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法律界:政府应向终院上诉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鉴于暴力不断升级,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10月4日宣布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订立《禁止蒙面规例》,以止暴制乱。昨日,高等法院法官却裁定《禁止蒙面规例》违宪。多名法律界人士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对于有关判决感到匪夷所思,认为法庭并无全面考虑目前社会实际情况、暴徒达到恐怖分子的程度,就作出“坚离地裁决”。他们认为,特区政府应考虑向终审法院提出上诉,及不排除请求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以消除公众的疑虑。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傅健慈指出,《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在1922年时由港英政府因应海员大罢工事件订立,并于1997年过渡到特区政府继续适用,基本法的第八条亦列明对原有法律的保留。他亦不同意法庭裁定紧急法在“危害公安”的情况下使用属违反基本法。

傅健慈:法庭无考虑社会实况

傅健慈认为,法庭明显没有全面考虑黑衣暴徒使用极端暴力,已经达到恐怖分子的程度,严重破坏公共秩序和公共安全,更分别两次向法院大楼纵火,挑战法院的权威,践踏法治的基石,冲击“一国两制”的原则底线,“试问黑衣暴徒怎样可能受到《香港人权法案条例》的合法保障去进行极端暴力违法行为?”

他又认为,禁蒙面法并无剥夺市民行使公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只是赋予警察法律权力去调查和搜证及辨认出犯罪者的真正身份,以维持公共治安,在审时度势下,绝对符合相对称验证标准,更符合公众利益,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他建议特区政府应考虑向终审法院提出上诉,及不排除请求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以消除公众的疑虑。

黄国恩:法例在世界非常普遍

执业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黄国恩表示,现时香港暴力泛滥,公众秩序荡然无存,暴徒四处纵火破坏,伤人袭警无恶不作,市民人心惶惶,饱受其苦,法官不可能不知情,政府引用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绝对合宪合法。

黄国恩指出,基本法第八条规定除了与基本法有牴触,或经立法会修改,对原有法律予以保留,紧急法能过渡至特区政府,显示紧急法仍然是特区有效的法律,亦是旨在在非常时期赋予行政长官特殊权力去应对,这是非常合理和必要的。他并说,基本法也没有条文禁止特首行使立法权,而紧急法正正就是授权特首在非常时期立法应对香港的紧急情况,这样的安排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或地方都非常普遍,是维护国家安全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手段。

黄国恩还提到,紧急法并无排除立法会监督的权力,因为立法要迅速执行,所以是透过“先订立,后审议”方式进行,立法会仍有权审议引用紧急法所订立的法例。

他又认为,禁蒙面法有适当的豁免原则,完全没有减少市民游行集会的权利,世界上很多其他国家和地区都有类似的立法,目的只是希望能减少在公众游行集会中暴力发生的风险,保障公众安全。过去多个月游行集会中,蒙面者所用的暴力和所作的非法行为严重,他对法庭说禁蒙面法“对基本权利的限制超乎合理需要”感到“匪夷所思”,认为法庭的判决“坚离地”,与止暴制乱的良好意愿背道而驰,只会变相要香港市民继续忍受暴徒的暴力蹂躏,强调特区政府理应上诉。

辩方:紧急法无牴触基本法

特区政府10月4日宣布引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订立《禁止蒙面规例》以止暴制乱,惟煽暴派立法会议员就此提出司法覆核。高等法院昨日颁判词裁定紧急法在“危害公安”的情况下使用属违反基本法,而《禁止蒙面规例》违宪、对基本权利的限制“超乎合理需要”。

高等法院早前开庭审理本案,申请方为24名煽暴派议员及“长毛”梁国雄,分别由资深大律师李志喜、陈文敏及潘熙代表;答辩方为行政长官、律政司司长及警务处处长,由资深大律师余若海代表。

申请方直指紧急法绕过立法会,赋予特首不受约束的立法权力,有违基本法。

答辩方代表就反驳,紧急法与基本法并没有出现牴触,而且第八条订明,除了与基本法相牴触的法例外,香港的普通法、衡平法、条例、附属立法和习惯法予以保留,显示紧急法仍然有效。

指无限制立会权力

答辩方代表又表示,基本法并未有禁止立法机关授权特首行使立法权,而透过“先订立,后审议”方式,立法会仍可以审议引用紧急法订立的法例。特首在紧急法底下拥有废除法例的权力,不代表立法会的权力会因而受到限制。

两名法官林云浩及周家明昨日颁布书面裁决。判词指,香港立法权只由立法会所拥有,而且紧急法定义范围过阔,又赋予绝对权力,引用紧急法条件具有主观性及不确定性,紧急法亦令立法会的法例规管权岌岌可危,故裁定紧急法不符基本法一共9条条文。

两名法官又指,由于紧急法违反基本法规定,禁蒙面法因此是超越了紧急法所赋予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的权力,并限制了基本法所赋予香港市民的权利,故裁定违宪。

法庭本周三会开庭作进一步聆讯,以商讨补救裁决引发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