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校长又被“挟持” 史维企硬:无证据勿乱谴责警方

图:科大蒙面学生在论坛上威逼校长史维(左)谴责警方,史维则坚持必须有确凿证据才会发声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段爸”效应再扩散,暴力学生又图挟校长责警!科大校长史维昨在校内举行论坛时,多名学生威逼他“出头”谴责警方,史维坚持会谴责任何一方的暴力,但明言若是针对警方,必须先有确凿证据证明警方违反守则。史维又表示,大学将为堕楼学生个案设立网上平台,发布最新讯息及搜集各方资讯。论坛期间发生暴力冲突,有内地生疑因肢体碰撞被其他学生围攻,额头流血,事件中合共四人受伤。

论坛由原本在室内的演讲厅转到室外的赛马会大堂举行。不少出席的学生戴上口罩甚至蒙面,并拿着文宣海报入场,论坛开始前不断高叫口号;有坐前排的内地生举起“支持校长”、“和谐校园”的标语,与本地生对喊,双方一度发生口角。

史维表示,科大现时有11名学生被捕,其中三人已被起诉至法庭审讯程序。当有学生发言要求校长谴责警方滥暴,现场不少学生便起哄,逼他答“Yes or No”。史维说:“我们谴责任何一方的暴力,不只是警方。”他重申当有证据显示警方违反指引发射催泪弹,才会谴责警方。

学生叫嚣爆粗 打断答问

论坛进行时,场内和场外都有学生不断叫嚣,更用粗言秽语指骂史维,史维回答学生问题亦屡次被打断。有学生情绪激动,指责史维没有尽到做校长责任,质问他“是否要等受伤同学离世才肯做出行动”,又摆出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做例子,促史维也同样发公开信表明立场。又有学生要求校长以个人身份向大学管理层施压,保障学生不会因参与暴乱而被踢出校。

史维坚持大学不会因学生是否被捕而受区别对待,如有任何学生被捕,大学会以人道立场,为学生提供支援。其间有数名内地生发言支持校长,多次遭本地生打断并报以嘘声。有内地研究生义正词严发言:“作为一个成年人,请你们尊重所有教职员。我的祖国是中国。”在场虽有大批人士鼓掌,但亦有学生用粗口叫骂,又高叫口号,三度打断内地生的讲话。

科大发言人表示,对于论坛期间出现混乱场面,导致四位同学受伤,科大感到十分遗憾。校方于论坛中已一再强调,同学于表达个人意见时,应采取互相尊重的态度,不可伤害他人。大学期望同学们保持克制,以包容的态度聆听不同的声音,为现时的困局寻找出路。至于日前在将军澳尚德邨停车场失足受伤的科大同学,史维称校方会提供一切支持,因尊重伤者家人意愿,不便透露伤者的详细信息。

另外,港大昨日再有黄丝学生游行,其间再度违规涂污校园墙壁。

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昨日在立法会会议上强调,任何人不应利用学校作为表达政治诉求的场地,更不应煽动未成年的学生参与违法行动,又指八所公帑资助大学校董会主席已发联合声明反暴力,各院校应依据声明中的原则,按既定机制处理学生和教职员的行为操守问题。

“遮”挡私刑 围殴内地生

论坛期间有数名内地生发言指支持校长,却多次遭本地生打断并报以嘘声;而当学生会代表准备播放片段时,多批内地生则“拉队走人”。其后,有本地生突然包围一名意欲离场的白衣内地生,不满该白衫学生离场时举起手肘,疑撞跌部分学生,并有人大叫“私了”,又传递雨伞作伞阵,场面一度混乱。白衫生被打数拳,额头受伤流血,有黑衣蒙面人拳打其后脑勺。

共四学生受伤

虽然有学生会代表呼吁众人冷静,但场面仍未受控。其后一名本地生疑被该名内地生强行撞开而倒地,在场学生散开并呼叫急救员,而涉事内地生亦被其他人打致额头流血,之后在大批学生包围下,由保安护送入保安室,其间另一名白衣学生在推撞中手臂亦受伤。

伤者被送至保安室后,学生又包围保安室。未几,刚发言完毕离场的研究生被发现倒卧于赛马会大堂,他按住肚子,额头有伤,史维上前询问情况,及后该受伤学生被保安用轮椅推走。救护车于十余分钟后到达学校将伤者送走。据悉当场共有四名学生受伤,当中两个是上届及现届学生会成员。

领展“天眼”辟谣 科大生堕楼后警才入车场

图:从领展闭路电视可见,三楼停车场出现两名黑衣人向堕楼地点方向走去(上图红圈);约半小时后数十名防暴警到达停车场二楼,遇见消防正处理伤者(下图)

11月4日凌晨于将军澳尚德邨停车场堕楼的科技大学男生周梓乐,情况仍然垂危。领展昨日发布十段停车场闭路电视片段,片段未有拍摄周同学堕下情况,但清晰所见停车场2楼的片段,消防员在凌晨1时06分首先到达现场,约1时15分防暴警员才到达,换言之,警员是在周同学堕楼受伤后才到场,所谓“被防暴警追捕堕楼”之说不攻自破。

领展公布的片段每段长约一小时,范围包括停车场地下、二楼、三楼的画面,时间由11月3日(星期日)晚上11时30分至11月4日凌晨1时47分。领展指出,为保障个人私隐,片段内部分人士的面容已经电脑效果遮盖,除此以外片段并无剪辑。

片段所见,停车场三楼的位置看不到有警员出现,亦没有催泪烟瀰漫情况,不存在“避催泪烟”之说。直到凌晨12时46分,防火门三楼附近,有两名黑衣人曾经出现,其中一人之后跑到怀疑堕楼的位置附近,但三楼另一部闭路电视就未有拍摄到进一步的情况。

至于二楼接近堕楼位置的闭路电视亦看不到有异样,直到凌晨1时06分,消防员到达2楼,约1时07分,一名黑衣人怀疑发现伤者,并指引消防员到伤者位置救治。数分钟后,约1时15分数十名防暴警员才到场。

消防再澄清无警员阻路

另外,对于暴徒不断指控警方阻碍救护车到场,有自称义务急救员接受电视台访问,称当晚逗留近半小时救护才到场,又扬言听到救护车人员回覆消防员,指救护车“畀警察拦住”,但根据他提供予电视台的片段,救护车人员并未有提到“警察”。消防处则再次澄清,处理这宗救护召唤中,救护人员并没有与现场警务人员接触,而救护车确曾遇到车辆阻塞,包括双层巴士及私家车,需改道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