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还原真相 周梓乐堕楼前无接触警察

警在周離家前約半小時於停車場處理滋擾事件

警在周离家前约半小时于停车场处理滋扰事件

星岛环球网消息:文汇网讯 (香港文汇网记者 文森、锺立)科大22岁学生周梓乐在将军澳尚德邨停车场堕楼重伤,延至昨日不治,煽暴派遂疯狂地发动文宣工程,大肆散播警方"害死"周梓乐的谣言,煽动大批人上街捣乱。警方再次举行记者会交代调查进展,承认在周梓乐堕楼前、即星期日(3日)晚上11时06分,防暴警曾进入该停车场处理滋扰事件,但不久后已撤离,并无接触过周梓乐。当防暴警再次进入停车场时,周梓乐已堕楼由在场的消防员急救。警方强调,当晚现场没有便衣或乔装警执行任务,有关"警方推周梓乐落楼"之说子虚乌有。事件将召开死因庭,交由死因裁判官处理。

警方星期二曾表示,在周一(4日)凌晨约1点前未曾有警员进入尚德停车场,但其后有人出示拍有警员在周日(3日)晚上11时许步出停车场的行车纪录仪片段,情况与警方早前的说法似有出入。

周梓乐堕楼时序

周梓樂墮樓時序

事件将召开死因庭

东九龙总区高级警司(行动)傅逸婷昨日在会见记者时,首先为周梓乐的死表示难过及痛心,并强调警方会尽全力彻查死因,呼吁公众冷静。

她其后详细交代了警方当晚的部署。她承认有5名警员曾在周日晚上11时06分进入尚德停车场处理滋扰事件,但他们在10多分钟后已经全部撤离,其间没有与周梓乐接触过。"上次的发布会,我们未掌握到所有证据或资料,因为我们当天很想把手头上的有用资料尽快给大家。对于我们发放的资料未够准确、令大家有混淆,我们觉得不好意思。"

傅逸婷续说,当晚警方再次折返进入尚德停车场是翌日的凌晨1时04分,目的是驱散在停车场向警察投掷硬物的示威者,进入时间与消防员开始急救的时间相若。警员在到达停车场2楼时,发现有消防处人员正进行急救,才得知周梓乐堕楼的消息。

就有片段显示曾经有两名面目模糊的黑衣人怀疑在停车场2楼发生推撞,被质疑是有"便衣警"将"周梓乐"推前,东九龙总区刑事总部警司(行动)胡家欣表示,片段中两人的衣着均与周梓乐不一样,相信他们不是周。

现场无乔装警 黑衣片段无推撞

她续说,警方翻看了从另一角度拍摄的闭路电视片段所见,片段中两人相隔了一段距离,并排向前行,未曾有身体接触,不存在所谓"推撞"之说,并重申警方当晚未曾在将军澳区内派出乔装警务人员,亦没有派过便衣警员进入停车场。

警方将就周梓乐堕楼死亡一事建议召开死因庭,胡家欣承诺警方会进行深入调查,而所有调查所得资料均会在死因庭上公开,警方若发现自己在事件中需要负上那些责任,亦必定会如实向死因裁判官汇报,但强调现阶段的调查工作目标是调查周梓乐的死因,而非调查警察。

造谣警察阻救 掩饰暴徒堵路

■網上流傳的救護車遇上防暴警照片,該救護車並非A344。

■网上流传的救护车遇上防暴警照片,该救护车并非A344。

煽暴派在无证据下"老屈"警方"杀害"周梓乐,多次造谣指警方阻碍救护人员到场,企图制造警方"刻意延误救人"的假象。消防处助理救护总长(九龙东区)梁国礼昨日在记者会上重申,当日的救援过程间,警方并无作出任何阻延,而接报到场处理周梓乐个案的A344救护车,过程中亦无与警方接触。东九龙总区高级警司(行动)傅逸婷透露,当晚路面交通受暴徒堵路影响,阻碍救护车直达现场。

梁国礼指出,消防处于当晚共接获5宗涉及尚德邨或毗邻广明苑的紧急救护召唤个案,包括于当日凌晨1时11分接获周梓乐于尚礼楼停车场的堕楼个案后,随即派出A344救护车由宝琳前往现场。该车到达尚德邨对开的唐明街后,发现前方有双层巴士及私家车阻塞,遂实时改由近尚信楼的路口进入尚德邨前往现场。

A492和A346各有任务在身

当晚到尚德邨的救护车及其角色

當晚到尚德邨的救護車及其角色

然而,A344于1时20分抵达广明苑广盈阁附近时,又发现前方有私家车及消防车停泊而未能继续前进。3名救护员立即带同装备徒步前往现场,终在1时30分到达周梓乐倒卧的位置为他急救,于11分钟后将他送上救护车往伊利沙伯医院急症室。

A492救护车则接报前往广明苑广盈阁处理一宗气促及腰痛的个案,于1时10分到达并停泊在唐俊街与唐明街交界尚德邨入口,而当时消防处尚未接获周梓乐的个案。A492的救护人员在徒步前往广盈阁期间,遇有市民求救,遂改为前往广隆阁电梯大堂处理一名头部受伤的个案,于1时54分将该名伤者送离现场。

至于A346救护车则是接报前往代替A492处理原先气促及腰痛的个案,惟车子于1时23分抵达唐俊街与唐明街交界尚德邨入口时,由于前方有警车,亦有警员在施放催泪弹,救护员遂留在车上静观其变,后来决定下车徒步前往广盈阁救治伤者。

梁国礼表示,消防处亦于当日凌晨1时15分及1时41分先后接获广明苑闸口及广明苑天桥的紧急救护召唤个案,并先后派出A237及A391前往现场,惟两宗个案最终均未发现伤者。

特稿:黑记无理指控 记招沦批斗会

为消费死者,煽暴派在周梓乐不幸身亡后,毫无证据就一口咬定是警方所为,连声称受过专业训练、富采访经验的香港电台记者利君雅亦与煽暴派沆瀣一气,在昨日的警方记者会上声称"警队有杀人嫌疑",更多次声言警方调查周梓乐死因只是"自己人查自己人",口吻恍如"批斗"多过提问,令记者会沦为煽暴派的"公审会"。

发狂指责警 轻忽司法机构

利君雅昨日在记者会上连问多条问题,首问即引述"社会上大家会认为"来指称周梓乐是警员眼中暴徒,甚或是"曱甴",而前线警员多次说要杀死"曱甴",质疑周受伤后警方无主动交代其情况,死后才出来"猫哭老鼠",又称昨日出来交代案件的警员"太低层次",应该由高层出面交代,"高层系咪要同你哋割席?"

她接着问:"周同学的死,警方系咪丁点责任都无呢?"她其后更早有立场地指,"如今警队有杀人嫌疑,不论咩形式都好,你哋自己查这宗个案,同六七十年代警队自查贪污有咩分别?究竟你哋会如何开脱你哋的嫌疑?"完全是在未审先判。

事实上,发生命案当然会由警方去调查,再找出事件的经过及行凶者及责任所在,难道要由法官、市民,甚至示威者去查?警方在回应利君雅的提问时就一再重申,周梓乐堕楼案发生于周一凌晨,警方掌握初步资料后于星期二傍晚已交代调查进度,调查由谁人负责有既定程序,而昨日出来交代的包括调查周梓乐死因的主管,他最了解这宗案件始末,由他交代最合适。

利君雅后来一口咬定警方要负责任,及质疑警方"自己人查自己人",警方回应指,警方在事件中有否责任正是死因调查其中一个目的,而所有调查结果会交由死因裁判官去评定,且香港的司法制度便是由警察调查后,交由司法机构负责判案。东九龙总区高级警司(行动)傅逸婷就质问利君雅:"你信唔信司法机构?"利君雅当时呆了一秒,然后只是重复"问题是你(警察自己)去做(调查)"的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