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暴徒杀了人 “泛民”是帮凶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大公报报道,70岁食环署外判清洁工罗长清,本周三在上水广场外的路障范内拍照时,遭黑衣暴徒掟砖击中头部,留医一日后伤重不治。这件不幸的事件已经证明,纵暴派人士五个月来将警方诬蔑成“杀人犯”,但他们自身才是真正的杀人犯。

某些人一直声称警方在今次“修例风波”中杀了人,例如八三一太子站、知专女学生陈彦霖、科大学生周梓乐等,明明一直拿不出任何确实证据,某些纵暴派议员却凭着一些似是而非的内部文件、闭路电视片段和极度模糊的一两张照片,煽风点火说这些死亡事件与警方有关,还没来由指责警方须付上责任。

好了,那现在有不止一条影片,清晰拍摄到罗伯伯遭黑衣暴徒用砖掟死,可讲证据确凿。一众纵暴派人士又作何回应?笔者翻遍连日来所有报章和网上新闻,完全未见纵暴派有只字谴责暴徒。难道他们不知此事?但昨日的立法会内会,作为会议主持的郭荣铿却带领在场议员默哀,还煞有介事地把对象模糊化,说是“‘修例风波’中逝世的人”,之后便没有进一步表示。

纵暴派是明知暴徒杀了人,却仍然不想割席,更试图利用市民对周梓乐等年轻人的同情来掩盖这宗血案。罗伯伯一案根本不能与周梓乐等人之死相提并论,后者的死因尚待调查,但罗伯伯的死因却清清楚楚,是被黑衣暴徒亲手用砖头掟死,是一宗谋杀案。在香港法例的所有罪行里,谋杀无疑是最严重的罪行之一,一经定罪最高可判处终身监禁。纵暴派为了选票,是否已经出卖良知,不惜与杀人犯为伍?而更无耻的,是某些人极尽诬蔑之能事,明明有这么多事发经过的影片,仍能将这宗惨剧说成是“蓝丝被自己人掟死”,企图为暴徒撇清罪责。最可怕的,是一些市民竟然真的选择相信,这已经不是“盲撑”,而是完完全全的“被洗脑”。

那些一直说“不笃灰、不分化、不割席”的人,你们究竟知不知道,跟你们坐同一张席的,是一班手上沾满鲜血的杀人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