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西方媒体的偏见 让这个加拿大人决心说出真实香港

原标题:西方媒体的偏见和虚假 让这个加拿大人决心说出真实香港

丹尼尔·邓布尔是一名加拿大商人,他已经在深圳和香港待了11年,甚至已经是香港身份证的持有者。最近,他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系列视频,他在视频中向外界介绍了他所看到的香港,并且有针对性地反驳了西方媒体和乱港政棍刻意制造的谎言,这些视频迅速引发了外界的关注。

为香港发声,丹尼尔需要的,不仅仅是对于香港现实的长期观察以及深入了解,他更需要勇气与智慧,来直面一帮一直以来就心怀偏见的“专业造谣者”。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已经成功地让更多人关注到了,在西方媒体里,很多有关香港的报道是不客观、不理性,甚至不合逻辑的。

真相需要被更多人看见,这个世界需要更多像丹尼尔·邓布尔这样的有责任心的人。直新闻记者日前专访了他,以下是采访实录:

直新闻客户端记者:可以告诉我们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香港问题的吗?对香港问题发声,又是出于什么样的初衷?

丹尼尔·邓布尔:其实我一直都有关注香港的各种新闻。我在深圳和香港待了11年,我也是香港身份证持有者,我的孩子们都出生在香港。但我从来没有真正积极地转发或发表我对香港事件的看法。我想说的是,当我开始变得想要积极发声的时候,是围绕着《逃犯条例》,香港民众有了一些抗议之后,特别是当我看到很多新闻机构歪曲《逃犯条例》的时候。我一直都知道我们的海外媒体确实有偏见,但关于《逃犯条例》,我个人对此是有所了解的,我可以亲眼看到这真的是被媒体(和有心人)歪曲了。关于一开始的《逃犯条例》,这其中是有一些合理关切的,其实我也是觉得相当有必要的。

我曾读过一位叫陈弘毅的法律教授的文章,他也提到了他关心的所有事情。他因为为《逃犯条例》说话而成了大新闻,因为他是一名支持中央政府的香港律师和法学教授。陈弘毅教授把他对于《逃犯条例》担忧的事情列了一个清单,提出了应该落实的保障措施。后来这些保障和关注都落实到位了,特区政府基本上制定了无懈可击的逃犯引渡法案。但结果是媒体完全忽视了陈教授后来的评论,陈教授其实对所有这些关切都得到了解决和继续而感到满意。但媒体只是单纯地引用他以前对逃犯条例表示的担心,以此来进行抹黑。而且,像英国广播公司(BBC)就是在《逃犯条例》上撒谎,说一旦这个通过了,香港人都被置于风险之下。

我在推特上遇到了其中一位记者,我记得他的名字是史蒂文·麦克唐纳,在我纠正了他文章中的一些假设和说法之后,他就把我给拉黑了。我倒也觉得无所谓,但我觉得是时候开始发声了。那个时候我在推特上只有40个粉丝,但自从我发声后粉丝就超过5000个了,所以这也鼓励我继续前进。所以我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在海外的社交媒体上更正一些关于香港的错误消息。

直新闻客户端记者:后来呢?我们知道五个多月以来香港的局势越来越复杂。

丹尼尔·邓布尔:接下来我想要进一步发声,因为我看到正在香港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借口,其实是香港不少人把对内地人的仇外情绪肆意宣泄。我一直都知道这一点,我妻子来自中国内地,我们住在香港的时候,我亲眼看到有很多人会歧视她。我承认香港有很多很棒的人,也有很多很好的人,但是不可否认还是有很大的歧视因素。目前这个香港隐藏的仇外心理在西方势力的操纵之下滋生了起来,比如你会看到像美国这样的国家的人,你会看到政客们、或者是被认为是受人尊敬的人,他们声称找到了中国人一些不太光彩的视频,里面有着一些不太礼貌的事情,并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出来,试图给香港人创造一种氛围,也就是香港人比内地人好,虽然没有直说,但他们的意图是明确的。对我来说,我觉得这完全是错误的。我的孩子有一半中国血统,我希望他们为此感到骄傲,当他们走到外面,如果其他人对我说,你的孩子中文说得很好,我会回答因为他们是中国人。但现在外国媒体和外国政客所做的事情,就等同于试图告诉我的孩子,他们应该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感到羞愧,这就是我为什么要积极发声的原因。我要做的是把话题扩展到香港正在发生的其他问题之上,并展示其背后的伪善。当你在殴打那些不同意你观点人的时候,你难道还是为言论自由而战吗?为了把目标对准中国内地,他们甚至需要逃离校园、回到深圳,这怎么能叫做为人权而战呢?揭露他们行为背后的虚伪会让大家开始意识到,这并不是真正的自由和民主。你看看香港的数据,就可衡量的自由而言,香港在世界上排行第三。你看看美国,它在同样排行榜上仅仅排在第17位。所以由美国来“拯救”香港,给他们带来自由?这种说法真的让我感到特别困扰。我真不敢相信国际社会对此一无所知。所以我的目标就是告诉国际社会更多关于香港的信息,我认为从我作为一个外国人的角度来发声,能够起到一定作用。因为我发现当你作为中国人发声的时候,在国际社会很容易被忽略。还有从我的角度来说,作为一个外国人,我经历过加拿大的制度,我经历过香港的体系,中国的体系,人们更有可能会多听听我的声音。当然,我已经在网上发声有四五个月了,我也为此而受到很多来自海外的憎恨,但同时也收到了一些正面的回复,有人留言说,我从来没有意识到香港局势如此复杂,也从来没有意识到媒体是这么地虚假。

直新闻客户端记者:现在很多的暴徒都来自大学,校园也变成了军工厂,你怎么看?

丹尼尔·邓布尔:这肯定也是我担心的问题之一,这也是为什么我把自己的孩子带回了深圳上学。打开不少香港的教材,你可以看到一些内容,完全没有传统教育,而是一些对中国的诋毁。而且不少香港的教育就是,告诉孩子说中国不是一个好地方,这就是为什么现在这么多上街打砸烧的人是年轻人。我不想让我的孩子在这种环境下长大,所以香港的教育系统肯定有问题,我深刻怀疑他们是用什么样的价值观来培养这些孩子的。你知道,从表面上看,香港的学校教育给孩子关于自由和人权的价值,但当你真正揭开表面看深层的时候,香港的教育给孩子带来的是对中国内地的错误观点,他们对中国内地有着非常单一的视角。

直新闻客户端记者:你自己有过被西方媒体带“节奏”的经历吗?

丹尼尔·邓布尔:说实话,我一直不确定是否是媒体故意想要传播反内地的内容,或者这是按照读者的需求所写的。因为我发现,当有人真的想要相信某件事的时候,很多内容提供商会为他们提供这种叙述。我的意思是我也曾是受害者。我在中国的前五年,我仍然“消费”了很多反中国的内容,在英语新闻中,比起亲中的内容,有更多的是反中的内容。然后我大概在第五年或者第六年的时候,我看着自己说,我以前都在读些什么新闻啊!我在中国过得很好,身边的人也生活的很好,我住在一个建了200公里地铁的城市(深圳),而在我原来居住的城市多伦多,一条5公里长的地铁需要10年才能完成。

直新闻客户端记者:您提到西方媒体的偏见,在最近香港事件报道中,你印象最深刻的报道有哪些?

丹尼尔·邓布尔:对于香港,西方媒体的偏见肯定总是集中在所谓的警察暴行上,这是另一件对我来说很荒谬的事。我的意思是,像乔什·霍利这样的参议员,来自密苏里州这样的州的参议员过来说,香港是一个“警察之州”。当你回到密苏里州的弗格森,他们如何处理抗议示威的,他们的警察全副武装,配备自动机枪,他们的阵仗简直和军队一样。然后你可以看看几年后的另一次抗议示威,当乔什·霍利是司法部长的时候,你看看他说的那些话,他说我们不接受抗议者的任何暴力行为,他将全力支持警方起诉这些抗议者。而现在突然间,香港所有来自抗议者的暴力行为都被他美化了。尽管香港警察在同样的情况下所武装得远不及他的警察。在香港持续四、五个月的抗议活动中,有人伤害他人、有人向市民投掷燃烧弹,但今年到目前为止,香港警察没有杀死任何人。令我难以置信的是,人们怎么会看不出,蒙面暴徒已经在香港杀了人,暴徒也放火烧了人,而人们还能坚持认为是警察太残忍了,这是整个情况中最让我沮丧的事情之一。所以这是一个偏见的开始,即使面对如此压倒性的证据表明他们的偏见是错误的,他们仍然坚持它。

直新闻客户端记者:这种偏见似乎跟他们声称追求的东西不一致。

丹尼尔·邓布尔:显而易见的,在香港乱局中,竟然有七十岁的无辜的街道清洁工被暴徒用砖头砸死,还有一个姓李的普通市民被暴徒放火燃烧,然后在这些事情之前,就像我在视频中所说的那样,暴徒们一方面要求政治自由,但同时烧毁政府的办公室,以及试图谋杀支持中央政府的议员;反对监视的同时,又要求普通市民交出手机让他们搜查。这些都是我觉得特别讽刺的事儿。

直新闻客户端记者:你曾在香港和深圳住了11年,那么在最近的五个月,你觉得香港在哪些方面变了?

丹尼尔·邓布尔:我觉得香港的自由度从这场乱局的一开始就下降了。就像我之前说的,香港曾是一个非常自由的地方,自由基本上已经被那些抗议的人侵蚀了,因为你不能公开反对他们。如果你公开反对他们,你自己的生意就会被破坏。如果你在大街上公开反对他们,你会被他们殴打,所以香港的自由已经被剥夺了。当然,经济正在下滑,你知道,旅游业正在下滑,有很多公司把他们的办公室搬到内地去了。我也听一些公司的负责人说过,他们很难想象自己的公司会雇佣这样的年轻人。

我对此感到很遗憾,因为并不是所有的香港年轻人都是这样的。但是目前这些学生所做的,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玷污了他们这一代人。另外我认为,由于这些抗议示威,香港的机会更少了。而之前隐藏在香港人心里的排外情绪,现在也渐渐浮出水面,并且被用来作为借口来攻击别人。

直新闻客户端记者:从你个人的角度来看,香港还有救吗?

丹尼尔·邓布尔:我认为要“救”香港,还挺难的,因为涉及到香港人的心态转变。你能想象一下,如果香港人对此持更开放的态度,对内地态度转为合作该有多好。深圳有自贸区,香港和内地可以在这里扩展彼此的交易,让这里成为一个共同的技术区,香港人和内地人都能够一同在这里工作。但现实是不少香港人甚至不能想象,以这样一种有效的方式做事情,因为他们忙于说“不,我们更好”,我们香港自己很了不起。所以我认为最重要的是香港人心态的转变,但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我不知道这将如何去改变,但这真的需要香港人去自我审视,究其问题所在。

来源:央视新闻