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特稿:黑记无理指控 记招沦批斗会

为消费死者,煽暴派在周梓乐不幸身亡后,毫无证据就一口咬定是警方所为,连声称受过专业训练、富采访经验的香港电台记者利君雅亦与煽暴派沆瀣一气,在昨日的警方记者会上声称"警队有杀人嫌疑",更多次声言警方调查周梓乐死因只是"自己人查自己人",口吻恍如"批斗"多过提问,令记者会沦为煽暴派的"公审会"。

发狂指责警 轻忽司法机构

利君雅昨日在记者会上连问多条问题,首问即引述"社会上大家会认为"来指称周梓乐是警员眼中暴徒,甚或是"曱甴",而前线警员多次说要杀死"曱甴",质疑周受伤后警方无主动交代其情况,死后才出来"猫哭老鼠",又称昨日出来交代案件的警员"太低层次",应该由高层出面交代,"高层系咪要同你哋割席?"

她接着问:"周同学的死,警方系咪丁点责任都无呢?"她其后更早有立场地指,"如今警队有杀人嫌疑,不论咩形式都好,你哋自己查这宗个案,同六七十年代警队自查贪污有咩分别?究竟你哋会如何开脱你哋的嫌疑?"完全是在未审先判。

事实上,发生命案当然会由警方去调查,再找出事件的经过及行凶者及责任所在,难道要由法官、市民,甚至示威者去查?警方在回应利君雅的提问时就一再重申,周梓乐堕楼案发生于周一凌晨,警方掌握初步资料后于星期二傍晚已交代调查进度,调查由谁人负责有既定程序,而昨日出来交代的包括调查周梓乐死因的主管,他最了解这宗案件始末,由他交代最合适。

利君雅后来一口咬定警方要负责任,及质疑警方"自己人查自己人",警方回应指,警方在事件中有否责任正是死因调查其中一个目的,而所有调查结果会交由死因裁判官去评定,且香港的司法制度便是由警察调查后,交由司法机构负责判案。东九龙总区高级警司(行动)傅逸婷就质问利君雅:"你信唔信司法机构?"利君雅当时呆了一秒,然后只是重复"问题是你(警察自己)去做(调查)"的质疑。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