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踢走泛暴派 保十八区安宁

图:在泛暴派议员煽暴纵暴之下,暴徒袭警的武器及方式日益凶残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网讯 暴乱持续逾五个多月仍未平息,香港陷入前所未有的乱局,这与泛暴派的煽暴、纵暴密不可分。一众泛暴派立法会议员、区议员与暴徒、暴力捆绑,不断通过不同的途径散播谣言和负面情绪,抹黑警队、制造民怨,更不惜颠倒是非黑白,以“死物论”、“私了论”等谬论为暴徒的暴行开脱,把暴力之火愈煽愈旺。

随着区议会选举投票日临近,一众泛暴派原形毕露,其所作所为不是为了所谓的“民主”、“自由”,而是在于吸纳选票。大公报整理部分有意参选区议会选举的泛暴派政客在过去数月的煽暴劣迹,让读者看清他们的伪善真面目;若让此等人进入议会,本港十八区必将永无宁日。

林卓廷 暴乱现场挑衅 “抽水”常客

参选北区石湖墟选区的民主党林卓廷与其党友一样,都是暴乱中的“抽水”常客。7月6日,在所谓的“光复屯门公园”事件中,有暴徒包围一名疑在现场拍摄的无辜市民,并强迫他交出手机,删除有关照片及视频。在场的林卓廷及许智峯,以“调停”为名,“帮拖”威逼被围的市民交出手机删除“证据”,但最终并未发现手机内有任何关于暴徒的内容。

7月21日的元朗打斗事件亦与林卓廷的刻意挑衅不无关系。事件发生之初,只是数名白衣人与黑衣暴徒隔着港铁闸门对骂,但林卓廷到达后,向黑衣人称已要求警方到来,又叫黑衣人拍下白衣人面容,并不断挑衅白衣人:“你哋班×街够胆唔好走,警察就嚟紧!你够胆全部企晒喺度。”最终导致事件一发不可收拾。

林卓廷早前亦因涉及5月11日立法会逃犯条例法案委员会冲突,涉嫌触犯《立法会权力及特权条例》而被预约拘捕及检控。但林却躲藏在立法会大楼,不肯赴警署,在直播中“开赌盘”,竞猜警方会否进入立法会拘捕他,视法律如儿戏。

北区石湖墟选区候选人还有梁金成、孔永业。

许智峯 立会包庇暴徒 阻警执法

参选中西区中环选区的民主党许智峯,在今次暴乱的表现不遗余力,几乎每次暴乱都会见到他的身影。许智峯以了解现场警方执法情况为由,为暴徒逃离拖延时间。7月1日,暴徒冲击及占领立法会,警方翌日凌晨展开清场行动,但许智峯一再阻挠,俨如暴徒“保护伞”;8月31日,许智峯竟扮法律专家向被捕者提供“专业意见”,教被捕者不要说任何话。警员质问:“不是代表律师,你可以在这里为佢(被捕者)提供法律意见咩?你话佢唔需要讲嘢,这句话是不是你应该讲的,立法会议员?”9月15日,警方在北角以阻差办公拘捕许智峯。许智峯获释后不改前非,于暴徒占据理大校园事件中再度“抽水”,声称要帮助“市民”离开。

中环选区候选人还有未有申报政治联系的黄钟蔚。

岑子杰 煽动非法集会 屡玩苦肉计

在近月的暴乱事件中,“民阵”多次组织发起的游行为暴徒提供聚集的机会。参选沙田沥源选区的“民阵”召集人、社民连岑子杰多次煽动市民上街参与非法集会游行,更公开和连登仔里应外合,承认“游行重点系易散水,多民居,让大家得到保障”。

岑子杰除了在煽动市民时七情上面,亦擅于博取眼球。10月16日,岑子杰在旺角突然“遇袭”倒地,最离奇的是,同行的“民阵”伙伴第一时间竟是为岑的伤势“打卡”,传至facebook与网友分享。“打卡”过后,岑子杰马上“翻生”,且镜头触觉甚为敏锐。当救护车到场,见有镜头摄向他时,可中气十足大声叫嚣。治理未过一日,岑脸上的瘀肿就已完全消失,精神奕奕。市民怀疑有人自导自演“大龙凤”。

沙田沥源选区候选人还有公民力量的黄宇翰。

邝俊宇 与暴徒称兄道弟卖悲情

参选元朗北朗选区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邝俊宇(左图)常与暴徒称兄道弟,再加上几滴“鳄鱼的眼泪”贩卖悲情。他初期频繁赶赴暴乱现场,例如7月2日凌晨,警方在金钟开始清场,邝俊宇用扩音器声称要与警方沟通,却被《苹果日报》直播记者说漏嘴,道破其目的是为暴徒撤离争取时间。但邝俊宇一夜成名之后,就开始收割成果,并于近月减少在暴乱现场出现,只是在中大、理大暴乱事件中才偶尔现身,变得相当“锡身”。元朗北朗区候选人还有民建联谭炜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