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拆播谣“灵堂” 太子站B1出口重开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港铁太子站在过去两个多月来,被暴徒利用“8.31太子站死人”的谣言大搞灵堂的B1出入口昨日解封。市民纷拍手叫好,对清理乌烟瘴气的环境感到欣慰。有市民坦言,“日日对住个灵堂,人点会安乐呀!”但因为见到有黑衣人长驻站外,敢怒不敢言,希望社会早日回复平静。港铁表示,复修工程完成,所以昨日重开出入口,将不定时派人清洁车站外环境。

“终于可以用返B1出入口啦!唔使兜路行去西洋菜南街那边咁麻烦。”黄先生住在太子区十多年,习惯经B1出入口往港铁站乘搭港铁,早前出入口封闭,他感到非常不便,“我最唔锺意啲人搞港铁设施,示威还示威,做乜破坏设施搞到我地无得用喎!我真系好憎啲暴徒。”

市民欢迎 撑警严厉执法

8月31日,一群黑衣人在太子站车厢内袭击市民,警方接报后到站内执法拘捕多人。B1出入口其后关闭,直至昨日早上重开,早前被弄成灵堂般的花坛、文宣等,大部分被清走。记者在现场观察,市民普遍欢迎重开出入口。下午,不足10人的零星搞事者再到出入口外的栏杆空隙插鲜花,设置小型灵位供人上香及拜祭等。有市民途经时,对这些造谣生事的“戏子”面露不屑表情,但为免被“私了”,均敢怒不敢言。

市民李先生说,非常讨厌这些“戏子”,“日日对住个灵堂,人点会安乐呀!仲要有人喺度拜祭、有人摺衣纸,有人献花,我试过行埋去同佢地讲道理,结果畀人“凶”返转头。”他怀疑有黑社会操控,“那度(B1出入口)成日有班凶神恶煞黑衣人夜晚“打趸”。我见到那班人就唔会行过去。”李先生说,希望社会尽早回复平静,支持警队严厉执法,将暴徒绳之于法。

昨午接近五时,多名清洁工到场清理插在栏杆上的鲜花。搞事的“戏子”懒理加重清洁工人工作,这边厢清理,他们在另一边继续插花。

港铁发言人称,太子站设施及无障碍设施早前被人恶意破坏,其中B1出入口及斜道需封闭暂停使用,以便复修,工程人员并于9月18日起在该出入口封上围板。随着复修工作已经完成,昨日重开B1出入口及斜道给乘客使用。港铁会不定时派人清洁站外环境,包括去除部分鲜花等,昨天港铁曾派人清理鲜花。但亦有零星搞事者懒理市民主流期望,昨继续到站外插鲜花,又设灵位拜祭,即使清洁工清走鲜花,他们“转头”又再插上。

《大公报》连月踢爆戏子谎言

暴徒疯狂造谣,讹称警察于8月31日在太子站“打死人”,将太子站B1出入口装饰为“灵堂”,有人长驻“灵堂”向途人说鬼故事,藉谣言令该处成为仇警地标,情况持续超过两个月。《大公报》连月来踢爆这些“戏子”恶行,将“戏子”真面目逐个点相,撕破他们的谎言。

太子站死人全是假话

《大公报》于9月10日头版报道,指出8月31日一群黑衣人在太子站车厢内攻击市民,警方接报后到站内执法并拘捕多人,事后网上出现“8.31太子站死人”的都市传说。有人信以为真,连日到太子站献花悼念,《大公报》提出质疑,若真的死了六人,为什么他们的亲友一直无现身指控?为什么至今无人向警署报案?

《大公报》深入调查,10月8日报道踢爆,“太子站死人”全是假话,这场“大龙凤”是由“港独”组织“香港众志”成员及社民连核心分子搭台,另有大学“黄师”带队张罗“舞美设计”,以及一班口罩党收钱“睇场”,还有神秘外籍人士远距离“监场”。《大公报》并以“太子站灵堂.戏子现形”系列,踢爆戏子分工仔细,有专门的摺衣纸及烧衣队,有“神棍”讹称有“阴阳眼”呃神骗鬼,有人负责向途人散播“死过人”谣言等。

昨天,这些“戏子”在太子站B1出入口一带零散出现,有人向记者说曾见过死者阴魂不散,在车站附近游走;亦有称“佢地死得好惨,呢个仇一定要报”之类,但当记者再查问真凭实据,他们便转头就走。

居民:暴徒长期滋扰 幼子受惊常大哭

图:家住太子的黄女士忍受暴徒滋扰长达五个月,昨日抱着小儿子上街发声,为警察打气

暴徒屡屡破坏油尖旺区,更将太子站B1出口弄成“灵堂”,天天散播谣言,令太子居民生活不得安宁。一位家住太子的母亲,忍受暴徒长达五个月的蹂躏后,终于忍不住站出来发声,昨日带着两岁幼儿往参加支持警察游行。她说两名子女因暴徒数月来制造的滋扰,变得胆小暴躁,一见陌生人便大哭,她怀疑子女已因暴乱产生心理阴影。

想对警察说“多谢你们”

任职侍应的黄女士昨日抱着年仅两岁的小儿子,为支持警察走上街头。谈起警察执法艰辛时,她一度难过落泪。她表示,暴徒四处破坏公众设施,在所谓的示威游行后投掷汽油弹,令原本美丽的香港硝烟四起。警察为制止他们的违法行为,带着数十斤重的装备执法,却一而再再而三遭抹黑和人身攻击,她感到十分不公平。

黄女士说,太子是被暴徒蹂躏的重灾区,她因为儿女尚年幼,女儿12岁,儿子只有两岁,怕遇到危险一直不敢出门,但就算在家中,他们依然可听到暴徒大喊大叫、四处打砸抢烧,儿子总是被吓得大哭。黄女士表示,若没有警察香港或早已沦陷,因此她想对香港警察说:多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