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何君尧:英国恶劣打压行径令人不齿

日前,笔者的母校安格利亚鲁斯金大学(Anglia Ruskin University)在接到英国上议院议员奥尔顿勋爵(Lord Alton of Liverpool)单方面投诉信后,在从未知会本人和索取任何解释的情况下,短短两天内迅速撤销本人荣誉博士学位,令人深感遗憾之余,也为大学明显受到政治压力而失去自主和学术自由感到难过。

整个事件背后,并不只是笔者个人的得失,而是再次暴露出以奥尔顿为代表的英国政客们的无耻嘴脸,他们不好好在自己本国履行职责,却处处找机会企图干涉香港事务,抱着殖民主义思维,不断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这样的恶劣打压行为令人所不齿,必须要追究到底!

事件完全凌驾事实和程序正义

对于安格利亚鲁斯金大学取消本人名誉法学博士学位一事,笔者已经发布了相关声明。笔者作为香港选举产生的立法会议员,所发表的言论是站在选民和公众利益立场上的,并不带有任何半点种族或性别歧视成分;更何况,在立法会内会外发声均受言论自由和议会特权所保障,笔者在坚定爱国爱港的立场下,力挺止暴制乱方针,以尽早恢复香港秩序为己任!不觉自己有任何不称职之表现。

英国是普通法和司法覆核的起源地,向来讲程序正义和公平公正,在针对本人指控之前,须要进行正规的程序,即便大家意见不同,也不能只依靠片面之词,便草率地将颁发的荣誉学位收回。在没有给本人任何回应机会的情况下,这样的政治打压实在是令人心寒,言论自由和大学的自主与学术自由都荡然无存了!不禁令人感到惋惜!

英国政客颠倒是非不分黑白

笔者看来,这场风波的背后,再次暴露出一些英国政客颠倒是非黑白,不断插手香港事务,为违法暴力分子撑腰的丑恶嘴脸。奥尔顿作为一名上议院议员,同时也担任高校教授,却试图干预一所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他颠倒是非曲直,对笔者的那些所谓投诉,真的有经过调查吗?消息究竟来源自哪里?作为一个教授,真的对香港现状做过调查研究吗?是真的关心香港,还是想藉机捞取政治资本?答案已不言而喻。

事实上,香港已经连续25年获评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加拿大智库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发表“2018年全球人类自由指数”显示,香港自由度排名全球第三,还要高过美国。香港是一个自由港,不仅居民拿着特区护照可以自由进出154个国家,其他国家的人来到香港也能得到自由和人权的保障,例如,特区政府每年花费数亿来帮助国际难民,给予他们充分的人权保障,让他们每个月还能拿到津贴。又怎么能够说香港的人权正受到打压?

奥尔顿口口声声保障香港人权,还指责笔者打压香港大学生的所谓的“和平民主运动”,却无视香港发生的种种暴力行径,漠视其他香港民众的权益。笔者在此奉劝以奥尔顿为代表的英国政客,如果真的关心香港,请不要局限于口头,正如先前所说,香港是自由港,往来英国和香港的航班有很多,亲身来香港查看一下真相又有多难呢?

不能容许外国政客借港“抽水”

如今,香港的问题早已不是《逃犯条例》争议,也不是什么人权问题,而是“港独”势力企图分裂国家的问题,这也是违反《基本法》的行径。作为一个英国议员,一个教授,奥尔顿不仅没有进行详尽的调查,还不断误导自己本国的民众。例如,他投诉笔者鼓励黑社会攻击市民,却是在没有任何证据或调查报告的情况下,直接给笔者定罪,这样是非不分的行为竟然来自一个教授?同时,奥尔顿也是议员,本身的言论也是受到一定程度的保障,为什么反而质疑笔者在议会里讲的话,干涉笔者言论自由,这不是双重标准又是什么?

除了针对笔者之外,最近奥尔顿还在议会中发起对香港的动议辩论,呼吁给予香港人英国第二国籍等等。但实际上,在1997年香港回归前后,有不少香港人希望寻求居英权,当时就被英国人排斥,认为让香港人持有英国公民身份,只会分薄英国的社会资源及拖累经济。在当下香港陷入紧张局势之时,奥尔顿这帮隔岸观火的英国政客,又重提居英权,很明显是惺惺作态,若是真的关心香港人,早在三十多年前就不会把港人的居英权取消,今天又在上议院做些虚伪动作,吹水乱噏,连正式找保守党在下议院修改国籍法也不做,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个诚意!只是藉机“抽政治水”,在香港问题上火上浇油罢了,只会给港人带来二度创伤。

奥尔顿不断在香港问题上做文章,却没有看自己国家的问题,英国脱欧闹得沸沸扬扬,最近爆出的英国首相约翰逊“脱欧申请”不签名丑闻,令英国几乎沦为国际笑柄,约翰逊“欺君”也是一个大罪,他向女王申请将国会延长休会,后来被英国法院推翻决定,他在美国华盛顿与特朗普会面时,面对记者质询面容尴尬,返回英国收拾残局时又受国会逼宫下台,老羞成怒下把心一横提出解散国会,并推动大选。

请问奥尔顿有没有说过半句为英国民主辩护的话?对自己国家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又做过些什么?现在,令人讽刺的是,奥尔顿去信大学投诉笔者,却在短短两天就调查完毕并有了“结论”,英国脱欧要是有这样的效率,闹剧何至于没完没了?

奥尔顿不去管好自己本国的事务,却对8,000公里外的香港指手画脚,粗暴干涉,这是明显的失职,他不负责任地发表言论,试图干预一所大学的自主和学术自由,不分青红皂白,讲一套做一套,实在是枉为教授,他的教授席位应该被取消!当然,笔者会给予奥尔顿充分回应机会的同时,也会坚定拨乱反正,追究到底!

作者:何君尧 立法会议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