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送年轻人去死的就是煽暴派

科大学生周梓乐昨日上午不幸去世,这是“修例风波”发生至今五个月,第一宗在暴力示威现场受伤去世的个案。一个年轻生命的陨去,这是一宗令人扼腕的悲剧。但所有人都知道,悲剧本可以避免,但在长达五个月的暴乱当中,乱港政客不断煽动年轻人进行暴力冲击,更有黎智英等人叫嚣“年轻人准备好去死”,事实在说明,这批煽暴派是亲手造成年轻大学生不幸死亡的真凶。只要他们一日不停止对暴力的煽动,未来再出现因参与暴乱而伤亡的事件也就不可能避免。 

长期撑暴纵暴以图夺权

暴力在香港极度扩散,整个香港没有一寸安宁之地,被拘捕以及受伤的数字不断上升。对于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绝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但对于煽暴派政客而言,却是“求之不得”。在他们眼中,香港局势越乱,就越有利他们骗取选票以夺权;越多人受伤甚至死亡,对他们所谓的“正义事业”也就越有利。

正因如此,在长达五个月的暴乱当中,市民没有看到他们呼吁年轻人采取和平冷静态度,相反的是,不断火上浇油,以什么“不割席、不笃灰”之由,不断煽暴纵暴。当警员被割颈之时,他们没有谴责,反而替行凶的18岁中学生开脱;当无辜市民被疯狂“私了”、打得血肉模糊之时,他们没有谴责,反而指责被打的市民;当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被行刺谋杀之时,他们也没有半字谴责,反而质疑“自编自导自演”。面对显而易见的血腥暴力之时,香港的这批煽暴派政客,采取的是这种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态度,这并非因为他们不知道暴力的后果、并非不知道可能会出现的极端事件,而是因为这就是他们“牺牲”年轻人、以换取更大政治筹码的根本目的。

如果煽暴派政客还有丁点良知,他们就应该为自己过去五个月来的煽暴恶行而感到极度的羞愧。但显而易见,这是绝不可能之事。周梓乐重伤送院后,在未知真相如何的情况下,煽暴派第一时间做的,是极力抹黑谴责警员;到了昨日周梓乐证实不幸死亡之后,他们第一时间是发出所谓的“联合声明”,声称“至今无论警方说法、或领展公开的闭路电视片段,都未能解开事件的疑团,希望真相尽早查明令亲属释怀”,含沙射影,意图将所有责任推在警方身上,意图进一步挑起年轻人与警方之间的仇恨,意图煽动更大规模的暴力冲突。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最想见到年轻人因示威而死亡的,不是别人,正正是煽暴派政客。他们希望以一次“年轻人对抗警队牺牲”的事件,去骗取更多港人的同情乃至国际乱港势力的支持,并去收割本月底区议会选举的“暴乱果实”。昨日煽暴派立法会议员在立法会内默哀,看似沉痛,但又有谁知道他们内心是真的伤痛还是真的高兴?

将年轻人作利益筹码

在五个月暴乱中扮演煽动角色的《苹果日报》,其老板黎智英曾对外国媒体声称“香港年轻人准备好去死”;受煽暴派操控的所谓学界代表张崑阳,跑到美国出席“听证会”叫嚣:“如今,学生和香港人甚至准备好,为香港而死,一些人已经这么做了。”而过去五个月来,乱港派更是不断制造“警察暴力杀人”的谣言,从太子站到知专少女,一次比一次夸张,一次比一次癫狂。他们希望以血腥的死亡事件,去吓倒香港市民,去煽动更大的仇恨,去达到通过大规模暴乱去实现“颜色革命”的根本目的。

但不论煽暴派如何抹黑,所有事实都在清晰无比地说明,周梓乐的不幸去世,根本与警队没有任何关系。既非所谓的“逃避催泪弹”,更非“与警察口角”造成,而救护车受到阻挠而延迟送院的根本原因也非执法的警队,而是在示威现场的暴徒,是他们癫狂的行为令年轻大学生无法及时获到救助。

其实,包括煽暴派以及昨晚在街头暴力示威的年轻人,他们内心是十分清楚的,这是一宗被煽动之下的“意外死亡”事件,而造成这宗不幸意外的根本原因,在于暴乱本身,在于乱港政客无节操的煽动,在于暴乱年轻人之间对生命缺乏的敬畏。

如果再不止暴制乱,如果任由乱港政客煽动下去,周梓乐的不幸事件,很可能不会是“修例风波”的最后一宗。如果乱港政客们真的关心年轻人,如果他们真的希望香港好,就应该立即与暴力割席、立即停止美化暴力。佛教中有所谓的“报应”,天理昭昭,做了什么坏事,别以为没有后果。一手造成香港眼前年轻人不幸死亡悲剧的乱港政客们,必须立即放下屠刀!

来源:大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