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向暴徒跪下的中大校长

这场暴乱已经开始进入最后的疯狂。由科大周梓乐宣布死亡那天起,所有暴力全面升级。以前的燃烧弹只是丢马路和杂物,现在的燃烧弹是改为直接向人扔去,包括港铁车厢,甚至是正在载人的巴士车厢,暴力每日升一级。热力不断在上升,不断产生新的燃料,氧气不断被卷入。

这个“火龙卷”在5个月来有一个主要的运作规律:就是不断向外燃烧,迫令很多机构跪下。而跪下的机构全部都被暴徒得寸进尺的绑架和破坏。由以前的沙田新城市广场,港铁,到中大,和后来的科大等。只要有机构一把手跪下来,暴徒就会要求更多,一直到要求你不能满足为止,就会指你不配合和敌视暴徒,结果所有跪下的机构都会被打,而且持续地打,越跪越衰。暴徒的招数就是透过不同层面的围攻,将制度内的一二把手打下来,或者招安为暴徒的一部分,继而绑架整个机构,然后向外蔓延。就像中大,绑架了校长后,令到校内蓝丝成员不能发声。一朝得手后,就尝试用外人加少数内鬼,去攻击最亲建制的科大,结果校长跪下后,迫使大量亲建制学生逃离。然后恐惧潮从科大、中大向其他六间大学蔓延,城大是第三间撤离内地生的学校。用恐惧战术,蓝黄比例迅速下降,城堡不攻自破。

为何一开始要跪呢?跪了之后,暴徒就会用完即弃,之后你什么牙力都没有,结果中大要找沈祖尧来救场。当然,是沈自以为在学生面前有牙力,实际上他在“占中”时就跪了,所以这次叫学生撤退时会有人理他吗?没有,只见到有2枝由箭射出来的汽油弹打中警察的小腿。这些“小朋友”手上有远程火炮的武器,只差落地后未爆炸,这些还叫做“小朋友”?这个中大校长还要帮这些所谓的武装“小朋友”吗?

事件发展至今,由热力令一把手自燃,将机构变成新的燃料,然后再引燃另一些同质燃料。关键是没有人肯说不。没有人愿意面对高温的热力说不,来阻止火势蔓延。一些不愿被燃烧的氧气虽然发现了问题,但因为没有隔火带,氧气要被迫卷入助燃。感觉上,现在的战略有问题!

来源:大公网 作者:香港菁英会 政治研究会副主任 卢麟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