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区会可补撕裂 不容持续纵暴

■陸頌雄呼籲選民為香港價值投票。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陆颂雄呼吁选民为香港价值投票。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修例风波持续逾5个月,暴力冲击非但未平息反变本加厉,令全城陷于恐慌中,更令即将举行的区议会换届选举蒙上阴霾。在元朗天恒选区竞逐连任的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陆颂雄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指出,全港各区每日充斥着堵路、破坏与“私了”(行私刑)等行为,市民出街也要先看看有否暴动、骚乱及激烈示威,“对自由的坚持、理性、包容与尊重彷彿一夜之间失去了,连最基本的市民免于恐惧的自由也失去了。”他强调,区议会的本质是切实反映市民意见,而非以激烈的政治口号令社区矛盾增加,“地区民生其实可以修补政治对立与撕裂,你不好好去做民生工作却花时间在斗争上,更将政治利益凌驾公众利益,只会无日无之。”他并呼吁选民为香港价值投票,“难道还要继续纵容暴力吗?”

陆颂雄自2003年胜出区议会选举,一直连任至今,2016年更当选立法会议员,视野进一步拓阔。身为立法会区议会“双料议员”,陆颂雄认为有得有失:得的是知名度增加,但在一些政治议题上无得回避,或会因此流失部分支持。

落力为街坊争取交通就业

不过他强调,身为立法会议员可将社区事务带上高一级议会处理,居民亦觉得他更有“牙力”与影响力,“例如天水围缺乏公营街市,我多年来一直争取,政府终由起初不愿兴建到现在拍板落实,更在落成前先设天水围北临时街市,这些都是街坊感受得到。”

在谈到地区问题,陆颂雄表示,天水围已完全摆脱十多年前“悲情城市”的景象,区内变得更年轻、更有活力,但区内仍存在交通及就业不足等问题,“现时仍没有直达沙田的公共巴士服务,往东九龙也只在繁忙时间才有,车位不足也是一大问题;就业方面则希望洪水桥及落马洲河套区能尽快发展,以提供大批高增值职位,这些我都会极力争取。”

黑恐“负能量”变选举武器

不过,今届区议会选举在黑衣魔联手煽暴派搅局下瀰漫着黑色恐怖,社区还容许“理性论政”吗?陆颂雄对此坦言,难以想象区议会选举去到一个这么艰难、混乱的状况,“早前何君尧遭受的攻击是足以致命,原来在香港参与政治竟然要面对生命危险!”

他指出,区议会选举应是选贤与能的君子之争、候选人靠政纲打动人心,而不是透过对立与仇恨去增加自己的政治本钱,并狠批反对派正在制造不可调和的对立、制造反政府与建制派的负能量作为吞噬社会的选举武器。

如今全港各区每日充斥着堵路、破坏与“私了”等行为,陆颂雄问道:“当一个人的行为失去了理性,民主还存在吗?对自由的坚持、理性、包容与尊重彷彿一夜之间失去了,连最基本的市民免于恐惧的自由也失去了。”

建制派在今次选举中,办事处、竞选横额等宣传品屡遭破坏,陆颂雄亦不例外(见另稿),但他表明会无畏无惧地迎接选举。

勿让激进者代表了自己

他强调,区议会的本质应是切实反映市民意见,不是用激烈的政治口号令社区矛盾增加,“地区民生其实可以修补政治对立与撕裂,你不好好去做民生工作却花时间在斗争上,更将政治利益凌驾公众利益,只会无日无之。”

今次区议会选举,天恒选区今届新增了逾千名选民,总数近1.4万,当中多达48.6%为40岁以下,比率属全港之最。陆颂雄指出,很难估计大批“首投族”的投票意向,他亦不会因为多年的地区工作与政绩而掉以轻心,只希望选民要走出来投票,不要让激进者和施暴者代表了自己。

“其实我最担心的不是选举结果,那只是个人的一时得失而已,最坏打算咪转工,最担心是社会上有人公然违反法治且获得支持。因此,我们必须为香港价值投票,难道还要继续纵容暴力吗?”他说。

子女阻父母投票 情形比“占中”恶劣

■ 陸頌雄身體力行清理路障。 fb圖片

■ 陆颂雄身体力行清理路障。 fb图片

香港各区乱象不断,本月24日的区议会投票日能否顺利进行,市民能否如常投票仍是未知之数。陆颂雄表示,自己最怕大家有3种不投票心态,一是觉得“香港唔掂啦”,于是放弃不投票;二是对政府“恨铁不成钢”,于是放弃投票;三是被黑色恐怖影响而不投票,甚至有子女阻挠父母投票。

“落街买餸都俾仔女睇住”

陆颂雄说,现时干预选民的情况相当严重,自己亦有街坊朋友,被子女禁止为他做义工,“街坊话连出街买餸都俾仔女睇住,会问佢‘落街做咩’、‘买餸9个字好返啦’。”

他坦言,自己本来亦想做青年工作,但违法“占中”后青年工作难做,今日社会情况更甚,并笑言原来“占中”时期的unfriend已经“好温和”,“组织咗啲年轻人,一个浪打过嚟,散晒。”

他说,现时家访、摆街站,部分年轻人不认同自己的政治立场,“但见我喺地区上几勤力,肯同我哋倾偈、肯沟通,我已经非常感恩。”

社工出身的陆颂雄说,自己重视营造社区,不认同用激烈政治口号去扩大社会对立,如果因为这种政治口号而票投候选人入区议会,“会唔会以后都系乜都拗一餐?”

他质疑,一些候选人到底是服务地区还是纯粹炒政治,并狠批一些人以政治利益凌驾公众利益,甚至不惜摧毁社会,“呢啲真系政棍所为!”

陆颂雄以逾5个月的修例风波为例,坦言只要“泛民”肯切割,事件就可降温,但明显现时他们出于选举策略,宁愿牺牲香港核心价值。

虽然现时环境不利建制派的竞选工作,但陆颂雄表示不担心选举结果,相信社会上有很多理性选民,不会不理政绩政纲,只看着激烈立场去投票,并强调区议会选举有其意义,“唔好被代表,唔好觉得区选可投可唔投。”他希望大家为香港价值去投票,不要纵容暴力与非理性。

议办“要塞化”抗魔 “盼守到20分钟”

■ 建制議辦屢遭破壞,陸頌雄議辦已被破壞四五次。 fb圖片

■ 建制议办屡遭破坏,陆颂雄议办已被破坏四五次。 fb图片

“我哋嘅目标系20分钟攻唔到入嚟。”这句听起来像玩战争游戏的言论,出自陆颂雄,更反映出建制派候选人在今次黑色恐怖下的处境。其议员办事处已经遭受四五次破坏的他,看着黑衣魔最初只是打烂“天眼”,到后来攻入议办,甚至尝试放火,但当局至今未能有效制止这些违法与暴力。候选人只能试着加块钢板、加条铁链,将议办“要塞化”,以抵挡黑衣魔的侵袭。

建制议办被毁已成“日常”

过往香港社会抵制野蛮暴力的行为,但在5个多月的黑色风暴下,社会似乎已渐渐变得麻木,建制派候选人讲起自己的议办被毁,似乎亦已成为“日常”。陆颂雄的议办已被破坏了四五次,“最初打烂CCTV,10月初系最严重,佢哋攻埋入嚟,打烂复印机、柜,佢哋仲有尝试放火,但好在唔成功,我哋喺议办度系见到有燃烧弹嘅残骸。”

陆颂雄续说,他和他的团队已经“算醒”,提早搬走了计算机和重要文件,故即使暴徒翻箱倒柜,最重要的东西亦未有失守,但每次都要花钱花时间去整理好被侵袭的办事处。

这段时间,每逢高危时期,陆颂雄及其议办团队都要做着搬运工,搬计算机、搬文件,同时默默地“要塞化”议办,“我哋喺窗度加咗两层钢板,拉闸之余,仲有两条白钢铁链,我哋嘅目标系20分钟攻唔到入嚟,仲要系有架撑先攻到入嚟。”他说,议办频频被袭后,同事都有精神压力,甚至去到寝食不安的地步,他感谢团队依然“好专业、好有心服务社区”,而强化议办的防守能力后,大家亦能睡得安心。

暴徒破坏自由民主价值

竞逐连任屯门乐翠选区的建制派何君尧摆街站时被暴徒以刀刺向胸膛,是否学会守城还要学懂防身?陆颂雄笑说︰“我有朋友即刻买咗件护甲背心畀我,应该可以挡下刀。”

针对候选人是一回事,针对社区又是另一回事。陆颂雄坦言,今届选举的气氛与过往截然不同,截至采访当日,他6条挂了在街上的竞选横额都被毁坏,“啲业主委员会、商铺,以前一定会贴海报,

在他看来,暴徒远远不止是“破坏死物”,而是破坏香港自由民主、尊重不同理念的价值,并用上胁迫方法,去阻止选举、阻止建制派候选人服务市民。

不过,陆颂雄依然斗志旺盛,街站依然继续摆,这场仗还是要打下去。

乐翠区候选人还有卢俊宇、蒋靖雯。

对手懒摆街站 滥炒政治话题

有别于陆颂雄于天恒区长期深耕,同区另一名候选人、上届亦曾参选的王百羽,直至今年7月才称自己“积极考虑”参选,而根据其facebook帖文,他至9月中才贴出摆街站的相片,其后帖文都是炒作修例风波为主,再贴文讲自己摆街站已是9月底,连煽暴派网民亦留言叫他要“出黎(嚟)摆街站呀”,令人质疑王百羽是否认为讲句“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就可以“瞓喺度都赢”?

翻看王百羽facebook,不乏网民留言着他摆街站,而他亦出了好些帖文解释自己为何无摆街站,及有些时间要取消街站,似乎疏于落区接触街坊。

相比摆街站,王百羽早前回答选举主任就其提名资格的回信时,似乎“勤力”得多,写了千字文的“悔过书式”回信,包括在选举主任问及王百羽曾发表“港独”言论时,声称自己在2016年人大释法后“不再认同‘香港独立’并郑重反省及否定过往本人或曾发表过的你所指明的言论。”

被问及他曾担任“天水围民生关注平台”发言人一职,而该组织声言要“自决香港前途”,王百羽割席称自己已经不是该组织成员,更承认所谓“自决”违反基本法规定,自己不认同。他甚至声言,自己“真诚并坚决拥护基本法,并坚决反对香港独立”,冀选举主任尽快确认其提名为有效。

同区候选人还有陈志成、陈嘉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