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刘进图只把暴徒视作棋子

日前,暴徒们为了逼使政府让步,接受他们所谓的“五大诉求”,以及确保政府不会取消下周日的区议会选举,于是再次发动罢工、罢课和罢市。当暴徒发现市民不响应号召,便霸占中文大学及二号桥,并在桥上投掷杂物,堵塞吐露港公路,以此达到“阻人返工”的目的。警方曾经意图进入校园清场,但是遭到中大校方阻挠,使中大沦为暴徒制造汽油弹的“兵工厂”,最后校方忍无可忍,于是劝喻暴徒离开。

在此情况之下,中大校友假若真是热爱自己的母校,便应呼吁暴徒停止在校内捣乱,谴责他们在校内制造汽油弹,并且支持警方严正执法,把这班暴徒逐出校园。然而,身为中大新闻传播学院兼职讲师的刘进图,却在近日撰写的公开信中,因自身政见而包庇暴徒,继续把他们称为“同学”。虽然他在信中,意图为校方劝喻暴徒离开作出辩解,但是信中的所谓理由,充斥着各种的阴谋论,似是而非。

首先,刘进图声称“大学校园内若没有发生罪案或紧急事故,警方不应擅自闯入校园”。但是他在文中也有写到,暴徒在校内制造汽油弹,同时在二号桥上向吐露港公路掷物,这样还不算罪案正在发生乎?至于刘进图在文中提到,警方取得搜查令进入校园后,可在拘捕期间使用合理武力,可能使到暴徒受伤或死亡,这是颠倒了因果关系。若刘进图真是担心暴徒受伤或死亡,便应劝喻对方不要袭警、停止犯罪以及自首。

事实上,根据《警队条例》第50(3)条,警方若有理由相信任何须予逮捕的人进入或置身于某处(包括校园),校方便该在警员提出要求时,必须容许对方入内,并给予一切合理的便利,以便他在内搜查。因此,中大校方眼见校园被暴徒霸占,并在校内犯罪,最应该做的事情是报警,而不是阻挠警方执法,然后发表什么声明,劝喻所谓的非本校师生离开,更不需要刘进图为校方辩护,以求暴徒们的所谓“谅解”。

此外,虽说校方今次处理极为不当,大学管理层也应在事后撤换,但是刘进图声称警方成功“进驻”校园之后,“大学管理层极可能被撤换,许多院校和宿舍的管理者将被追究责任”,这是毫无根据的阴谋论。警方进入校园之内,只是为了拘捕滋事的暴徒,以及彻查校内所曾发生过的罪案,搜查和拘捕工作完成后,警方便会收队。刘进图声称“大学原来的自由、开明、包容的学术风气,可能一夜消失”,根本是危言耸听。

另有一点不得不说,刘进图在信中声称,校方“无法阻止同学用各种方法自卫”,这是美化暴徒的罪行。暴徒在二号桥上投掷杂物,破坏吐露港公路正常运作,这是哪门子的“自卫”?警方意图进入校园并采取拘捕行动,是为了阻止罪案继续发生,有其合法权限,暴徒利用各种攻击性武器袭击警员,这是典型的拒捕!是袭警!刘进图好歹曾经修读法律,试问香港何条法律,可以把“自卫”作为拒捕和袭警的合法辩解呢?

更重要的是,刘进图在信中呼吁暴徒撤离,既不是因为他热爱中大,亦不是因为他不认同暴徒的所作所为。事实上,他劝喻暴徒撤离,只是认为暴徒并非手无寸铁,所以担心暴徒即使因警方拘捕而有所死伤,也换不来所谓“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制裁,不能达至所谓“揽炒”的结局。由此可见,暴徒在刘进图眼里,不过是一堆棋子。实际上,刘进图并不担心暴徒的死活,境外势力能否借暴徒的死伤做文章,才是他真正关心的事。

作者:文兆基 时事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