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耐人寻味的律政司声明

日前,有媒体访问了退休裁判官黄汝荣,以及另一名不愿具名的裁判官,当中谈及香港司法制度缺乏监管的问题。耐人寻味的是,过去听到反对派政客骂法官是“狗官”,依旧视若无睹的律政司,今次竟然一反常态,立即发表声明回应,呼吁社会人士“不应该任意或不公平地作出危害司法机关公正及无私行事的批评,亦不应该肆意抨击司法人员”。

诚然,律政司若能真诚地捍卫香港法治,自然值得肯定。可惜,阅毕律政司的通篇回应之后,依旧未能看到黄官的批评如何“任意”、“不公平”的地方,亦未能看到香港究竟有何现行机制,能够避免法官滥用手中的疑犯保释权及量刑酌情权。

首先,律政司在声明提到,根据《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条例》,“委员会须由主席连同不少于六名其他委员才可行使及执行委员会的任何职能、权力及职责”。然而,黄官在访问中提到“只有五名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成员列席”,是他在2001年的亲身经历。律政司又有任何证据,证明每次推荐委员会会议,都有依足法例规定,或者证明黄官当年面试,出席会议的委员超过六个?没有!

其次,律政司在声明中指出,推荐委员会的“委员在履行职能时必须作出声明,本着不惧不偏、无袒无憎的精神,向行政长官提供意见”,但是这样便能保证委员不会作出虚假声明吗?难道律政司的人天真地认为,一个人作出声明之后,便能保证对方永不偏私乎?是故,只有委员的表现能被监察,偏私者需要付出代价,所谓声明才会有点意思。这样的机制存在吗?律政司没有提及。

同样道理,律政司声称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即使审理的案件会在政治、社会或经济方面带来影响,他们亦只按照案情依据法律判案”,但是说来说去,究竟有何机制能够防止偏私呢?没有。律政司声称所有判词都有向公众公布,先不论判词所用的英文是怎样深涩难懂,问题是假如一个法官因其个人政见而在量刑上轻判,难道他又会不懂编出一堆减刑理由乎?

保释条件宽松离港不难

更重要的是,现时法官的表现惹来争议,乃是在于他们怎样行使量刑酌情权。法官判案至少需要讲求证据,但是到了量刑之时,却没有一套可量化的量刑准则,结果造成同样是触犯侮辱国旗罪,古思尧在2013年被判囚九个月,另一人则被判社会服务令的吊诡现象。可是,律政司在通篇声明里,又有否提到法官在量刑之时,应该有何准则吗?

至于疑犯保释的问题,律政司先是声称“裁判官必须批准被告人保释”,可是同时又列举出一堆法官可以拒绝保释的情况,这说法不是自相矛盾乎?其次,律政司提到“裁判官觉得有实质理由相信被告人会弃保潜逃”,可以作为拒绝保释理由,而过往已有黄台仰被控暴动罪后潜逃的案例,法官还是不能以此为由,拒绝其他暴动犯保释乎?

除此之外,部分疑犯的保释条件,也是一个需要探讨的问题。律政司只是声称法院“可按案件情况定下保释条件”,但是又有提到什么客观准则呢?没有!在此情况下,我们又如何保证,法官不会像上次黄台仰案一样,让其保释还要任由他出境,结果导致对方成功弃保潜逃呢?

说到保释条件的问题,律政司提到“如控方或被告人不满裁判官的保释决定,均可向高等法院原讼法庭申请覆核或更改”。换句话说,部分疑犯可以极宽松的条件保释,包括黄之锋可以在保释期间离港,律政司作为检控一方,原来也要负上一定的责任。

当然,大家若是记得的话,便不会忘记律政司在九月期间,竟然有一名现任的高级二等法庭检控主任,作出公开的政治表态批评警队,这个律政司的内部,究竟还有多少人恪守不偏不倚的政治中立原则呢?这个问题,难道不值得深思吗?

作者:温滔淼 时事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