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特稿:嫁祸新婚警员 违禁令再起底

周梓乐在11月3日深夜将军澳示威中不慎堕楼身亡,网传事件起因是一名警员于将军澳举办婚礼,有黑衣魔试图在婚礼场外叫口号及捣乱。在周梓乐死后,煽暴派文宣即将矛头指向该对新人,诬蔑防暴警"害死"周梓乐,而该对新人是"罪魁祸首",有人更公然违反法庭禁制令,在网上将该对新人的个人私隐"公告天下",有人更恐吓要两人"血债血偿"。

11月3日,有警员在将军澳皇冠假日酒店摆酒结婚,有煽暴派网民违反法院禁制令,在网上将婚宴消息公开。一批黑衣魔即到场"祝贺"该对新人 ,其后在酒店附近聚集叫嚣。有人报警后,防暴警察到场,该批非法集结者指骂警察,更有人用砖掟向警员,及以杂物堵路。

非法集结者至深夜仍拒绝散去, 防暴警察施放胡椒喷剂、催泪弹及发射橡胶子弹驱散,多人被制服拘捕。周梓乐疑似在躲避期间进入停车场,并不幸由楼上堕下。

非法集结者连续在4日、5日两天到该警员的广明苑的住址叫嚣,警方到场警告市民离去,并在邨内范围发射催泪弹及橡胶子弹驱散。

滋扰在先 事后老屈

在周梓乐死讯传出后,煽暴派网民即再次发挥抹黑精神,声称是该对被骚扰的新人"公器私用",要求警队派出防暴警到场,更一口咬定该对新人是导致周梓乐死亡的"元凶",并在昨日大规模在网上发动"报仇",包括将该对新人的照片、住址、院校、生活习惯,甚至其父母的全部个人资料起底。有人更声言要他们"血债血偿、不得好死"。

平情而论,警员休班后也是普通市民,遇到有人滋扰报警是人之常情,不存在"公器私用",且亦可能是其亲戚朋友甚至该酒店的住客报警,更何况滋扰有关人等非法集结更滋扰他人,违法在先,包括该对新人在内的所有在场市民,报警将不法之徒绳之以法,实为公民责任。

毒诅尽出 藐视法庭

婚礼与周梓乐堕楼之间并无直接因果关系,而是连锁反应和意外事件,煽暴派无限上纲,在未弄清始末前,就对该警员和妻子进行起底,以及发出恶毒诅咒,咒骂他们"必遭天谴"、"X街短命"、"祸及子孙"等等,实令人心寒。

同时,法院已颁发临时禁制令,禁制公众非法发布警务人员、其配偶及或家庭成员(即父母、子女或兄弟姊妹)的个人资料及照片,恐吓、骚扰、威胁或干扰任何警务人员、其配偶或其家庭成员,或协助及教唆他人作出上述任何行为。有关人等所为,已涉嫌藐视法庭。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