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解决香港问题的两种思路

2019年10月24日,是港珠澳大桥通车一周年。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运输署、运输及房屋局、大桥管理局等机构提供的数据称,截至2019年10月7日,大桥总车流量达约144万架次,平均每日为4115架次。这一数字,远低于特区第三届政府在2008年为大桥撰写的可行性研究报告所提供的预测数字,当时预计大桥通车初期车流量为每日9200至14000架次。

接近2008年预计数字的是人流。根据香港入境处统计,截至2019年9月30日,共逾2千万人次出入境,平均每日近6万人次。2008年预计是日均55850至69200人次。

由于车流量明显低于预计,大桥营运第一年亏损严重。根据大桥的收费表,再对应车种收费,截至10月7日,其收益只有约2.8亿元人民币。但是,2017年广东省发改委发布的文件披露,大桥一年总营运成本高达约22亿元。

对于上述数据,香港和内地的观点却显然不同。香港有学者对大桥前景感到悲观,断言大桥已是“大白象工程”。相反,内地媒体的评价,是大桥基本达到预期效益。

两种不同评价,折射当前看待香港问题的两种不同思路。

一种是分离主义或者受分离主义影响的思路,自觉或不自觉地把香港与内地区隔开来看香港问题。关于这种思路的一种表述是,香港问题香港解决,中央没有角色和作用。

关于这种思路,有两个最新具体观点,其一,主张中央放任“黑色革命”继续乱下去,让香港经济和社会支付沉痛代价来教育香港居民;其二,认为暴乱正在演变为香港的“风土病”,社会政治空前分裂以暴力方式来呈现,香港正在“北爱尔兰化”。

这种思路之谬是无视或忽略中央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宪制权责,彷彿中央会坐视“黑色革命”持续恶化,容许香港“北爱尔兰化”。

另一种思路是坚持“一国”是“两制”的前提和基础,相信中央必定审时度势引导和帮助香港特别行政区止暴制乱、恢复社会秩序。

的确,在“黑色革命”打击下,香港与内地、特区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正陷于香港回归以来的最低点。差别在于,分离主义或者受分离主义影响的思路认为,这个“最低点”是长期趋势,而不是暂时现象;坚持“一国”是“两制”的前提和基础的思路认为,长期看,香港必定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是暴乱而不是“社会纷争”

于是,回到前文关于港珠澳大桥一年运营的评价,分歧就不难理解了。认为大桥第一年运营基本达标的是对长期趋势持乐观估计。认为大桥已是“大白象工程”的则是以为香港与内地、特区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将长期处于低谷。

必须指出,对长期乐观的不是坐等,对长期悲观的也不是袖手,双方都是把人为因素计算了在内。换言之,特区政府负有重大责任,必须贯彻“一国”是“两制”的前提和基础的思路,推动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又必须摆脱分离主义或者受分离主义影响的思路,引领香港社会各界尽快平息“黑色革命”。

以这样的观点来看,行政长官最近发表的《2019年施政报告》是存在着明显缺失的。第一,没有提出尽快止暴制乱的新措施。相反,在施政报告公布后,有问责官员披露,行政长官曾与包括若干参与暴乱者在内的“黑色革命”积极参与者做长逾4小时的深谈,聆听这些人的心声。特区政府不敢称“暴乱”,改称中性的“暴力抗争”,或者索性连暴力一词都省略,仅称“社会纷争”。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企图中立,难道是要在上述两种思路之外另辟第三种思路?

第二,新一份施政报告仅在其47段提及粤港澳大湾区,而且,仅出现一次。原文是──“除了继续支援香港传统四大支柱行业,即金融服务、旅游、贸易及物流和专业及其他工商业支援服务,我们亦致力推动创新及科技、文化及创意和环保产业。在维持自由市场经济的前提下,政府积极发挥‘促成者’和‘推广者’角色,增加土地供应、投资人才培训、推动对外事务、优化营商环境和落实税务宽减措施,藉此提升香港的竞争力。政府亦致力把握‘一带一路’倡议和粤港澳大湾区带来的机遇,为香港经济带来新增长点,为香港企业和专业服务拓展更大的市场。尽管本港经济目前面对外忧内患,我深信过去两年的努力将有助我们抵御风浪。”

与一年前《2018年施政报告》相比,是大倒退。如果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关于香港未来发展的蓝图中对待粤港澳大湾区只是一笔带过,那么,就不能批评香港有学者对港珠澳大桥的前景产生悲观。

特区政府对待香港问题缺乏正确思路,还反映在政府有关部门处理第六届区议会候选人资格上。相当数目的“港独”分子被眼开眼闭地放进候选人行列,“一国两制”底线荡然无存。有人预期“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将在第六届区议会竞选中大胜。当前形势,无法不令人忧虑。

作者:周八骏 资深评论员、博士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