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止暴制乱 | 香港法律界倡设特别法庭全力惩暴

图:香港暴乱五个多月以来,警方在暴乱现场逮捕了涉暴乱罪疑犯逾四千人,至今仅有一人因暴动罪获刑,反而有大量被逮捕者轻易保释继续犯罪。图为警方昨在暴乱分子占据的理工大学周边逮捕一批企图增援暴乱人士 法新社

贯彻落实习主席讲话精神

香港暴乱持续五个多月,至今仍仅有一人因暴动罪获刑。国家主席习近平早前特别提到“坚定支持香港司法机构依法惩治暴力犯罪分子”,多名本港法律界人士建议,应成立特别法庭,集中、加快处理与暴乱相关的案件,并树立典型案例予以重判,方能起到阻吓作用;同时,应增加涉暴乱疑犯的保释条件,令其不可在保释期间轻易再犯。

本身是律师的全国政协委员黄英豪表示,香港司法奉行普通法制度,高等法院、上诉法院及终审法院法官奉行终身制,这虽然有助法庭保持司法独立,但同时令法官可以“自把自为”,即使某些裁决难让大众信服,市民亦无可奈何,对此,特区政府理应作出检讨,并对有争议裁决依法上诉,充分发挥“三审制”的功能。

三方配合加紧起诉暴徒

他更指出,目前因暴乱而被捕的人数已超过四千人,明显属于持续性大型暴乱,案件中亦有不少共通点,例如都是涉及干犯暴动罪、非法集结等罪行,可成立特别法庭,由专责法官加快处理,并树立典型案例予以重判,方能起到阻吓作用。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称,将暴徒绳之于法,需要警察、律政司和法院三方面的共同努力,当中警方在拘捕疑犯后需要向律政司提交相关证据,律政司据此作出是否提起检控的决定,最终由法庭判决。现时三方面明显配合不足,例如暴徒通过蒙面隐藏身份,而《禁蒙面法》正是有利于警方搜证,但法庭竟指该法对基本权利的限制超乎合理需要,“三方面不仅没有互相配合,反而一方受到另一方的掣肘,这样如何能有效止暴制乱?”

别让重罪暴徒轻易保释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秘书长、法学博士傅健慈指出,投掷汽油弹属严重刑事罪行,最高可被判终身监禁,即使依普通纵火案处理,一般量刑亦起码是监禁三年,再加上暴徒以弓箭等致命武器令警察受到伤害,又涉及袭警、在公众地方管有攻击性武器等罪行,都属于严重罪行,理应重判而达到阻吓效果。但现时有关疑犯几乎都只需低金额便可获得保释,亦有多起案例是疑犯保释后再次参加暴乱,故法庭应令有关人等不可轻易获得保释,对情节严重者更应果断拒绝保释。

工联会:暴徒置港于“沦陷”边缘

暴徒连日来盘踞多间大学,又到处纵火、袭击市民,其中理大内暴徒堵塞红隧,严重影响本港路面交通,行为形同恐袭,工联会强烈要求政府成立跨部门抗暴行动机制,全力止暴制乱。

工联会昨日发声明称,暴徒堵塞隧道、干道以及铁路道路交通,造成全港停课、停工,甚至连累老幼伤健社会服务。暴徒霸占大学园区作“战壕”,投掷汽油弹、发射弓箭、放火烧电箱,又“私了”不同政见人士、商户以及清路障者,工联会对其暴行予以最强烈谴责,强烈要求特首统领特区政府成立跨部门抗暴行动机制,调动行政、立法、司法全力配合止暴制乱,全力救港于“沦陷”边缘。

政府纪律部队人员总工会亦关注近日暴力事件越趋激烈,一名七十岁老翁更被砖头掟中头部,最终伤重不治,工会对事件感到十分难过。工会指出,违法暴力行为会严重破坏香港的法治及社会秩序,对目无法纪的违法暴徒予以强烈谴责,并呼吁所有人理性克制,避免造成伤亡。

学者:司法权不能超越基本法范围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所长莫纪宏18日在北京谈及当前香港局势时表示,对香港而言,按照基本法履行高度自治权即为法律的界限。

当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围绕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就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举行新闻吹风会,莫纪宏在吹风会上作上述表示。

他说,《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明确指出,“一国两制”是党领导人民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的一项重要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个伟大创举。“既然是一种制度,就应该将其固定化、规范化、长期化。针对香港当前出现的严峻和复杂局面,应继续按照‘一国两制’要求,按照制度规定,依法依规处理香港问题。”

强化政府维护秩序作用

“中央的态度十分清楚,就是依法治港。”莫纪宏说,基本法第二条明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依照基本法的规定实行高度自治。对于香港而言,各项法律职权都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授予,按照基本法履行自身高度自治权就是法律的界限。不管是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都不能超越基本法规定的范围。

莫纪宏强调,面对香港在过去几个月中出现的问题,要严格按照基本法规定,充分发挥特区政府在实施基本法赋予职权方面的作用,要强化特区政府维护香港社会秩序的作用。《决定》中也明确指出,坚持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治港”“澳人治澳”,提高特别行政区依法治理能力和水平。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