴力割席,说明他们本身就是“黑暴”的一分子,是暴力的始作俑者,有什么资格谴责暴力?这份声明不但虚伪,更是贼喊捉贼,将反对派的“纵暴”嘴脸暴露无遗。

固然,任何暴力都必须谴责,任何暴力都必须追究,但反对派对待暴力却有完全不同的两把尺,对于反对派人士受袭,反对派又声明又谴责,七情上面,但对于建制派人士以至一般市民被暴徒“私了”,被打得头破血流,甚至被除裤羞辱,反对派却不闻不问,从来没有批评过暴徒半句,更没有发过一纸谴责声明。

与暴徒称兄道弟

“和理非非”从来都是香港政治运动的一条原则底线,也是老一辈反对派政客所坚持的宗旨,但在这场反修例暴乱中,反对派却将“和理非非”、“非暴力抗争”的原则丢弃一边,暴徒从一开始已经采取极大的暴力,由冲击立法会到闯入立法会大肆破坏,暴行几何级数升级,但反对派眼见有政治油水可抽,一直没有批评,反而纷纷走上前线抽水,与暴徒称兄道弟,跟随在暴徒身后为他们提供掩护,以博取暴徒好感。反对派不但包庇、纵容暴徒的暴力,更公然煽动暴力,资深大律师梁家杰在香港大学的座谈会上公然指“暴力有时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最恶劣的例子。

暴力不断升级以至失控,出现破坏商铺,对不同政见市民动辄围殴袭击、血腥“私了”,暴力程度已经逾越了社会的法律道德界线,引起社会公愤,但反对派仍然不切割,戴耀廷之流更为“私了”行为寻找理论基础,指在一些情况下“私了”是可以接受云云。

至于反对派政客更是只眼开只眼闭,当作没有事发生过一般,拒绝割席遑论批评,反对派的纵容和支持令暴徒更加有恃无恐,将暴力冲击视作常事,甚至光天化日在大街之上向途人施袭,这些暴行及扭曲的心理,正是反对派一手造成。

反对派是纵暴最大黑手

最讽刺的是,反对派对暴力持双重标准,袭击反对派人士才算是暴力,不能容忍,袭击一般市民则是冲突,是可以理解。但暴乱持续5个月,反对派嘈得拆天的所谓遇袭事件,与其他受害市民相比根本是九牛一毛,反对派纠缠所谓“元朗事件”、“太子事件”,但其实香港市民每一日都面对暴力威胁,每一日都面对暴徒恐袭,难道港人又要像暴徒一样到处设立“灵堂”?今日反对派为赵家贤的伤势大兴问罪之师,这5个月来无辜市民被打、商铺被破坏、市民人心惶惶,他们的公道又找谁讨去?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五年前的非法“占中”打开了违法的“潘多拉盒子”,这场反修例暴乱更打开了暴力的缺口,让暴徒认为使用暴力是可以接受,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之一,对不同政见者施袭,更非什么大不了的事,因为反对派的大状都说没有问题。

这场“黑暴”根本就是反对派煽动、纵容、坐大而搞出来的,今日香港的惨况和悲剧,反对派是最大黑手。今日暴力黑手反过来谴责暴力;破坏选举公正的人反过来指责选举不公,天下最荒谬之事莫过于此,香港人这5个月正过着这种黑色荒诞的日子,都是拜反对派政客所赐,这笔账市民一定要好好算清。

作者: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