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澳洲记者:痛心港沦"恐惧之地"

■赫德利‧托馬斯對修例風波後令香港街道和景象淪為「混亂」之地方,感到非常痛心乃至害怕。

■赫德利‧托马斯对修例风波后令香港街道和景象沦为"混乱"之地方,感到非常痛心乃至害怕。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郑治祖)在修例风波中,尽管不少外国媒体戴着有色眼镜,无视黑衣魔暴力袭击警员甚至普通市民;无视黑衣魔堵路烧铺散播黑色恐怖,反而抹黑香港警队的执法行动,甚至协助黑衣魔散播谣言。澳洲主流报章《澳大利亚人报》的资深调查记者和首席记者、曾在香港居住6年的赫德利.托马斯(Hedley Thomas)撰写报道,对修例风波后那些他所熟悉的香港街道和景象沦为"混乱"、"恐惧"和"憎恨"的地方,感到非常痛心乃至害怕。

赫德利.托马斯(Hedley Thomas)的报道屡获澳洲新闻大奖。在《澳大利亚人报》上一篇名为《香港的暴徒抗议者已经统治了街头》的报道中,他客观地介绍了那些占领了大学校园和街头的暴徒们,正在用削尖的弓箭、混有危险化学品的汽油弹无差别袭击警察和平民的恶劣事实。

他写到,在这动荡的氛围下,任何敢公开挑战这些人行为的人,任何指出他们的暴行和破坏的人,都面临着凶狠的报复,而这种策略也确实产生了效果。

媒体具倾向性袒护暴徒暴行

赫德利举例说,他的一位在香港做辩护律师的线人朋友就控诉说,媒体一直在用充满倾向性的报道袒护和掩盖这些暴徒的暴行,媒体要为目前香港街头严重的暴力问题承担责任。

"每个镜头都在指向一个单一的方向,在虚假地将警方表述成残暴的恶棍,将抗议者说成是有着高尚目的的英雄民主人士。"这位来自香港本地的辩护律师说,"这些报道怂恿了他们,如今他们认为他们干什么事情都可以不受谴责。"

赫德利无奈地指出,这位在法庭上"无所畏惧"的辩护律师,却不敢"实名"谈论此事,只能在报道中用这种匿名的方式表达他的观点,因为反对暴徒这种做法的人会面临"被踢爆头的危险"。

曾经在香港生活过6年,并在过去20多年数次访问香港的他,对那些他所熟悉的香港街道和景象,如今已沦为"混乱"、"恐惧"和"憎恨"的地方感到非常痛心乃至害怕,"许多人已经被吓得不敢说话,学校被迫关闭,而青少年--其中甚至包括10岁大的儿童--却加入到了暴力的前线。"

肆意破坏 暴徒"统治"街头

19日,赫德利亲赴香港进行报道,其后接受了澳洲"天空新闻频道"(Sky News Australia)访问。他直言,当整场示威"堕落"成一场"混乱",由暴徒(mob)"统治"街头,很多民众都因胆怯和恐惧,而陷入沉默,"很多人不愿意公开发声,因为他们怕被暴徒殴打,实际上示威者通过暴力手段骚扰与他们意见相左的人。只要你不和他们一起,你就是敌人,他们便会报复。"

他提到此前在沙田区马鞍山被蒙面黑衣人淋上易燃液体,并放火焚烧的李伯,"这是很可怕的场景,这名男子被严重烧伤,但这些暴行都被媒体极具误导性地掩盖了过去,特别是国际媒体。"

赫德利还提到港警当日在港中大内检获了数千枚汽油弹,及一条汽油弹生产线,而这些汽油弹正是被用来进行"随机攻击",以及"肆意广泛的破坏行为"。

针对港理大内的暴徒,他说:"他们犯下了肆意的暴力行为,破坏了公共和私人财产,在此之后,他们却乞求完全无罪,不想面对任何指控,甚至不想被逮捕,与此同时他们还要求警察接受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