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政府绝不可堕“政治解决论”陷阱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6日呼吁北京及香港“示威者”以非暴力方式展开对话。无独有偶,香港的黑衣暴徒15日也突然从中大校园撤退,停止占领二号桥,令堵塞多天的吐露港公路16日得以恢复行车。包括中大校长段崇智在内的九名大学校长也发表声明,呼吁“政府必须牵头联合社会各界,以迅速具体的行动来化解这一政治僵局,以恢复公共秩序和社会安定”。

从蓬佩奥的谈话到九大校长的声明,策略是一致的,就是绝口不提学生暴徒发动所谓的“三罢”,以大学作为暴乱基地,发动恐袭式行动,瘫痪了红隧、多条主要公路、港铁多条路线,剥夺了市民上班上学的权利。有关声明,推卸了校方拒绝警员进入校园执法的责任,转移了社会的视线,要求所谓政治解决,其实就是要政府答应泛暴派的所谓“五大诉求”。

占据中大的暴徒,上周五凌晨以吐露港公路作为威胁政府的筹码,要求政府答应不取消本月24日进行区议会选举。这明显暴露了他们猖狂的野心,“三罢”其实是针对区议会选举,令区议会无法在公平公正的情况下举行,建制派候选人不敢拉票,建制派其支持者不敢出来投票。

蓬佩奥的谈话,其目的也是为泛暴派的选举造势,把选举议题定在“政治解决”,让所谓的“五大诉求”成为区选的主题,为泛暴派夺取胜利,继而在香港夺权造势。段崇智公开出面不允许警方进入校园,实际的效果是延长了黑衣暴徒利用二号桥堵塞吐露港公路,瘫痪香港经济的效果。他当时并没有说出有不少非中大生的黑衣暴徒混入校园里。两日后,他就突然间改口,说中大校园的失控状态,是校外暴徒所造成的。段崇智企图混淆是非、误导公众社会的动机非常明显。中大之后又发表声明,说“中大校方没有邀请警方清场”。继而再有九大校长的联合声明,提出了“政治解决”方案,都和区议会选举有关。

黑衣暴徒在中大的突然撤退,说明了什么问题?这说明了外部势力经过评估之后,发觉“三罢”这种恐怖手段的效果适得其反,引起了民意大逆转,香港市民坚持要上班的态度,抵制了“三罢”计划。媒体报道,有市民当先选择前往深圳,再乘搭高铁返回西九龙上班;亦有市民坚持从大埔区步行前往火炭,辗转乘港铁到达九龙塘……

大形势根本无“大和解”可能

外部势力和暴乱幕后黑手看到了民心的愤怒,巨大的反弹,知道“三罢”闯祸了,不能帮助泛暴派在区议会争取优势,反而激起了市民的愤怒,拒绝投票给他们。所以,他们急急转向,短短两天之内,就从吐露港公路作为筹码与政府讨价还价,变成撤离中大。大学校长的声明,其实就是为了紧密配合黑衣暴徒的撤退,洗脱“三罢”的恶劣影响,把选举的议题重新拉回“政治解决”,要求特区政府答应所谓的“五大诉求”。

暴乱持续五个月,“政治解决论”起了关键的作用。政府内有些人坚持要进行政治对话,认为不要刺激暴徒,所以警方只可采取驱散策略,让暴徒完全没有感到受法律严惩的风险,气焰更加嚣张,暴力不断升级。泛暴派煽动中小学生进行所谓“人链运动”、在中环发起“和你lunch”等行动,其目的都是为夺权服务。因此,特区政府和香港市民绝对不应该跌入“政治谈判”“政治解决”的陷阱之中。目前已经出现了民意转变的形势,我们要更好地宣传利用区选赶走恐怖势力、挽救暴乱中的香港、挽救香港经济的重大意义,争取中间群众,打好选举战。

英国在香港已无影响力,它现在的策略是拉拢美国取代其地位,大力进行干预,企图通过未来的三场选举,夺取香港特区的管治权。正因为如此,暴徒不会停止暴力活动,不会停止鼓吹“港独”,不会停止要求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香港亲美的政客不断联络美国国会的反华势力,提供材料,并且体现美国的意图,极力煽动、纵容暴乱,这正是11月以来香港暴力不断升级的重要原因。这说明,大形势根本没有和解的可能,妄图通过政治对话来解决暴乱,只会越来越乱。只有东风压倒西风,配合中央和特区政府的止暴制乱措施,香港才会有光明的前景,才可以避免香港经济崩溃的噩运。

作者:陈光南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