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止暴制乱 | 烧伤警员:守正道 天必守护

图:便衣警阿桥十月四日在元朗遭暴徒围殴掷汽油弹击中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如果两枚汽油弹的落点稍移几吋,结局可能已大大不同,上天会保佑值得保佑的人。”十月四日在元朗遭暴徒围殴掷汽油弹击中的便衣警阿桥(化名),手掌烫伤,手部烧伤、前额及后脑裂伤,现时康复进度良好,他事后撰文忆述,难忘蒙面暴徒要将他置诸死地的眼神,事件令他深信“只要是不怀恶念,守正道而行的人,苍天必在冥冥中守护。”阿桥亦希望同袍保持专业精神,谨守岗位,互谅互让。

最新一期《警声》在头版刊登商业罪案调查科警员阿桥的撰文,称受伤时感受最深的是暴徒“那充满愤怒的眼神,是想把眼前素未谋面的警察置诸死地的眼神。”但他说,眼前大多都是十多二十岁的年轻人,“面对他们,我不带恐惧,纵然受袭,亦不带一丝恨意”,“我能理解真正的暴力,并不是我眼前的年轻人,而是隐藏背后,坐收渔人之利的鼓动者。”

两枚汽弹稍近几吋 恐已冇命

阿桥忆述,当第一枚汽油弹在脚边爆破后,他整个人身陷火海,爆发出来的火舌比他更高,但竟然一瞬即逝,只造成了手部一级烧伤。虽然由汽油弹造成的烧伤要进行更深入的清创手术,但除了举手洗澡外,没有对生活带来重大影响,已算不幸中之大幸。他庆幸,“如果两枚汽油弹的落点稍移几吋,结局可能已大大不同,上天会保佑值得保佑的人。”

本身擅长刑事调查、久别前线的阿桥难忘与同袍一同渡过困难的时光,“人非草木,长期在这种环境下工作,难免会有情绪,但在大队上下一心的氛围下,同袍间一个笑话,几句寒暄,其实已把累积的情绪大大疏导。

他希望同袍保持专业精神,谨守岗位,互谅互让,不要轻信社交媒体上排山倒海的传言,让谣言止于智者。

阿桥10月4日驾车途经元朗期间,遭大批示威者围殴,其间为自保曾开出一枪,击中一名14岁少年大腿,随后遭暴徒投掷汽油弹,导致身体一度着火,走避时不慎遗落手枪及弹匣,幸维持高度警觉,及时拿回佩枪,阿桥要求增援期间,再被投掷汽油弹,脚部着火,头破血流,未能及时拾回弹匣。

小虎植皮后手臂逐渐康复

此外,10.1暴乱执勤被泼腐蚀性液体的警员“小虎”,昨日在微博贴图,展示经植皮后逐渐康复的手臂,并表示“会坚持下去”。事隔34日,“小虎”说,这些日子,钉子一直都是身体的一部分,而疼痛总是喜欢每秒来突袭,指“明天终于可以脱离这一切”。他又指,医护温柔地用剪和钳,逐少把他的痛楚剪除,当刻拥上脑的不是疼痛,而是一种期待,期待自己的新手臂及新手臂的力量。

每日五百辅警出勤支援同袍

“正辅合一”,从来都不是一句口号,每一天,它都活现眼前。六月至十月期间,辅警在“踏浪者”行动中为正规警员提供强力的支援,每日平均有逾500名辅警出勤,10月1日更有逾千名辅警当值,肩负起保卫警署、人群管理等工作,留下一幕幕动人的袍泽之情。

阿盛身陷火海 阿烈救人同伤

8月11日下午,尖沙咀警署被暴徒冲击,警员阿盛收到保卫警署行动的消息,立即赶回警署,来不及换上防暴装,便拿起长盾往保护同袍,却被暴徒投掷的汽油弹溅中,下半身着火。阿盛身陷火海之际,刚在警署外发射催泪弹驱散暴徒的辅警警长阿烈,见到有同袍着火,奋不顾身,“我即时本能反应上前,希望能以身上的防暴衣扑熄同事身上的火种。”

阿盛双膝以下皮肤二级烧伤,救他的阿烈也双膝皮破瘀伤。二人在医院重遇,阿盛感谢阿烈舍身相救,“身陷火海的时候,我甚至想过死亡。就在生死之间……烈哥在短短几秒间,拯救了我的生命。我们从前并不相识,却成为乱世中最信赖的伙伴。”

令人动容的袍泽之情也出现在10月1日的油麻地街头,辅警阿洋和同袍在巡逻车上遭暴徒猛烈袭击,两名开路警员被暴徒围堵攻击,阿洋和车上的人员立即戴上头盔下车支援。其间,阿洋在安全岛上被击至倒地,防暴头盔飞脱,情况极之危急。有同袍擎枪示警,众人凭肝胆相照的勇气及决心击退暴徒。

阿洋说,“事发的一刻,是没有停下来考虑的余地。当时,只知道有正规同事被袭击,我就要前去支援。”阿洋说时缓缓一停,然后说,“当你戴上头盔的一刻,你就知道,你一定要有勇气,信心和决心。”说时,眼神坚定,字字有力。

阿盛说,辅警在“踏浪者”行动付出绝不比正规同事少,“我几乎每日都见到辅警同袍在我身旁并肩作战,我们都是警队的一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