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妍之有理|我的状态:放血中

6月至今的持续暴乱已使酒店、入境旅行团行业名副其实进入了凄厉的寒冬。资深传媒人屈颖妍在大公报发表文章《我的状态:放血中》指出,当小商户在每月放血、零售员工朝不保夕,但大地产商却继续收租,原来,暴徒磨刀霍霍插向的是中下层市民心脏,丝毫动摇不了手握大部分财富的财团巨贾。以下是全文:

这阵子,几乎晚晚出外用膳,因为不同群组都发起振兴经济行动,一来希望为食肆的寒冬送暖送炭,二来也要找同声同气同路人围炉取暖舒舒闷气。

有做专业人士的高学历朋友告诉我,他们对现况绝望到一个地步,是齐齐夹钱去鹅颈桥底打小人。他们找了个最红最灵验的"职业打手",写下一大串祸港名字,重金请"打手"狠狠的打。

朋友说,那位打手阿姑检查他们的"小人清单"时,忽然说:"喂,你哋漏咗个仆X陈方安生喎!"大家笑作一团,孽帐太多,好彩阿姑你醒目!

他们说,这夜阿姑打得特别起劲,因为不单为顾客、为香港、也为自己,原来我们以为与暴乱风马牛不相及的行业打小人,也被波及,这位铜锣湾鹅颈桥底最红的"打手"阿姑,自6月暴乱至今,生意足足跌了九成,因为她的客人主要是游客。

靠游客撑起生意、跟打小人阿姑同样命运的,还有酒店业,这几个月酒店的平均入住率只得六成,个别更低至三成,员工已开始减薪放假甚至被解僱。

比酒店更惨淡的,要算是入境旅行团,这行业名副其实进入了凄厉的寒冬,据统计,香港现在只剩一成入境团,对应倒下的骨牌行业,就是旅巴生意,旅巴司机已近乎全面停工,有些旅巴公司更面临清盘。

游客止步是一记火烧连环船,首当其冲是旅游业,慢慢饿死的是大小商户。有酒楼经理说,他们九月份的单月亏损就高达三百万。

朋友在几个旅游旺区开了五家曲奇饼店,原本生意滔滔,谁知5月开始势头不对,6、7月营业额更是高台插水,他形容现在自身状态是:"放血中",试过一日五间铺加起来只做了6000元生意。

朋友说:"我们的店多是在商场,大地产商的商场合约一般是绑死商户的,举例说,你签了三年约,商户若只完成一年租约便结业,商场业主有权追讨未完成租约的租金,即是说,即使执笠,也要赔偿余下两年的租金。业主为防止商户破产未能缴付欠款,会要求东主或公司董事签署个人担保,承担公司破产后尚欠之债项。也即是说,拉闸之后,公司要破产,商店老板也要破产。正因为不能随便违约结业,我们唯有每天开门死撑被放血。"

"直到有天撑不住,公司便会破产,变卖家财偿还未完合约的欠租,不够数,就轮到我破产,卖掉房子,去申请公屋。"朋友已作了最坏打算,也预计未来半年,将会有成千上万像他一样的中小企或小商户拉闸倒闭,相信个人破产个案亦会急升。

当小商户在每月放血、零售员工朝不保夕,但大地产商却继续收租,原来,暴徒磨刀霍霍插向的是中下层市民心脏,丝毫动摇不了手握大部分财富的财团巨贾。

黑衣人四处捣乱说"揽炒",但到底他们知不知道,自己究竟"揽炒"了谁?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