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中大沦暴力窝兵工厂 高院拒禁警入校申请

■ 在中大二號橋上,黑衣魔用大型投擲器將磚頭擲向橋下的吐露港公路。大公文匯傳媒記者  攝

■ 在中大二号桥上,黑衣魔用大型投掷器将砖头掷向桥下的吐露港公路。大公文汇传媒记者 摄

校内纵火毁物 校外高空掷物 数百火弹袭警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萧景源、文森、杜思文)大学校园沦为孕育暴徒、制造武器的大本营。黑衣魔连续3天纵火破坏校园、毁校长室,更利用地理之便瘫痪校外交通要道、大肆破坏公共设施,更将暴力辐射到社区。其中,沙田中文大学的黑衣群魔草菅市民性命,连续3天在东铁线、吐露港公路高空掟物堵路,更逃入校园阻警追捕,迫使警方到中大校园围捕黑衣群魔,但就被黑衣魔及煽暴派抹黑为"围攻大学",中大学生会会长昨日更入禀申请临时禁制令,禁止警方在没有搜查令或按法例准许下进入校园。高等法院法官陈嘉信在听取双方陈词后拒绝批出临时禁制令。

中大黑衣群魔在本周一窜到横跨吐露港公路的二号桥,罔顾安全肆意高空掷物阻挠车辆前进。警方实时采取行动阻止,但黑衣群魔扔汽油弹等阻挠警员,其后退回校园。当警员稍向后退,群魔实时上桥以汽油弹等攻击警员,并继续向下掷物。如此进进退退。黑衣魔退守校园后,继续掟弹,又在校内纵火,情况一发不可收拾,警方只得进入校园拘捕群魔。

然而,黑衣魔及煽暴派立法会就隐去前因,声称警方"擅闯校园"。中大学生会会长苏浚锋更于昨日入禀,要求法院颁下临时禁制令,禁止警方在没有搜查令或按法例准许下进入校园,及阻止警方在没有校方要求下在校园内使用"群众处理武器"。

校园是公众地方 警可执法

律政司是次派出资深大律师孙靖干出庭。他指出,根据《公安条例》第二条,警方有权进入公众地方执法,而公众地方的定义是指公众有权进入或获准进入的地方。由于中大校园是公众获准进入的范围,符合公众地方的定义,若中大校内有破坏安宁的公众集会,警方有权进入执法。

他强调,警方连日来接报吐露港公路遭堵塞,有证据显示逾100名示威者在中大二号桥上向吐露港公路及东铁线路轨掟砖及汽油弹,所以才引致警方到二号桥进行驱散,以防示威者危害道路使用者的安全。

高院开庭处理4小时后,法官陈嘉信决定拒绝批出禁令。

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昨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指出,由前日下午2时许开始,黑衣魔逃回中大并在二号桥设路障,更不断进逼警方防线,用汽油弹、硬物、弓箭、信号弹等袭击警员。警方采取行动,是为了维护公共安全和道路使用者安全,但就受到部分人的无理指责。

向警防线射箭 反说侵校

他强调,校园从来都不是无法可依的地方,并强调警方执法并非针对某一个地方,执法亦不会有另一把尺;不是看地方,而是视乎有否人犯法。事实是,暴徒不断冲击警方防线,掟砖、杂物及汽油弹,更加有人向在场警察射弓箭,威胁警察生命安全。在警告无效下,警方在别无选择下就要采取行动制止暴行。

据网传照片显示,大批黑衣魔当时在校园内用怀疑生油、汽油和玻璃樽等制造燃烧弹。谢振中说:"仅仅在中文大学的冲突里面,我们初步估算有数百枚(燃烧弹)。这个数目绝对是过去5个月里警方见过最严峻、最多的一次。为何大学由一个做教育的地方,现在会变成一个兵工厂,有几百枚的汽油弹在里面?高等教育是孕育香港未来栋梁的地方,我们是否要容许这些地方变成兵工厂去孕育暴徒?"

有人质疑警方与"示威者"的武力"不对等",警方行动部高级警司汪威逊反驳,暴徒除了在山坡上掟汽油弹,还用弓箭射向警员。而这些箭在50米至80米内可穿透警员任何保护装备,相信在外地,有人用弓箭去射任何人,警察已经开枪,"暴徒的暴力是非法,警方的武力是执法,如何将两者衡量是否对等?"

李家超:大学非"法外之地"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昨日在会见传媒时表示,香港任何地方都受法律的规管,不希望学校成为产生暴力的地方,包括有不同的学校或大学的办公室被破坏,又或发生殴打的事件,并严肃地强调,香港没有一处地方是法外之地,包括大学。任何人如违法,警方有法定责任采取行动,"大学不应该滋生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