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谁最想杀死何君尧?

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昨日遇袭,险遭十吋长刀刺穿心脏,虽然最后未有严重受伤,但不得不说,这已经远非一般的伤人,而是蓄意谋杀。观乎目前香港社会的“私了”风气,实在不能不怀疑今次事件也是“勇武”所为,而纵暴派对此事的反应,亦颇为耐人寻味。

反对派无只字谴责

首先是“民主派会议”召集人陈淑庄,只是说了几句问候、希望尽快康复的门面话,但对凶徒却只字不提。如果大家还记得,之前有反对派人士受袭时,陈淑庄等人莫不是第一时间冲出来“严厉谴责”,如今面对更严重的“企图谋杀”,却只是几句敷衍的问候和促请警方尽快破案,难不成是忘了“谴责”两字怎说吗?

另一边厢,反对派喉舌《苹果日报》在事发后访问了一名“自卫术教练”,提出各种“疑点”,指凶徒施袭“点到即止”,又称何君尧遇袭时“反应偏快……唔系咁make sense”。虽然没有直接讲明,但明眼人都知,这是想把整件事引导成何君尧“自编自导自演”的方向。

纵暴派对这次事件的反应,除了“双重标准”外还涉及更重要的考虑,其实陈淑庄自己已经说出口:“可能大家都担心关于区选究竟能否公平公正进行,但我相信对很多候选人和市民而言,我们都希望区选能按时进行。”纵暴派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透过区选收割过去五个月来的暴乱成果。

这场“修例风波”一开始,就是纵暴派意图利用政府修订《逃犯条例》来捞取政治油水,如今成果远超想象,接下来的区议会选举,就是他们期盼已久的第一波“收割期”。对纵暴派而言,选票的最大来源是一众“和理非”,虽然较激进的“勇武派”未必肯投票支持,但长远而言,他们仍有利用价值,比如用各种手段打击建制派候选人,还能不断激化社会矛盾,甚至可能令纵暴派在未来的立法会和特首选举中取得优势。现在便与“勇武”割席,不符合长远利益。

但对于“和理非”市民,这种蓄意谋杀行为已足够挑动他们的神经。如果因为何君尧遇袭而失去他们支持,那过去所做的一切就付之流水,明明“人血馒头”已到嘴边,怎能让它在眼皮下溜走?既然不能当面谴责暴徒,那最好的方法,莫过于将矛头转到受害者身上,将之说成是对方自编自导自演,便能撇清一切责任。

像近来所有的假新闻一样,只要抛出一些似是疑非的证据,自然就会有一大堆盲目的支持者选择相信,还会自动帮纵暴派提出更多解释,例如何君尧流血不多、拍摄镜头专业、凶器似胶刀,甚至连Facebook帖文的时间回溯功能也能大做文章。

真正目标是破坏区选

如果说纵暴派在今次选举的最大难题,是平衡“勇武”与“和理非”的话,建制派的挑战就更为艰巨。因为现在对手的攻击已不是一般的抹黑、骚扰或破坏,而是恶化到会威胁生命的程度。不论纵暴派如何否认,这场选举早已称不上是公平公正,建制派莫讲是拉票或摆街站,长远恐怕连参选都不敢,一个社会还能有更大的白色恐怖吗?

这场区议会选举最后能否顺利举行,尚是未知之数。但对建制派而言,这一定是有史以来最严峻的一次选举。建制派候选人遇袭,何君尧未必是最后一个。

(屯门区议会乐翠选区候选人尚有卢俊宇及蒋靖雯)

作者:卓 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