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暴力运动已属强弩之末

香港在星期一遭逢巨变,暴力急速升级,肆虐全城。暴力事件绝大多数由蒙面黑衣人所为。当然,他们会毫无例外地将责任推卸给警察,说警方是始作俑者云云。

回顾下当日最紧张的一个情景,当时蒙面暴徒在西湾河围攻一名落单的警员,其中一名暴徒怀疑伸手欲抢其佩枪,结果被警员鸣枪击伤。同一天,有影片显示暴徒在港铁车厢纵火、在天桥高处向桥下车辆扔杂物、向警署投掷爆炸品、放火焚烧不同政见市民……我对此等暴行不感意外。

科大学生周梓乐在将军澳一个停车场堕下伤重不治的意外,在社会引起极大反响,原因是“港独”分子一直以来都在制造机会打舆论战,譬如,科大校长举行公开对话时一名科大生假装被内地生推倒,那名内地生随即被包围、指骂及殴打。

我们也目睹不少视频拍到示威者挑衅警察,但当警察作出回应时,影片就被删除前半部分,剩下展示所谓“警暴”的后半部分。我们亦看见自杀女生陈彦霖的家人不断受到滋扰,暴徒指控警察谋杀陈彦霖,纯粹是想做一场公关骚。

他们以同样手法利用周梓乐意外身亡当作文宣工具,煽动港人的“恐中仇中”情绪,令他们误信中央要夺去香港的自由民主。到目前为止,所有停车场闭路电视片段均显示警察与周同学的死无关,但即使如此,部分人仍然坚信周同学是被警察所杀。或许有待死因庭查明周同学的死因后才能杜绝此谣言。

我们应否为暴力升级忧心呢?我认为没有必要。我们所见的种种暴力现象属于心理学操作制约中的“消弱”之行为表现。简单地说,若果某种行为得到鼓励,它会逐渐增强并变得根深蒂固。但若该种行为最终失去外来激励,它会先短暂增强,然后随时间慢慢消弱并消失。我们在周一所见到的暴力行为呈突然升级之势,我认为就是属于这种回光返照的现象。

数周以来,暴徒以暴力打击公开表示不支持这场暴乱的市民,并以此吓退中立者。这一招虽奏效,但却是短暂的,现在,越来越多的普通香港市民已经走出来清除路障、谴责暴力。

暴徒周一发起“三罢”,指望市民都留在家里,以示支持他们。结果事与愿违;大多数市民为养家餬口,当日如常出门上班。暴徒见状便以堵塞、瘫痪道路为手段,以求达成的“三罢”目的。

从在网上播出的实况可以看到,虽然暴力的程度升级,但是参与暴乱的人数却大幅下降。由此可见,大多数市民已对过去的几个月的暴力、堵路等恶行深感厌倦。

第二个让人感到乐观的原因是,近期暴徒的疯狂行为正在破坏他们努力营造数月的“自由斗士”形象。发生在周一的疯狂行为,更是迅速让他们形象扫地。全世界已经看透香港所发生的事件的真相。英国政府亦发出声明谴责暴徒的暴力行径,而《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也似乎在美国参议院卡住了。一旦美国参议员看清楚香港发生了什么事情,某些议员诋毁香港为极权政权的说辞,也就越来越没有市场了。

时至今日,香港已经无路可退。几个月来,香港警察一直保持理性克制,但现在客观环境对警队很不利,暴徒和他们的支持者极力抹黑警队,暴徒明显觉得就算他们对警察进行污蔑和构陷,警方都会对他们宽大为怀。重看西湾河警员开枪的片段,可以发现那位暴徒显然判断对方不会开枪,而他们可以无所顾忌地从警方手上“救出”同伙。

发生在周一的事件明确说明:如果斗胆袭击警察,先会被警告,再不停手,那就要捱子弹。除了暴徒和幕后黑手或者是没头没脑的跟班之外,周一的教训能够阻遏所有意图违法者。暴徒让世人看到,他们的行径与民主无关。他们背后有一个更加黑暗的势力,理应避而远之。

注:本文的英文版原文刊登于《中国日报香港版》评论版

来源:大公网 作者:Chris Lonsdale 心理学家、教育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